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記者戴「支持川普帽」搭美國航空 被空服員當空氣對待

紐約保時捷離奇車禍 車頂留下大筆現金及手機

苦行與躺平

圖∕黛安
圖∕黛安

三年來,我的工作量一直增加,前一陣子,每一天的時間我都生怕浪費半分,全天安排得沒有喘息機會。我像上滿了發條,幾乎不眠不休地工作。每完成一天的任務,便覺得這一日沒有虛度。

然而,外界的干擾,複雜的人際關係,嚴格的自律,超高的自我要求,高強度的工作量,讓我的健康亮起了紅燈。由於長期熬夜,我原本細膩雪白的肌膚變得暗沉粗糙,一頭茂密的秀髮也面臨脫髮困擾。我開始吃肝臟排毒藥物,用中藥調理身體。與此同時,許多收穫和讚譽接踵而來,社交圈子不斷擴大,自我認同感和成就感不斷攀升。

直到母親看見我蠟黃的臉色,心痛地說:「孩子,你一直都在不停奮鬥奮鬥,為什麼就不能學著去躺平?去享受生活?」那一刻,我突然察覺自己對自己過於嚴格,在各方面給自己設定高標準。我感覺確實需要放一個長假,去感受大千世界每一寸光陰中的美好與慵懶。

於是,我選擇放下一部分工作,部分躺平。

第一個星期,我如坐針氈,感覺每一天的光陰都白白浪費掉了。負罪感和緊迫感在心底滋生,我開始動搖躺平的決心。我用不停游泳運動分散注意力,直到累得精疲力盡。部分躺平的第一個月,我就這樣在自我矛盾中,不斷迫使自己接受躺平的美好。譬如:每日可以睡到自然醒,可以不用思考寫作,可以不用構思畫作而傷神,可以不用像被一百頭狼追趕著那樣去完成每日設定的任務。我在自責又享受、空虛又愉快中度過了內心征戰的一個月。

母親看見我重新煥發光彩的潔白皮膚,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她說:「你已經很成功了,很多人在你這個年紀,連你一半的成就都達不到,你現在的人生功課應該是學著愛自己,學著享受生活,不要總把自己逼得那麼累、那麼苦。」

漸漸地,躺平的第二個月,我的內心不再陷入深深的糾結,開始享受微風拂過時的舒適日子。第三個月,我開始覺得,原來躺平並沒有那麼可怕,相反的,可以越變越年輕、越好看。

百無聊賴中,我在網路上結識了一個名叫「輕舞飛揚」的網友。我的初衷是,找一個可以陪我打發當天下午茶時光的陌生人聊天,因緣際會遇到了她。

她說,幾年前她從廣州到曼谷旅遊。一天清晨,她在民宿中醒來,看見攀援在窗外的凌霄花在晨曦中隨風起舞,那樣美好靜謐。陽光灑在她的身上,暖暖的,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動襲上心頭,於是她決定買下這家民宿,留在曼谷。她大腦一熱就從床上爬起來,衝到樓下,找到民宿主人談判,隨後痛快地交了幾十萬人民幣的訂金。由於不懂泰國的法律和習俗,一開始從裝修民宿到開業初期,她經歷過許多令人崩潰的經歷。我問:「你當時沒有想過放棄嗎?」她在網路那頭,發來一個露著牙齒的微笑表情,說:「沒有。那時的苦行是為了今日的躺平。」

她回憶最崩潰的一晚,她一個人躺在民宿頂樓的房間裡,從低聲啜泣到放聲痛哭。她雇用的管家住在隔壁,聽到哭聲,便給她發來微信,害怕地問:「我聽到了很恐怖的哭聲,這裡是不是鬧鬼?」於是,她強忍著委屈和無助,努力壓低哭聲,一個人把臉深深埋進枕頭裡流淚,直到哭累了昏睡過去。

第二天清晨,當她睜開眼,美麗的凌霄花依舊在窗外的晨曦中輕舞飛揚,陽光依舊那麼溫暖美好。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咬牙堅持住,越是誰都不看好,越要做到最好,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堅強挺過去。後來,她的生意漸漸起色。第二年,她購入了第二家民宿。隨後幾年,她的生意越做越火,直到遇上了疫情

我問:「你的生意挺過疫情三年的煎熬了嗎?」她笑答:「是的。何止是挺過難關,反而因禍得福了。」她說,那時她終於從忙碌的生意中閒了下來,看著認識的一些民宿陸續倒閉,心裡也很怕。但她說,越是如此,越要好好生活,愛自己。她每天除了睡覺,就是健身,或者下廚給自己做一頓像樣的飯菜。飽餐一頓後,躺臥在開滿凌霄花的窗邊,讀一本輕鬆的小書,就是那種不用動腦子就可以愉快閱讀的輕小說。

某一天,她接到一位熟識的民宿老闆的電話,說要低價轉讓他的民宿,問她要不要接盤。她怦然心動。那棟座落於一派青翠田園中的民宿,她曾在三年前入住過。可謂一見鍾情,有一種似曾相識燕歸來的熟悉感。如果不是疫情,她根本無法想像,能以如此低廉的價格入手這座夢幻莊園,從此做莊園的主人。

她認為,那時的她,無論從經營民宿的經驗和能力,以及財力,都是入手的最佳時機。儘管很多人勸她說,疫情期間買入新的產業需謹慎。她還是像當初義無反顧從國內裸辭來曼谷開民宿一樣,選擇了再次勇敢堅定地遵從內心的聲音,買入了這座莊園民宿。就在她把民宿裝修一新,尋覓到了滿意的花藝師,將莊園每一處角落裝飾得賞心悅目後,疫情結束了。

她在四十多歲的年紀,擁有了財富自由、時間自由、旅行自由、戀愛自由、選擇自由。

聽罷,我對她由衷欽佩。我說,不管你告訴我的故事是否真實,我都從中汲取到了力量、勇氣和希望,與你聊天受益匪淺。之後,我開始學會在苦行中享受躺平的歡樂。休閒時,給自己做個美甲,畫個精緻的妝容,穿身漂亮的衣裙,和女友們逛街購物、享用美食。我開始變得越來越健康美麗,工作也越來越愉快出色。

我開始意識到,無論做苦行僧還是躺平族,都是人生的不同經歷。這是一個對女性更加寬容自由的時代。命運總有不足,圓滿自在人心。生命曲折處,才是美意所在。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資料,中國十五至六十四歲女性勞動參與率從2000年第十一位下降到2022年第五十一位。中國女性,尤其是中年知識女性,正在從傳統職場定位抑或家庭角色中解脫出來,越來越多年輕女性開始審視生命的意義和成功的價值所在。

人生如戲,每個階段都有要扮演的角色。紅塵中與網路中,故事真真假假,角色千變萬化。不論如何,活得盡情盡興盡意就好。苦行,是為了前進;躺平,是為了更好地前行。人生殊途同歸,都是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實現自我人生價值。

我與她依舊時常在微信中聊天,彼此聆聽,互相鼓勵。我們對彼此說:「愛自己,愛生活!永遠年輕美麗、性感時尚、多才多藝!永遠在路上,永遠熱淚盈眶!」(寄自喬治亞州)

民宿 疫情 微信

上一則

蔡鍔,只活了三十四歲,但使民國長生(下)

下一則

午洋董事長楊錫濸 掀永續時尚陳列革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