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資金問題未解決 2033年起社安金支票每月恐減325元

遠距醫療公司華裔創辦人 被控設下價值1億元騙局

春風吻上我的臉

又是一個豔陽天,溫度攝氏十五度,真是令人難以置信,三月初的加拿大渥太華(Ottawa),竟然有了春天的感覺,這還是那個世界上最冷的首都嗎?

我沿著社區馬路隨意走,一路上不時遇到健行的鄰居。他們和我一樣,都抵擋不住好天氣的誘惑,一個個出來曬太陽了。走過轉彎處,和一個年輕的家庭相逢,長髮飄飄的母親悠閒地牽著兩條狗,身材挺拔的父親快活地推著嬰兒車。那雙人嬰兒車(double stroller)上的兩個孩子,像是一對龍鳳胎,小男孩懶洋洋地躺著,似睡非睡的樣子,小女孩卻睜著一雙好奇的眼睛,向陌生的我綻開了甜甜的小梨渦。

微風吹拂著臉龐,遙想故鄉的三月,正是草長鶯飛的季節,湖邊的桃紅柳綠。而我腳下的土地,積雪剛剛消融,草地一片枯黃。

街道兩側的樹木離鬱鬱蔥蔥還有一段時間,目光所及,都是光禿禿的樹枝,碩大的鳥巢也因此全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鳥兒還沒開始引吭高歌,在美國南方過冬的黑雁卻已經成群結隊地回來,牠們比人類更敏感,早早就捕捉到了加拿大春天的氣息。

一輛白色的福特皮卡自遠而近駛來,有美妙的歌聲伴著輕快音樂從車窗內飄出:「春風它吻上了我的臉,告訴我現在是春天。誰說是春眠不覺曉,只有那偷懶人兒才高眠。」竟然是一首耳熟能詳的中文歌曲。

我驚喜地停下腳步打量那部車,見車身上噴著醒目的中文廣告:「人靠衣裝,家靠軟裝。」看來家庭裝修公司的春天已經來了。司機是一名中年男士,果然是華人面孔,他微笑著向我揮揮手,我也點頭致意。皮卡和歌聲進入主要道路,很快就匯入了滾滾車流。

我哼著歌繼續往前走,後面的歌詞卻已經記不清楚了。我想起第一次聽見這首歌的驚豔感覺,那時人們說要少聽靡靡之音,父親卻把鄧麗君和劉文正的唱片搬回家。流行歌曲聽多了,我也學會了唱幾句,填個人資料時,很自然地在興趣欄上填寫了「唱歌」,這大概就是我後來被錄取幼師專業的原因之一。

我在和風暖陽下走了半個多小時,回程穿過小學的校園就可以很快回到家。正是課間活動時間,校園的室外場地非常熱鬧,打籃球、跳格子、溜滑梯、攀爬繩架等,許多人玩著不同遊戲。我穿行其間,盡量沿著牆根走,卻被一堆書包和外套擋住了去路,我這才驚覺,很多孩子都是穿著單衣在活動。

打籃球的那幾人,甚至穿著短衣和短褲,我不禁失笑起來,這陽光和煦的日子,我剛剛還在猜測春天是不是快來了,孩子們的穿著,卻已經早早進入了夏天。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上YouTube尋找「春風吻上我的臉」這首歌,最先跳出來的是台灣歌星蔡琴的版本,蔡琴的嗓音渾厚婉轉、令人沉醉;再聽鄧麗君的版本,那甜美圓潤的歌喉,透著久違的親切,讓我想起了唱針在黑膠唱片上的溫柔滑行。

春風吻過我的臉,然而春天還沒有來,加拿大環境部又有新的天氣特別通告,周末還有一場雨雪。

加拿大 劉文正 華人

上一則

《奇異生命》系列之五/新的日子來臨

下一則

黑蛇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