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030紐約市低窪住宅恐遭海水淹沒 周圍海平面最高上升13吋

紐約麻疹病例今年已有2例 衛生局籲家長快帶孩子打疫苗

老克勒與爵士樂

日前在「家園」版上讀到「老克勒愛唱歌」一文,不由聯想起上海和平飯店的老年爵士樂隊,人稱「老克勒爵士樂隊」,於是扣擊鍵盤寫點文字。

上海地標性建築和平飯店屹立在黃浦江邊繁華的外灘,和平飯店老年爵士樂隊不僅在上海灘早就聞名遐邇,而且享譽全球。樂隊自一九八○年組建以來,一直是和平飯店的一張名片,其不懈獻藝所在的和平飯店爵士酒吧,曾經在一九九六年被美國「新聞周刊」評為世界最佳酒吧之一。以至於流傳這樣的說法:來上海,如果你沒有到過外灘,就相當於沒有到過上海;來外灘,如果你沒有走進和平飯店,就相當於沒有到過外灘;到和平飯店,如果你沒有到爵士酒吧欣賞老年爵士樂隊的表演,就相當於沒有到過上海。所以慕名而來打卡的人絡繹不絕。

他們還接待過美國歷屆總統柯林頓、卡特、雷根、歐巴馬以及其他國家眾多元首、政府首腦。今年四月,和平飯店在歡迎巴西總統魯拉的儀式上,演奏了巴西民歌「在路上」,第二天,他在社交媒體上很有興致地轉發了當時的演奏視頻。

經金氏世界紀錄認證,和平飯店老年爵士樂隊是世上演出時間最長、成員平均年齡最大的樂隊。樂隊成員平均年齡高達八十多歲,第一任隊長現在已是百歲人瑞,每個人的肚子裡都藏著六、七千首曲子。這支被譽為「全球最老的爵士樂隊」,每天晚上七點到十點半演出兩場,我也有幸多次欣賞過老年爵士樂隊精采紛呈的演出。

時間一到,這些老克勒們準點登場,西裝潔白,領結大紅,白髮蒼蒼,但是一絲不苟,精神矍鑠,溫文爾雅,將自己對爵士樂的熱愛,融入在悅耳動聽的樂章和振奮人心的旋律之中。他們沉浸在音樂藝術中的神情,簡直沒有更專業的了。

老年爵士樂隊特別擅長演奏上世紀二、三○年代老上海鼎盛時期的爵士名曲。美國作家費茲傑羅在「爵士時代的故事」一書中,把二、三○年代稱為「爵士時代」。

那個時代,爵士樂漂洋過海,這種慵懶又快樂的音樂讓大批上海青年瘋狂地熱愛,悠閒雅致地生活,大姑娘旗袍合身,身姿綽約,小伙子褲子熨線筆挺,皮鞋鋥亮可鑑。大廳裡,小壺咖啡氤氳升騰,陳年佳釀香氣飄散,隨著爵士樂的節拍,男女移步翩翩起舞。他們便是日後被稱為「老克勒」的一代。

那個時代,我的年齡還是負數,對於老克勒們的衣食消費前衛、文化休閒海派,還是在以後透過電影、文學等方面才有所了解。如今,我可以坐在和平飯店爵士酒吧裡,借由欣賞老年爵士樂隊的表演,與人們一道領略爵士的風華魅力,感受經典的海派文化,體悟上海的傳奇歷史。

樂隊演奏的爵士樂,最能引發年長聽眾難以忘懷的經歷記憶,產生動人的共情。一名七旬的女士經常推著輪椅,帶她九旬的母親來聽音樂,母女倆每次都坐在同一個角落,欣賞一首「媽媽的歌謠」。一個晚上,相同的角落,七旬女士的身邊沒有了輪椅,卻來了一名戴著眼鏡的秀氣小後生。媽媽走了,她帶著她的外孫用同樣的方式表達對母親的懷念與情感,「媽媽的歌謠」再次響起……。

據介紹,有一次在演奏「As time goes by」(時光流逝)時,一名七十多歲的日本老太太因為深藏於內心的情愫被喚醒,而感動得淚流滿面。

和平飯店製作了一部「As time goes by上海老爵士」的紀錄片,將老克勒樂隊對爵士音樂的畢生奉獻娓娓述說,人們可以透過視覺藝術特效結合他們的現場演奏,更加直觀地感受老克勒爵士樂隊的音樂魅力。

衷心祝願和平飯店老克勒爵士樂隊以美妙的爵士樂,繼續訴說更多過去的、現在的、未來的富有詩意的浪漫故事!

爵士樂 巴西 咖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我愛冬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