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三中決定起草背景 習:黑天鵝、灰犀牛隨時發生

「我眼睛還在嗎」全球最老喜劇女演員在紐約遇襲

魯卡(全文完)

好好的一個家,就這麼分崩離析了。魯卡為安妮老師,也為理查德難過。他想安妮老師還有茜茜陪伴,回北京還有父母、兄弟姊妹和親戚,但理查德就成了和他一樣的單身男人了。如果說,從前理查德指責他不會找女朋友;那麼如今他這樣的結局,不是更糟糕嗎?好比竹籃打水一場空,還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痛。

也許把悲痛藏心底了,理查德似乎把這一切看得很淡,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魯卡從百葉窗望出去,一大早,理查德就在山坡上放牧,一群閹牛依然溫順地款款而行,訓練有素。

這些日子,魯卡心情不錯,那個他等待已久的助理教授中期評審,終於如願以償地順利通過了。只是美中不足,被幾位評審人員提了一大堆需要改進的意見。也就是說,未來升級終身教職的路崎嶇而艱難。不過,那是後面三年需要奮鬥的路了。無論如何,現在他看什麼都是美好的。

為了慶祝自己過了第一道關卡,魯卡還請畫家王傳奇去藍嶺酒吧喝了酒。那個莫娜呢,又來約他騎馬了。這下他一時無法婉拒,只能每周撥出一些時間和她在一起。

此時,魯卡用目光送走騎著棗紅馬的莫娜,牽著大黃狗托尼遛彎兒去了。路過理查德家的山坡時,魯卡聽到有人喊:「魯教授、魯教授……」這不就是理查德的聲音嗎?

久違了的聲音,聽起來滄桑而親切。

「嘿,理查德你好啊!」魯卡也用高八度的聲音喊著,並且牽著托尼朝理查德的方向走去。這時一抹絢爛的夕陽斜斜照在他們身上,兩個人停頓了幾秒鐘,忽然擁抱在一起了。魯卡淚眼婆娑地說:「走,我們去藍嶺酒吧喝酒。」(全文完)

上一則

和瑪麗蓮·夢露同期 安迪·沃荷「花」拍價上看1千2百萬

下一則

平心靜氣學丹青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