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近20年未獲利 Reddit申請上市 允許最狂熱用戶購買股票

移民成大選焦點 拜登、川普將罕見同日訪問德州邊境

當時的月光(一五)

聽她這麼說,大家都忍不住地嘆氣,又都默默回到自己的床鋪坐下。不知道誰說了一句:「要是有哪個有善心的企業家願意幫忙就好了。」

聽見這話,王慧心裡一震。她突然想到了她和湯明的那次會面,還有湯明說過的那句話:「如果你不行,那就再找別人。」一個念頭像個賊一樣,從陰暗的角落裡爬了出來,又很快被自己否決掉。方曉燕對自己不錯,自己不能讓她掉到火坑裡去。

那次和湯明的會面,她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起。余浩也很快在一個音樂教輔機構,找到了一個教孩子彈鋼琴的工作。她和湯明再無交集。有的時候她和舍友一起逛街,走到那家余浩打過工的酒店附近,她都會暗自慶幸,幸虧當初自己沒有選錯路。所以一切都還在正軌上,她有余浩、有朋友,還有尚未被灰暗世俗所污染過的,對未來的希望。

唯一讓她擔心的一點是,余浩到了六月份就正式大學畢業。據說他家裡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夠盡快回家,就在他們廠的附屬中學,做一個音樂老師。

余浩不只一次跟她抱怨過,說自己從一出生,好像就被困在那個廠裡。那個廠是當年國家支援三線的時候建成的,廠裡有醫院、有郵局、有工人俱樂部、有幼兒園、小學、中學,廠就像是個小國家,他一直就未曾走出過那個國門。後來,他考上了大學,終於看到了外面的風景,現在卻又要回去了。

王慧問他:不回去不行嗎?

余浩沉默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他不是不想自己去闖一闖。他也跟家裡好好溝通過,能不能給自己三年時間,讓他去大城市裡找找機會。(一五)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梆子聲、鈴聲和鐘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