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研究: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後 美國絕育比例突增

南韓旅館驚傳離奇命案 2女遭勒斃 2男跳樓身亡

封面故事/胡庭榆極地當嚮導 享受-2℃的夏天

胡庭榆去年參加北極狐的極地雪橇長征之旅,學習在極端嚴寒戶外的生存技巧。(胡庭榆提供)
胡庭榆去年參加北極狐的極地雪橇長征之旅,學習在極端嚴寒戶外的生存技巧。(胡庭榆提供)

在一年四季溫度適宜的寶島台灣出生長大,胡庭榆卻對終年氣候嚴寒的北極圈有極大的興趣,今年是她在芬蘭北極圈做極地嚮導的第三個雪季,自感恩節假期開始到農曆新年是當地旺季,從全球各地奔赴北歐玩雪看極光的旅客絡繹不絕,讓她近兩個月忙瘋了。

忙起來的時候,胡庭榆常常一天至少八小時在外,帶著客人森林踏雪、冰上漂浮、蒸桑拿、騎雪橇、看極光。對於北極圈來說,攝氏零下2度都算「極圈的夏天」,在嚴寒又大風的戶外環境,注重自身的保暖的同時周全照顧客人,可以說是難上加難,但胡庭榆仍然十分樂在其中,稱在北極圈工作給她帶來的快樂能夠抵禦嚴寒。

「我是一個非常需要挑戰的人,現在非常享受我在極地的每一天。我覺得我真的很適合極端氣候和大自然。」

胡庭榆和其他隊員在五天旅程中駕駛哈士奇雪橇長征300公里。(胡庭榆提供)
胡庭榆和其他隊員在五天旅程中駕駛哈士奇雪橇長征300公里。(胡庭榆提供)

胡庭榆大學念的是應用英文系,曾到法國和西班牙當交換生,在那期間愛上了歐洲,決心畢業之後再續前緣,不料申請研究所時跟北歐學校失之交臂。沮喪之際,她碰巧得知當時在芬蘭旅遊的朋友所參加的旅行團,正在招中文導遊。「我朋友問,要不要試試看?我投了,一投就中了。」

駕哈士奇雪橇長征300公里

就是這樣奇妙的機緣巧合,開啟了胡庭榆跟北歐冰雪世界的緣分。目前,在芬蘭結束雪季之後,胡庭榆還會去冰島冰川嚮導,可以說是一年四季都在跟冰雪打交道。在嚴寒的地區長期生活,其實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挑戰,比如說,北極圈冬季日照時間極短,胡庭榆搬到當地做導遊的第一個月感到自己有抑鬱症狀,花了一段時間通過多跟朋友聊天以及自我調適才走出來;長時間身處在戶外,讓胡庭榆知道怎麼穿衣、補水和護膚,才能幫助身體保持健康;有健身習慣的她,在作為嚮導搬運活動器材設備的時候,也得心應手。

胡庭榆在雪地裡生火。(胡庭榆提供)
胡庭榆在雪地裡生火。(胡庭榆提供)

不久前,胡庭榆入選了戶外運用品牌「北極狐」每年組織的極地探險之旅,從全球1萬5000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成為20位隊員之一。在五天時間內,胡庭榆和其他隊員自己駕駛哈士奇雪橇,完成300公里的北極長征,並在過程中親身體驗和學習極地生存技巧,譬如如何在雪地上生活、搭帳篷睡在戶外、照顧哈士奇、用雪水煮食等。

胡庭榆是該活動歷史上第二位被選上的台灣人,這讓她大呼幸運。而回顧那五天的奇妙經歷,儘管聽起來每天都活得非常不容易,胡庭榆語氣中更多的是興奮和享受,她記得結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戶外愛好者的緣分,也記得睡在冰涼野外卻看到滿天極光的壯觀,「我們大家都超累,每天趕路神經也很緊繃,但其實我這五天睡超好,儘管外面狗一直狂吠到凌晨1點!」

下一站 想往南極闖闖看

今年30歲的胡庭榆,從來不給自己的人生設限,如果目前的工作或者生活的地區已經成為了舒適區,那她知道自己距離離開已經不遠。展望未來,她早已蠢蠢欲動,給自己定下的新年目標之一,就是跑到世界上另一端極寒之地——南極——去做嚮導。

胡庭榆在嚴寒的芬蘭北極圈做極地嚮導。(胡庭榆提供)
胡庭榆在嚴寒的芬蘭北極圈做極地嚮導。(胡庭榆提供)

「因為北極待過了,想往南極闖闖看。但是那一天如果我受夠冷了,可能會去50度的杜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