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議會常識黨團 呼籲11月公投廢除無證客庇護法

紐約皇后區10K路跑賽 華人跑團亮眼

養兒「妨」老

我先生和他的姊姊們,每天都會通電話聊家常。昨天二姊告訴他,三姊夫婦下周又要回香港,我先生問:「他們去香港會住哪裡?」二姊說:「住旅館。」

二姊和三姊在溫哥華的住處相距不遠,三姊夫早年在香港打拚,中年時已擁有自己的建築公司,後來移民加拿大,在溫哥華買下大屋供四個兒女居住並完成學業。三姊夫的事業重心在香港,因此長住香港,三姊則當「候鳥」,適時飛去溫哥華探望兒女。

十多年前,三姊夫有感於年歲漸高,一向寵愛有加的單丁么兒,大學畢業之後也沒闖出什麼名堂,乾脆將他召回香港接管公司,自己從旁輔佐;那時就在近郊購入兩戶全新的樓層,與兒子比鄰而居。

後來兒子家中又添新丁,老爸把兒子家的頂層一併買下,造梯相連,兒子全家六口,加上兩個外傭,住在舒適的「樓中樓」,不亦樂乎;三姊夫同時輔助兒子經營公司,順風順水。多年過去,雖然兩家大門只有數步之遙,兒、媳與孫輩平日不曾過來打個招呼,反而是三姊時常為兒、媳與孫輩送去美食新衣,年節、生日也上門照應。

有一天,三姊聽到門外有聲,開門一瞧,竟是小孫女提早放學,家中無人開門只好在走廊枯等。三姊即刻招她進來奶奶家休息吃點心,孫女堅決抗拒並透露,媽媽禁止他們姊弟妹四人去爺爺奶奶家;滿腔熱情的三姊猛然被潑一頭冰水,這才恍然大悟,難怪與兒、媳比鄰多年,咫尺若天涯。三姊捫心自問從未虧待任何人,為何遭此無情回報?甚至兒子都姑息孩子們的作為,令她感傷萬分。

近年三姊夫感到時不我與,而且兒子已經完全自立,所以三姊夫萌生退意,去年他與三姊飛去溫哥華停留三個月,嘗試適應無法朝朝飲茶、日日駕車出街的日子。四個兒女各自成家,原本共住的大屋已被賣掉瓜分,三姊夫婦此趟「初來乍到」,與大女兒擠在坪數不大的城市屋,白天兩老四目對望,沒有車出不了門,餐館飲茶遙不可及,天天在家煮飯等人下班回來。

三個月過了,三姊夫婦回香港辦私事,並且回到魂牽夢繫的老窩重溫久違的溫馨,而長居溫哥華的計畫未變,一個月後便回溫哥華。

然而不久後,兩老突然接寶貝兒子從香港來電,催促兩老快快再回香港,兩老問「何事?」兒子說他已賣掉兩老的屋子了,目前只差老爸的簽字便可成交,催促兩老快快回家清空家具、洗刷清潔,以便交屋。

三姊一聽如雷轟頂,差點暈倒,她從未想要割捨自己的老窩,兒子卻說:「你們住溫哥華,留著香港的房子做什麼?」三姊說:「我們想回便回,不然我們回到香港要住哪裡?」兒子說:「香港旅館多的是,你們去住旅館啊!」

原來三姊夫置產時,沒有三姊的名,而是加了兒子做為共同擁有人,兒子突如其來的獨斷,令三姊欲哭無淚,她只好告訴兒子,那麼得到的款項與你對分,兒子厲聲說不行,他要拿走全數供公司當周轉金。三姊聲聲嘆息,三姊夫卻護著兒子說:「反正遲早是他的,只是早點給而已。」

兒子的催促,三姊夫婦不忍拖延,訂好旅館即日啟程,如今「回家」卻已無家,這種驟變讓三姊百感交集。我老公和大姊、二姊約好,這兩天如果和三姊通話,千萬別問三姊:「妳去香港要住哪裡?」

香港 移民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鏟蚯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