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灣駐美代表爆採購爭議 資深外交官:俞大㵢應該不是特例

加油機刷卡處恐被安裝盜刷裝置 男子教一招五秒破解

情繫拿破崙

作者自製的「港式拿破崙」。(圖∕朱晨)
作者自製的「港式拿破崙」。(圖∕朱晨)

拿破崙是叱吒風雲的英雄人物,但是有一款西點也叫「拿破崙」。我早就聞其大名,第一次品嘗是在紐約法拉盛的大班餅屋。記得那層層酥皮中夾著香脆的核桃和絲滑的黃油霜,甜而不膩,口齒間留有餘味。

想起之前曾經讀到一本關於蘇俄革命的小說《莫斯科紳士》。男主角是一位高貴優雅的舊時代紳士,當蘇維埃政權顛覆了沙皇政府時,他被判終身軟禁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家高級酒店之中。而他是怎樣接受這個判決的呢?他來到了城裡最有名的法國點心店,點了一份mille feuille,安安靜靜地享受了這最後一次自由的奢侈。我望文生義就把mille feuille想作是「法式千層酥」了。

終於,我有了機會去巴黎旅遊。在安排行程的幾個月裡,我惡補了一下扔了很久的法語,也瞭解了一點兒法國的飲食文化。歐洲導遊達人Rick Steves在他的書中說,法國的甜點非常出名,不可錯過。所以我專門考證了一下mille feuille,哇,沒想到它和拿破崙居然大有淵源。

一般認為,mille feuille就是「拿破崙」,一種傳統甜點,在一塊塊鬆軟的酥皮中夾著一層層濃厚的香草奶油,而表面蓋上一層帶羽毛狀巧克力花紋的香草糖霜。但是也有考究的人說,mille feuille和「拿破崙」有一些不同,在義大利,「拿破崙」中間夾著的是杏仁醬,但是後來大家把一層夾一層的料理都叫做「拿破崙」了,連「蔬菜拿破崙」(Vegetable Napoleon)這樣令人匪夷所思的菜式都大行其道。

在巴黎,我住的旅店離香榭麗舍大道很近,進進出出常常路過那家著名的甜點店Ladurée的分店。在黃昏的燈光下,那個小小的棚子裡裝飾著無數粉紅、粉紫的人工玫瑰花,充滿了夢幻的氣氛。人們像朝聖一樣井然有序地排隊,從一個小門進入,從另一個小門出去。進去後可以看到櫃檯裡展示的甜點。這個店是以馬卡龍,尤其是玫瑰馬卡龍出名的。可是我才點了兩個馬卡龍,眼光就被一小塊「拿破崙」吸引住了。價格不便宜,但是來到了以拿破崙為豪的法蘭西,又想起了當年的美好記憶,我忍不住買下了這塊點心。

回到旅館,我迫不及待地咬了第一口。什麼感覺?甜!膩!雖然也是一層層的酥皮,雖然也夾著堅果,但是那個甜度簡直爆表,直沖腦頂。先生笑話我,他說這些超級甜的點心都是和黑咖啡一起享用的,這樣甜和苦才能互相抵消。可能我吃不起苦,所以不配享受這高貴的甜點。

過了幾天,我在羅浮宮裡看到了大衛畫的拿破崙加冕的油畫,津津有味地想起當年拿破崙從教皇手中搶過皇冠給自己戴上的故事,怪不得大衛只能畫拿破崙給約瑟芬加冕。而在榮軍院,看到了拿破崙的墓地,棺柩富麗堂皇,不由得起了「故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的感慨。但是對於法國的「拿破崙」和其他甜點我都敬而遠之了。

今年情人節,想要為先生做一款新穎的甜點。忽然想起了當年在法拉盛讓我念念不忘的「拿破崙」。於是我上了YouTube認真搜索起來。讓我失望的是,如果搜mille feuille或者Napoleon,食譜中含糖量必然極高,對於我們中年人來說已經不合適了。忽然我想到何不搜一下「拿破崙」的中文字呢?沒想到柳暗花明,原來有一種港人改良的甜點叫做「港式拿破崙」,關鍵是甜而不膩。我看了好幾個視頻,終於掌握了要點,像模像樣地操作起來。

首先打發蛋白至堅挺,拌入烤好的核桃碎,整理成兩塊長方形在烤爐中低溫烘成蛋白霜。然後我在三塊酥皮上叉小孔,再壓上烤架烘焙,這樣不至於高低不平。接著我打發了黃油、糖粉和香草精、鮮奶油、鹽,製成黃油霜。之後就是關鍵的整合步驟了,一共三層酥皮和兩層蛋白霜,中間用黃油霜粘合。在最後切去多餘的邊時,我屏息靜氣,手起刀落,因為酥皮和蛋白霜都非常酥脆了,不小心就會散架。

感謝先生的攝影技術,把我這一烘焙新作保留在照片中。當「拿破崙」在我們嘴裡像雲朵一樣輕盈地化開,淡淡的甜味滲入心中,我不由得想起了愛情的滋味。如果說西方人的愛情濃郁如mille feuille,如拿破崙對約瑟芬的表白:「你的吻給了我無限的思索和回味,你的淚水使我熱血沸騰」,那麼中國人的愛就如「港式拿破崙」般雲淡風輕,卻永留心中。就好像我和先生二十多年的相知相守,和我們用美食慶祝的每一個節日。

(寄自華盛頓州)

巴黎香榭麗舍大街上的Laduree分店。(圖∕朱晨)
巴黎香榭麗舍大街上的Laduree分店。(圖∕朱晨)
法式拿破崙甜點。(圖∕朱晨)
法式拿破崙甜點。(圖∕朱晨)

法拉盛 核桃 義大利

上一則

窗前疏影

下一則

英國第3家台灣華語文中心揭牌 品質獲在地人讚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