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長途飛行 她為何愛坐客機大家嫌棄的最後一排?

賀錦麗在拜登退選後首公開發言 「總統身體好轉」

紐約客談/拆鷹架與堵車費的政治智慧

鷹架的氾濫,讓常常奔走在紐約街道上的人們已經逐漸習慣和麻木,甚至將這種遮天蔽日的臨時裝置當成了一種理所當然的日常。今年早些時候,曼哈頓區長率先在社交媒體上發起了一波攻勢,希望用行政手段推動城市蛻掉這一層層堆疊的老繭。不過可惜的是,只聽得一陣衝鋒號的脆響,然後就再也沒了動靜。

如今,市長出馬再戰,倒是讓人看到了些希望,因為從他的「行軍計畫」上看,矛頭瞄準的方向是正確的。

身在憲政社會,政府的行政權力受制於民眾監督和法律規定,可迴旋的餘地很小。在這樣一個「螺絲殼」裡做道場,本來就是一種對技術官僚的考驗。而法律的制定又難免有局限性,一些年久失時宜或有欠考慮的法律規定,有時還會對行政效果產生反作用,比如紐約的庇護權法、無現金保釋法等,而導致鷹架氾濫的1998年第11號地方法案也算一個。它的初衷本來是好的,但當初的立法者肯定沒想到他們留下了一個大的漏洞,導致業主缺乏動力盡快完工,而是放任這些鷹架長年遺留。

亞當斯政府準確地找到了這個造成問題的結構性矛盾,並推出相應的補漏措施。更為明智的是,當局將經濟懲罰的目標對準業者,並且特別強調,首先針對那些「有能力而不盡責」的業主。如此一來,既照顧了公正又確保了效率。與此相比,既沒有對症下藥、又大肆面向無辜市民開刀的曼哈頓堵車費計畫,簡直就是教科書級的失敗政策範例。無怪其還沒正式落地,就被從本市郊區到鄰州政府起訴到應接不暇。

曼哈頓 堵車費 亞當斯

下一則

成人護理中心涉欺詐 2業者未註冊 移州府調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