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投資人退出科技股 那指表現糟 道指逆漲240點

夏天開冷氣機 恆溫器該設定幾度?

AI與我

最近在整理衣櫥,偶然發現一件公司的T恤,上面寫著「we're building a machine that will be proud of us.」(我們正在製造一台會為我們感到自豪的機器),這句話清晰地揭示了AI(人工智慧)機器的最高理想,是設計者追求的終極目標。儘管我在職場上多次接觸到AI,但AI與我似乎始終無緣,往往和我擦肩而過。

我從研究所畢業後,由於論文研究是由美國空軍資助,自然而然涉及國防領域。然而,到了一九八○年代末期,美蘇冷戰趨於正常化,美國國防預算逐漸縮減,對這個領域的就業前景產生了很大影響;再加上我對武器研究有所忌諱,開始有轉向民間工藝領域的意向。

當時,Thinking Machines Corporation(TMC)這家電腦公司在多個大城市廣招應用工程師,我所在的城市正好有一個名額。由於我弟弟在波士頓攻讀政治學,我便異想天開地試圖混張機票參加面試,順便看看他。結果,不僅成功前往波士頓面試,還意外地脫穎而出被錄取了,這成為我職業生涯中的重要轉折點,讓我半推半就地踏入了電腦製造業。

TMC是一家以AI起家的電腦公司,其利基市場在平行處理領域,一九八○年代初期,它是唯一一家能將成千上萬的CPU連接在一起同步操作的公司,這需要獨特硬體和成熟軟體支持,才能實現真正平行處理功能。

由於平行處理是一九八○年代電腦業的新概念,大學教育很少開設這方面的課程。因此,公司要求我們這批工程師參加為期四個月的培訓,由研發部門的工程師負責指導。

公司在波士頓市中心為我租了一個公寓,這個公寓地理位置極佳,地鐵站和唐人街就在附近。我弟弟在哈佛大學的附屬醫院兼職,搭地鐵只需兩站,於是搬來和我同住,解除了我獨居的寂寞。我們經常到唐人街品嘗美食,然後漫步到波士頓海港喝咖啡,每次經過兒童噴泉廣場,看到孩子們在戲水,心底總是湧現對家中太太和小孩的思念。

太太帶了孩子在端午節來波士頓看我,還帶來她親手包的粽子,讓我和弟弟也能品嘗應景美食。四個月的培訓一晃而過,結業後我歡欣地回家與家人團聚。公司將我派駐在當地一家CM-2用戶,即國家實驗室的機器人學部門,提供技術諮詢。

由於當時的CPU能力和儲存媒介有限,AI的發展時機尚未到來。為了促銷產品,公司為每個CPU加裝了一個加速器,將原來的AI電腦升級為CM-2超級電腦,擴大了應用範疇,為公司帶來更廣闊的銷售市場,TMC也因此成了電腦界矚目的新秀。

可惜好景不常,如此昂貴的電腦,保質期也僅有三至五年。公司在CM-2銷售量下滑時,迅速推出下一代的CM-5系列,同時展開一系列的技術營銷活動。為了涵蓋遠東銷售市場,我應邀前往台灣新竹的國家高速計算中心,進行CM-5產品技術的專題演講。

隨著一九九○年代的來臨,具有平行處理能力的電腦充斥了超級電腦市場,而且都來自大廠商,如IBM、Intel和Cray。這些公司擁有雄厚的財力,採取大幅降價策略以排擠競爭對手。TMC爭取進行IPO籌措資金,但由於公司收入和盈利能力尚未成熟,未能順利上市。

CM-5雖在某些季度取得了亮眼業績,但整體上未達預期,並由於政治因素失去了一些現有客戶。最終由於資金周轉不靈,公司在一九九四年六月宣布破產,結束了營業。

公司解體一周後,我順利加入一家明尼蘇達超級電腦製造商的技術營銷團隊,專注於氣象與航天的應用。一直到數年前我退休,AI與我的職涯幾乎再無交集。

AI 波士頓 地鐵站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紅顏薄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