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首宗 長島納蘇郡頒行政令 禁跨性別者參加女子運動

仇恨犯罪、高生活成本 紐約亞裔心理健康堪憂

當時的月光(一六)

他不想一畢業就回到廠裡,過養老般波瀾不驚的生活。可父親的態度很強硬,「三年?哪個工作會等你三年?廠裡的子弟比你優秀的多的是,這個正式的工作你不要,別人自會搶著做。等到三年後,你灰溜溜地從大城市裡回來,你的工作別人早就做得得心應手了。你好好想一想,你也不是沒有做過夢,當初去參加選秀,結果怎麼樣呢?生活不是做夢,夢裡要吃有吃、要喝有喝,金山銀山都能夢到。夢醒了,眼睛睜開,下一頓飯在哪裡、明天的生計要怎麼辦?將來還要不要娶老婆、要不要生孩子?」

余浩和父親的交涉不歡而散。父親把話撂下,自己只能幫他一次。如果不回來,那以後再有什麼事,父親也沒能力幫了。

那段時間余浩總是在嘆氣,絲毫沒有注意到王慧眼裡的失落。每次余浩提起自己未來的日子,從來都沒有把王慧納入其中。他也許是心虛,他知道自己一個廠裡出來的子弟,對於回廠工作生活的事都充滿了牴觸,更別提王慧了。王慧是學英語的,跟自己回去,最多也是在中學裡當一名教英語的老師,這樣的日子是王慧願意過的嗎?

離走入社會的日子越近,余浩才越發地意識到,自己以前對於人生啊、社會啊,看得真的是太膚淺了。他們同宿舍的郭陽,長得也算是一表人才,那麼多舞美系的小美女追他,他都看不上。一上大二,就開始追政法學院一個高度近視、戴著厚眼鏡片,還有點胖的姑娘。當初宿舍裡的人都笑郭陽品味獨特,結果到了現在,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人家姑娘的老爸是省裡的要員,郭陽這個乘龍快婿還未畢業,前途早就被笑咪咪的老丈人一手鋪好。(一六)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班克西真名曝光?20年前訪談親口說是「羅比」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