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太空站金屬垃圾穿破佛州民宅屋頂 差點砸到人

震驚…詐欺猖獗 美政府每年損失高達5000多億

第一次坐飛機

現代生活都是快節奏,乘飛機在國內或國外出差或旅遊,已經是家常便飯。回想起八○年代末,我和四歲的女兒第一次走出國門,第一次乘飛機從北京前往洛杉磯,讓我們大開眼界,現在想起來還覺得是不平凡的經歷。

當年我已經做了十年的醫生,剛剛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太太在洛杉磯加州大學學習,我和女兒決定去洛杉磯探親。拿到美國簽證後,我就去民航的售票處打算買機票。我存了三千塊人民幣,都帶在身邊,到售票處一問,嚇了我一跳,我帶的錢剛夠一張單程機票,只好打道回府,再想辦法。

我當時住在父母家,我自己的全部家當就是一輛自行車,大概值八十塊錢,和兩千塊錢相差甚遠。沒有辦法,只好和父母說,他們同意幫我解決,出資給我買機票。

這輩子第一次坐飛機是出國,內心充滿期待和憧憬。我做醫生接觸不少有身分的人,其中一個病人是在民航局工作,還是個副處長。我和他提起我們準備乘民航客機飛美國,他很高興把我的航班號記下來,並告訴我他會和機長打招呼。我感謝了一番,也沒有往心裡去。

出發那天家人都來機場送行,上飛機後已經接近午夜了,可四歲的女兒一點睡意也沒有,可能是第一次乘飛機的新奇,也可能是要見到她日思夜想的媽媽。找到我們的座位後,看看周圍,飛機很大,一排有十個座位,有幾十排,可乘客並不多。

終於到了起飛時間,飛機開始滑動,慢慢地進入跑道,突然加速,馬達聲轟鳴,衝進漆黑的夜空,這時就覺得兩個耳朵裡生疼。飛機升到高空後,耳朵感覺好多了,只是有點聽不清楚。這時一位中年身材魁梧、身著飛行員制服、戴著大沿帽的先生走來,他身後是一位穿著藍色制服的女士。先生自我介紹:「我是機長,X處長和我打招呼關照一下他的醫生;這位是乘務長,她會照顧你的行程,有問題找她。」我馬上表示感謝。

飛機平穩飛行著,空服員開始供應晚餐,是雞肉米飯,味道一般。驚奇的是,各種飲料和啤酒可以隨便喝,當年可口可樂在北京要七、八塊錢一罐,還有進口的啤酒,這下可以想喝多少喝多少。

晚餐後不一會,乘務長就回來了,要我帶著女兒和隨身行李和她走。她把我們領到經濟艙最前面,有四、五排座位沒有乘客,她將第一排中間四個在一起的座位扶手掀起來,鋪上一條毯子和枕頭,告訴我:「這是你女兒的,她可以在這睡覺;你可以在第二排用同樣方法。你們需要什麼吃的或飲料嗎?」我簡直受寵若驚,第一次坐飛機居然受到這麼特殊的待遇,趕快謝過乘務長。躺下以後,我心裡真沒想到我那個很低調的處長病人,居然有這麼大的面子,內心感激不盡。

躺在四個人的座位上,能夠深直腿,挺舒服的,一會兒坐起來看看前排的女兒睡得很好,我也很快就睡著了。大概幾個小時後,一陣劇烈的顛簸把我喚醒了,坐起來一看,前排的女兒不見了,我心裡「咯噔」一下。當時是夜裡航行,機艙裡燈光很暗,我站起來前後左右找來找去,才發現女兒就在座位的下邊地板上,仍然睡得很香甜。也不知道她是怎樣從座位上掉下來的,醒來問她,她自己也不記得。

飛機外邊的天空漸漸亮起來,已經到了美國本土上空,又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飛機平安降落在洛杉磯國際機場。下飛機後,在機場我們像劉佬佬進了大觀園一樣,看著什麼都新鮮。下電梯的時候,看到電梯上方一幅時任洛杉磯市長布萊德利照片,下邊寫道:「洛杉磯歡迎你」。

排隊通過移民檢查,拿到行李,向機場出口走時,女兒一眼就看到焦急等待的媽媽,張開雙臂飛跑過去撲到媽媽懷中,再也分不開了。在洛杉磯生活了三十多年,每年都要進出國際機場三、四次,每次都能想起第一次坐飛機的經歷,難以忘懷。

洛杉磯國際機場 加州大學 可口可樂

上一則

西班牙劇院「台灣全景」專題 台灣兩舞團門票完售

下一則

解鎖之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