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槍手曾在網路預告 「7月13日是我首次演出」

消費者不愛吃 麥當勞停售「健康」餐點

黑色沼澤(二○)

那一天,已經到了下午,前一晚熬夜的我們才剛睡醒,就發現滕大哥和婉音表姊似乎在吵架。兩個人的臉色都很難看。後來婉音表姊給了我們一點錢,打發我們出去買冰淇淋。

幾天前沈以寧病了,發燒很嚴重,滕大哥送她去附近的診所裡掛了一天的水,她才退了燒。現在,她還是有點虛弱,也懼怕外面毒辣的太陽。可她也見到了滕大哥可怖的神色,於是沒再說什麼,從婉音表姊手裡接過錢,就跟著我一起出了門。

下樓的時候,我注意到,一個中年婦女正在敲打對面公寓的門,嘴裡叫著:「劉蘇媚、劉蘇媚,開門!」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住在對門一直讓我們叫她「媚姊」的獨居女人叫劉蘇媚。

我想起剛見她的那天,那是我和沈以寧第二次去沁城的時候,剛到的第一天,她就過來借調味料。她穿著一件吊帶裙,斜靠在門框上,盯著我和沈以寧上下打量。她畫著很濃的妝,讓人一時之間猜不出她的歲數。

滕大哥從她的手裡接過空瓶子,走進廚房裡去給她倒醋。她嬌滴滴地問滕大哥,我們有沒有吃飯,又說她在做抄手,待會兒給我們端過來一些。她嗲嗲的語氣讓沈以寧不高興了,就瞪著眼睛看她。

她察覺到了沈以寧的敵意,笑嘻嘻地伸手摸了摸沈以寧的臉,「叫姊,」她說。「叫我媚姊。」

沈以寧沒叫,反而氣鼓鼓地回了房間。後來她偷偷地跟我說:「這個女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妖裡妖氣的,大概是想勾引滕大哥。」

我說:「即使是這樣,那也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沈以寧什麼也沒說,只是瞪了我一眼。

過了幾天,她又說自己見到了好多男人進進出出媚姊的房間,她覺得媚姊肯定是做那行的。(二○)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秀水東街往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