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西根掃射槍嫌在家中自戕 身分確認 原擬犯更多案

海洋法公約允許的最大範圍 菲律賓向聯合國申請擴展南海大陸棚

我的印第安大哥

上個世紀七○年代,我剛從研究所畢業,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交通部謀得一份差事,有一次被派往安省偏遠的Kenora地區替泛加高速公路(Trans-Canada Highway)踏勘定線。這項目的工作地點離交通部的所在地多倫多有兩千多公里,在安省西北部靠近緬尼托巴省(Manitoba),美國的明尼蘇達州就在它的南邊。

那兒地廣人稀,踏勘地點是在Ojibway族印第安保留區內,進入保留區要先到當地的區公所(Band Office)申請「入境證」,入境費是每天一百元。在區裡不能隨便砍樹,要經過部落同意才行,砍一棵一百元。五十年前的一百元可不是小數目,記得當時剛上班不久,在多倫多的郊區買了一棟獨立屋,也才不過是六萬多加幣。

Ojibway是原住民裡的大族,遍布大湖區,勇猛善戰,敢單挑Sioux族。據說來犯者如果不是Sioux族,他們只派老人和小孩應戰就能退敵,要是來犯者是Sioux族,勇士們就塗臉上陣,表示決一死戰。那次勘測「土質」,就有一個部落派來每天監視我們的勇士,他高大嚴肅,不怒而威。老實說,我對那位勇士有點不寒而憟,還好他每天素顏上班。

工作時,上、下午各有一次休息時段,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工程師要買咖啡給每個工人,我入鄉隨俗,當然也敬勇士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在零下的雪地裡,除了暖手暖胃,也融化了冰冷的外表,過了幾天,勇士的嘴不再抿得那麼緊。他知道我是中國人,居然叫我「My Little Brother」,我猜他大概知道他的祖先也來自亞洲大陸,所以認我這小塊頭遠親,拉近距離後,我們有說有笑。

有一天,他對我說他不喜歡哥倫布,政治話題,我不想猜,也不喜歡回問,幸虧他自動解釋:「那個糊塗鬼幹嘛叫我們Indians!我們哪裡像Indians?叫我們Chinese多好,除了恰當,我們也覺得光榮。」這次我毫不猶豫地點頭同意,看來勇士是知書之人。

有一次,他告訴我他們的祖先第一次見到馬時,以為那是「沒有角的鹿」,他覺得「指馬為鹿」很好笑。我把趙高「指鹿為馬」的典故也當笑話告訴他,他聽了後說:「趙高壞死啦!我們指馬為鹿是我們無知,但趙高指鹿為馬是心存不良。」大哥,你說得對,我們心中有著相同關於誠實正直、是非對錯的一把尺。

這位印第安大哥在我人生的旅途中,短暫出現在那遙遠的Kenora驛站,半個世紀後的今天,仍然讓我想起和他的交流,如果他還健在也已邁入耄耋之齡。大哥,請保重!

勇士 咖啡 原住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鏟蚯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