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蒙市女孩趙安歸來 母親聲明:助她康復前行

一洲焦點/民主黨孤注一擲、刺川案調查水落石出了嗎?

封面故事/談何容易斷捨離?

有形遺物暖兒身,無形言教傳家寶。(圖為作者提供)
有形遺物暖兒身,無形言教傳家寶。(圖為作者提供)

母親於1991年過世,享年86歲。當年整理她的舊物,仍歷歷在目,誰能輕言斷捨離?

那一晚,10點多,母親躺在床上心臟衰竭。正巧陪她住的孫女晚下班,回來立刻送到家附近的診所,先急救再送醫院搶救。第二個星期我請假趕回,可惜她已不省人事,幾乎成為植物人。當時八個子女,她只記得她的寶貝滿女—我。因為新工作沒有假期,只能匆匆請假一星期,期間和醫生數度詢問商討病情,答案都是只能如此維持生命,救不回來了。當時她雙眼已瞎,神智不清,我這滿女雖幾度哭紅雙眼,仍狠下心來告訴哥哥,請按照母親的意願,把她接回家,少受點折磨,讓她按照客家人的習俗,終老在自己家中吧!

再度回去,已是母親回家三星期後。她再度心臟衰竭,大哥打電話來美。電話中,我淚如雨下,仍理智地告訴大哥,不再急救,只要握著媽媽的手,讓當時在家的子侄環繞,一起同聲誦念阿彌陀佛伴送母親。幾分鐘後,她安祥在家謝世。辦完喪事等頭七,我和五姊一方面在靈前為母親念地藏王菩薩經助行,一方面也為母親整理遺物及回憶母親的溫言軟語。

母親大字不識一個,別說高科技電腦、手機,當年連收音機都不會用,電視只會按開與關。幸好她生前對數字非常靈光,錢財處理一清二楚。遵照母親的口頭遺囑,我的六位姊姊,在我的請求下,全數放棄遺產繼承權,她的存款、房產、金飾全數給了唯一的兒子與媳婦。至於所剩無多不值錢的雜物,先讓姊姊們自己挑選想留下的紀念品,其他陸續丟掉。

母親的有形遺物,我保存了兩件,一件黑色泥料長褲,褲腳前各自車著一道細細的直摺紋,有如燙得畢挺的西裝褲。另一件是深灰接近黑色的假長毛外套,穿起來毛茸茸,倒著摸它,還帶點兒刺刺地有如熊毛。這是冬日裡,母親最後幾年最愛穿著的厚衣褲。有一陣子我忙著買賣房地產,寒冬裡帶客人看房子,每年總會穿它幾次,似乎次次都能回味到兒時窩在母親懷裡細膩的擁抱。30多年過去,它們仍安然掛在衣櫥裡。偶爾拿出來摩娑撫擁,卻又一如當年每次回台省親,臨行前總要撫抱母親,為她拭去滿面不捨滿女離去的淚痕。

五姐和我,婚後一在美東佛州,一在美南德州各自忙碌,難得有心同留老家等頭七。沒事時,兩姊妹一邊整理遺物,一邊閒話,懷念母親的點點滴滴。

兩人共同的兒時記憶,除了住茅草屋、穿補丁衣、吃番薯籤,還忘不了在上下學的泥巴路上,兄姊及我都記得母親的諄諄囑咐,只要有人力車夫拉著貨物進鄉,我們一定要幫忙推車,減輕他們拉車載貨的辛勞。母親教我們,能幫襯別人時,千萬莫遲疑,至今我們姊妹,仍是快手快腳,能幫就幫的老雞婆個性。

當年家窮,自種菜蔬及蔥薑蒜。如今做菜用到生薑,母親的口頭禪就在耳邊響起,「有薑莫刨皮,要想到沒薑時」這句話和她的「賺一元存五毛」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讓我們保守了客家人勤儉持家的美德,這些無形的至寶遺訓也嘉惠了我們的子女子侄。不過我稍微修改了一下,如今是即使做不到賺一元存五毛,至少要賺一元存三毛(30%)。兒女倒也乖巧聽話,把家訓傳了孫輩,小小年紀三五歲,就開始學會把拿到手的零用錢,先存一半到小豬撲滿裡。

這兩天,冬陽溫煦,把母親的老衣褲拿出曬曬,摩娑著母親有形的遺物,她的身影,恍如站在眼前。她無形但平凡務實的言教身教,更自心中源源湧出,這些才是最為寶貴最值得珍惜的,能代代相傳的母親遺物。

思念總在心深處,談何容易斷捨離!

佛州 德州 房地產

上一則

移民專頁/申請工作許可證 遇2情況

下一則

星座/4月28日至5月4日 牡羊座愛情甜蜜 巨蟹座鴻運當頭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