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灣駐美代表爆採購爭議 資深外交官:俞大㵢應該不是特例

加油機刷卡處恐被安裝盜刷裝置 男子教一招五秒破解

疫情後返台

去年三月,我和老婆一起回台灣,第一天抵達機場時,我們走快速通關入境,結果遭到拒絕,我想可能是被除籍之故。

第二天,我們到中華電信去購買行動電話預付卡,店員把卡片裝入我們的手機後,叫我們打電話給親友以確定可以使用。我打電話給表嫂,她竟然說她不認識我,還說我是詐騙集團,原來○九○五開頭的門號,是大部分詐騙集團使用的號碼,表嫂從財政部退休,難怪要騙她的錢很不容易。

第三天,我們去士林區戶政事務所辦理戶籍遷入和申請新的敬老卡,一樓櫃檯小姐看了一下我的舊卡,說我頭髮變白了。我告訴她,因為有一次我和老婆一起參加朋友的聚會,有一個魯莽的女士告訴我老婆:「妳兒子真孝順,還會陪妳來。」從此老婆就不准我染髮了,沒想到三個櫃檯小姐聽了都笑到人仰馬翻。

櫃檯小姐說你們的臉都沒變,拿舊照片就可以了,如此一來讓我們每人都省了照相費。此時我發現有些坐在椅子上等候領取新卡的老人,面露不悅之色,像似抗議不公平的待遇。

第四天,我先練習一下數字從壹到拾的大寫,然後到郵局領錢。到了郵局,進門後有一台螢幕很大的取票機,我觸碰螢幕拿了號碼牌,一會兒就輪到我。我走到指定的窗口,我說要提款,櫃檯小姐有點不客氣地說:「你拿錯號碼牌了。」原來按螢幕上半部是郵務服務,我必須按下半部拿號碼牌。

此刻我想到有一次老婆半夜送我去醫院急診,我在呻吟聲中替她導航到達醫院,我以為任務完成,沒想到她把我送到同是燈火通明的婦產科,而不是急診室。

後來我重取號碼牌,來到提存款的窗口,我把提款單、印章、存摺及身分證交給了銀行櫃檯,有一個先生用老師的口吻對我說:「你知不知道現在已經不用身分證了?」我尷尬地取回身分證,我們互看約三十秒,他以為我要存款等我拿鈔票,幸好我沒填存款單等著領錢。

第五天,陪老婆去合作金庫領錢,老婆坐在櫃檯前辦事,我站在她後面等,當小姐問她要領多少錢?她竟然說要問後面這一位。櫃檯小姐立即示意警衛,警衛馬上衝到我面前,問我是她什麼人?當時我身上什麼證件都沒帶,還好老婆沒有出賣我,如果她說不認識我,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第六天,我先搭公車到捷運市政府站,再轉藍五公車到挹翠山莊去拜訪一位高齡百歲的長輩,我上車刷了卡嗶嗶嗶響了三聲,我問司機為什麼多扣了我兩次,司機說我們要確定不是年輕人使用老人卡,真是三「聲」有幸,我感覺自己像年輕美女一樣,竟然也會有人想看我這老頭一眼。

順利搭上藍五公車,下車時我沒按鈴,走到前面刷了卡,只有我一人要下車,結果司機過站沒停,我情急之下趕快按鈴,抬頭一看,一張貼在前面玻璃窗上的紙條,上面寫著:「刷卡不表示下車,下車要按鈴按到底。」

第七天,我在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的月台等車,突然傳來一陣陣急促的口哨聲,我抬頭張望尋找吹哨人,發現整個月台的人都在看我,我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我忘了戴口罩。在眾目睽睽之下,我鞠了一個躬,讓局促不安的心情沉澱下來,趕緊戴好了口罩。

詐騙集團 口罩 捷運

上一則

法國推出香味郵票 聞起來有「法棍麵包香」

下一則

紅豆餅──憶父親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