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總統辯論看點整理:拜登選右講台有玄機 川普拿下最後發言權

巴西富豪遠走他鄉尋求好生活 美國、葡萄牙為首選

「餘額不足」與「曾經多給」

自從得到一張有悠遊卡功能的信用卡之後,我就不再單獨使用悠遊卡了。

從公車,地鐵,火車,到日常消費,一卡搞定。

但卻也從沒搞清楚,附在這張卡裡的悠遊卡的錢是如何轉入的。

直到有一天上公車卡刷不過,讀卡機顯示「餘額不足」,才明白原來這張卡還有需要「儲值」這件事。搭地鐵和在便利超商消費會「自動儲值」五百元,這也就是長久以來我從不曾「主動儲值」的原因了——誰不天天要上超商或搭地鐵呢?

但刷公車不會。

誰料今天搭公車回家時,刷卡居然又碰到「餘額不足」事件——我猛然想起我居然已有近兩周未搭地鐵或上超商!

「對不起,我得下車了……餘額不足。」

我抱著包包等乘客都上車了,拿著卡對司機說。

誰知司機把車門一關,繼續發動引擎,大聲說:「沒有關係啦,你一定也曾經多給過……」

我當場一怔。

是嗎?是這樣嗎?

我曾經搭公車多給?

我想起來我是。我的確是。

曾經常常因為身上剛好沒有十五元零錢,便直接投入二十元硬幣。

但我想司機這裡說的不是這個。

而是人生中更廣闊深遠的某樣事物。

我尋思著意味深長的這四個字:曾經多給。

短短四站,我站在司機背後的位置,車行搖晃,某種感覺抖動著脊椎,時間突然拉得好長,窗外驟雨初歇,顯得陽光燦燦。

「我真的多給過嗎?」我自問。

在錙銖必較的社會,我們對別人嚴厲苛刻著,也等同於從不放過自己。

才四站。眨眼即過。

下車時我特意回頭向司機說:謝謝。

年輕的臉戴著口罩,遮去了一半。捲髮,中等身量,雙眼皮。

白色制服長袖襯衫,白麻布手套。深藍色長褲。

四目交接,我看見他眼中滿滿的笑容和善意。

我心中又是一震。

以為我是看見了菩薩慈悲的容顏。

地鐵 超商 口罩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黑色沼澤(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