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4月1日起入籍費漲至760元 綠卡費調高至3005元

攻擊、搶劫頻傳 紐約地鐵犯罪率增20%

同事戴維

十幾年前,我就職於德州一家經營石油設備的公司,公司規模不大,我們財務部門五個同事合用一間大辦公室,每人一間隔間(cubicle)。我辦公隔間的另一端便是戴維,辦公室唯一的男性。戴維個頭不高,敦實微胖,性格溫和,為人熱情,做事慢吞吞,說話不緊不慢,經常自言自語。我剛進公司那陣子,戴維正與其前妻打離婚官司,雙方都請了律師,最初是通過律師協商調解,但均未達成協議,所以最後走上了法庭審理階段。

戴維有一個六歲的兒子,剛讀小學,他經常在下午四點左右接到兒子的電話,戴維總是笑瞇瞇樂呵呵地噓寒問暖一番。幾分鐘之後,只見戴維表情漸趨嚴肅,口氣開始凝重,一字一頓地說:「No,Honey,我把錢按月按時給你媽了,你必須讓你媽媽買」。另一個女同事莫妮卡離婚單身,一人撫養五個年幼的孩子,可能感同身受的緣故吧,經常勸解戴維「既然孩子已經張口,就給買了吧,一件玩具也花不了多少錢。」

每次戴維都會漲紅了臉,情緒激動地說,他已付了足夠贍養費,前妻卻拿孩子的贍養費來為自己購置衣服,反過來又唆使兒子向他索要,甚至還經常慫恿兒子向戴維的父母要錢買玩具。雖然從未見過戴維的兒子,心裡卻很心疼那個六歲的小男孩,眼巴巴地盼望著一件心愛的玩具,很可能是先向媽媽要,被媽媽推到爸爸這邊,又遭到爸爸的拒絕。

戴維的離婚官司打了整整三年,從我進那家公司開始就聽他嘮叨。三年後我即將辭職離開時,才辦妥離婚手續,可謂曠日持久。

最讓我記憶深刻的一件事情是戴維的生日。那天中午,同事們正準備出門去吃午餐,戴維的母親突然來訪,帶來各種食物,在午餐間的餐桌上一溜擺開,隨後招呼同事們去吃午餐。餐桌中間還有一個大蛋糕,點著四根蠟燭,原來那天是戴維的四十歲生日。

同事們圍在一起唱了生日祝福歌,享用了一頓豐盛午餐,大家七嘴八舌調侃戴維如同學前班的小孩,戴維則面露羞澀站在一旁,看著他母親切蛋糕、分發食物、招呼同事們。那次確實被震驚了,雖說母愛不論種族不分國籍,溺愛孩子的父母隨處可見,但是如此大張旗鼓、興師動眾地為四十歲的兒子在其工作場所慶生實屬罕見。

最近網路流行起一個稱呼:「媽寶男」,多有貶義,每當看到這個詞,總是無來由地想起多年前的同事戴維,想起戴維母親切蛋糕的畫面。顧名思義,媽寶男意即媽媽的寶貝男孩,也可解讀為媽媽眼裡永遠長不大的男孩。所以,褒與貶、好與壞、對與錯,只看誰人解讀了。

石油 德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紐約藝術品秋季拍賣 總成交額逾20億美元 成績差強人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