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50歲退休義消 為保護妻女在川普集會中彈身亡

歐洲盃冠軍戰 西班牙2比1擊敗英格蘭奪冠

封面故事/背心 信件 指甲盒

父親的指甲盒,是父女重逢的信物。(圖為作者所提供)
父親的指甲盒,是父女重逢的信物。(圖為作者所提供)

2018年夏天的一個清晨,天剛朦朦亮,接人去機場的汽車已經等在門口。我俯下身,平生第一次在父親額上親了一下,說:過些時候再回來看您。忍住淚,轉身走出康復醫院的房間。當時,他的病情穩定,期待不日出院。

不想兩個星期後,就接到妹妹的電話,說父親去世了。剛剛出院四天。

汽車、飛機、再汽車,緊趕慢趕,終於,在父親出殯的前夜趕回了老家。看著躺在冰棺中的父親,無語凝噎。以往的一幕幕如電影一樣在腦子裡閃現……。

父母沒有兒子,只有四個女兒。但父親從來沒有感到遺憾,一直自豪家有四朵金花,把我這個大女兒當掌上明珠一樣寵愛。送葬回來吃席的時候,父親姪孫輩的年輕人已經在談笑風生,而我卻沒法止住淚。真是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一位父親的老同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我們知道,你是爸爸的驕傲!一句話,更讓我淚水連連。  

送走了父親,幾個妹妹亦各自回家了。剩下母親與我整理父親的遺物。禍不單行,父親火化後的第二天下午,我還在午睡倒時差,一陣電話鈴聲把我吵醒,是妹妹打來的,告知母親剛剛過馬路買鹽時被一輛違規的汽車撞了。緊接著母親住院、手術。

我白天在醫院陪護母親,晚上回家整理父親遺物。打開衣櫥,一眼看到一件米色的背心。這件背心是父親來美國後我們一起去商場買的。帆布質地,有多個口袋,除上、下四個口袋外,內裡還有一個帶拉鍊的,可以放錢。父親非常喜歡這件背心,春秋天常穿。父親穿著它很有派頭,我的上海朋友稱這個無錫爺叔是個老克勒。由於母親在醫院,我也不知取捨,只能把我給他買的衣服放在一邊。

整理抽屜的時候,我想看看父親有沒有留下隻言片語。沒有。只在一個本子的扉頁寫下:「知足常樂,自得其樂,自尋快樂,苦中作樂」, 這正是父親一生的寫照。

我寫給父母的信整整齊齊地放在中間一個抽屜裡。拿出來一封一封地重讀。恍若聽到父親在電話裡說,昨天收到你的信了,我們滿好。你們在外當心一點,出國是為了更好地生活,不要把身體搞垮了。要吃好三餐……。讀著信,淚水逐漸模糊了雙眼。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屋外,電閃雷鳴;屋內,淚水盈盈。忽然,房門吱呀一聲,自己開了,開到一大半,又停了。就像有個人扶著房門進來。我突然大聲地哭出來,喊道:爸爸,是您回來了嗎?我想再見見您啊!

事後,家人們都覺得驚奇。因為門窗緊閉,不可能有風把房門吹開。我不信異靈事件,但那一晚,我確確實實地感到父親回來看我了。他走得匆忙,沒有來得及與我告別,乘著雷聲,他來與我告別,讓我不要害怕。確實,這大大安慰了我。擦乾眼淚,我逐漸地平靜下來,睡在他突然去世的那張床上,一點也沒有覺得害怕,相反,感覺自己是從前那個依偎在父親溫暖的懷抱裡的小女孩,沉沉地睡去了。

後來,那疊信,母親說閒時還會拿出來看看,未能帶走。 我的目光落在角落裡的一個指甲盒上。 不鏽鋼邊鑲嵌著棕、黃二色皮革,小巧玲瓏。 內有一個指甲剪、一個指甲挫刀、一把小剪刀、一把挖耳勺。 這是父親生前用來剪指甲的。 便問母親,我可不可以把這個指甲盒帶回去做紀念? 母親說:當然可以。 她還有一套屬於她自己的。

父親已經仙逝五年多了。

如今,這個指甲盒子躺在我廚房的抽屜裡。 每隔一、二個月,我就會拿出來剪指甲。 就如每隔一段時間,我與父親重逢。

父親,伴隨著這個指甲盒,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父親在一個本子的扉頁寫下「知足常樂,自得其樂,自尋快樂,苦中作樂」。(圖為作者所...
父親在一個本子的扉頁寫下「知足常樂,自得其樂,自尋快樂,苦中作樂」。(圖為作者所提供)

上一則

移民專頁/申請工作許可證 遇2情況

下一則

星座/4月21日至4月27日 雙子座游刃有餘 水瓶座好事連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