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州長叫停堵車費 面臨法律挑戰

美東港口上演大罷工?碼頭工會警告 談判時間不多

魯卡(一○)

他給魯卡倒了一杯,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這時安妮老師從廚房端來了牛排、土豆、炸魚等,還端來一個大蛋糕。安妮老師插上生日蠟燭後,茜茜為她父親唱起了生日歌。魯卡也跟著唱起來,理查德就在歌聲中許了願,吹滅了蠟燭。他高興地與魯卡說:「生日,過一年少一年。我這年齡養兒養女、養一群閹牛,埋頭苦幹賺來的錢,就是付各種帳單。」

「人生就是這樣,生孩子、養孩子,傳宗接代。我還沒有這福分呢!」魯卡說。

「唉,你是大教授,專心學問,不可同日而語。」理查德一邊說,一邊走進小恩的房間,將他請了出來。小恩坐到姊姊茜茜旁邊說:「又不是我過生日,我不要吃蛋糕。」

茜茜說:「那你吃塊牛排吧!」

小恩總算給面子,點了點頭。

安妮老師上的最後一道菜是北京烤鴨,那是她去中餐館買來的。魯卡雖然不是北京人,但比之牛排,他更喜歡吃北京烤鴨。他用荷葉餅捲上幾塊烤鴨、蔥段、甜麵醬、蒜泥,咀嚼起來清口解膩,別有風味。

理查德對北京烤鴨沒有胃口,捲起來吃更嫌麻煩。他一杯接著一杯地喝酒,直喝得醉意朦朧。安妮老師坐下來吃飯時,他說:「嗨,你頭上有個月亮。」其實,這時魯卡也喝高了。他望著安妮老師,想起小恩拒絕他的禮物,說:「你應該給小恩看醫生治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對,我知道。」安妮老師說。

幸虧理查德喝醉了酒,沒聽清楚,否則他肯定會指責魯卡別有用心。因為理查德死活不承認小恩有抑鬱症,安妮老師確實還沒有帶小恩去看醫生。魯卡的提醒,讓安妮老師深感不安。(一○)

中餐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紅顏薄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