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與紐西蘭總理會談 李強宣布把紐西蘭納入單方面免簽國

足球/梅西不參加巴黎奧運:職業生涯終點在邁阿密國際

封面故事/曹娥江畔喚父魂

父親遺物中的一封信件,成了不解之謎。(圖為作者所提供)
父親遺物中的一封信件,成了不解之謎。(圖為作者所提供)

父親過世多年後,母親整理遺物時,發現一封從浙江嵊州寄來的信。原以為睹物思人,母親應該很傷心,沒想到她卻氣沖沖地跑來找我:「你老爸在大陸還有個女兒,而且還是個唱戲的!」隨即把信丟給我。

我愣了會兒,算了算時間,連說不可能。「她喊你老爸『爸爸』耶」,母親微慍指出,「而且信尾署名『小女』,這哪裡還會假?」

我細細將信讀完,讀著讀著,我都有點懷疑了,難道我還真有個從未謀面,同父異母的妹妹?但再想想,信中言明她當時26歲,信是2001年寫的,推算她應生在1975年。不對啊,那時我們全家都還在台灣,兩岸仍在互罵「共匪蔣匪」,老死不相往來,怎麼可能從對岸冒出個妹妹來?

母親怒氣漸消,但是輕描淡寫說了一句:「你爸在大陸是有老婆的」。

我一肚子的狐疑,老爸一生拘謹,想不到他不到二十就曾閃婚閃離。想起父親以前跑遠洋貨輪,小時候,餐桌上常有一種叫「烏賊擂汪」的寧波小菜(註:就是鹽漬烏賊精子),父親從香港帶回來的。他說船經香港,親戚從老家託人捎給他的。家中常吃的寧波小菜還有黃泥螺、風鰻香和龍頭烤,全是鹽漬鹹貨,台灣買不到。難不成是老爸早在 70年代就已偷偷登陸?

嵊州位於浙東奉化以西,上虞以南,諸暨以東,新昌以北,曹娥江穿越這個縣城,流向北面的杭州灣。曹娥是漢朝人,年十四時,父親乘舟沿舜江向北祭祀,船翻人溺,鄉人遍尋不著屍首。小曹娥思父心切,順水呼喊阿爹,悲傷絕望,最終毅然投江,三天後懷抱父屍,雙雙浮出江面。鄉人念其孝行,遂將舜江改名為曹娥江。

老家定海位於舟山群島,孤懸杭州灣外,與大陸原無陸路相連。一直到14年前,金塘大橋竣工,舟山人才能搭車直達寧波。嵊州距定海有150公里之遙,那年代交通不便,父親是如何過去的呢?他又為什麼去過那裡呢?這恐怕永遠都是我心中的謎了。

香港

上一則

封面故事/背心 信件 指甲盒

下一則

封面故事/媽媽的珠寶盒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