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經文處副處長張俊裕將返台 華埠僑團歡送

OMNY再出包 系統升級致部分乘客遭莫須有收費

魯卡(一九)

可是小恩不想吃藥,說自己沒毛病。理查德也說小恩沒毛病,吃什麼藥。

「我也不知該怎麼辦了?」安妮老師沮喪地說。

「你觀察、觀察小恩吧,我也不是醫生。」

「我和理查德觀點不同、意見不能統一。我給小恩看醫生,理查德就認為我是故意想讓小恩生病,居心不良。」

魯卡覺得這個問題,自己幫不上忙,也不能多說,就轉換話題說:「春暖花開,帶孩子去海邊玩玩吧!」

「對,我是這麼想。可讓理查德拖兒帶女地出去,他就不高興了。不過他不去,我一個人也可以帶孩子們出去玩。」說著,安妮老師被女兒茜茜喊著回家去了。魯卡撣撣灰塵,拿著幹園藝活的大剪刀準備進屋去。

魯卡回到屋裡,心情好了許多。母親又給他來電話了。母親隔三差五地來電話,還告訴他,拿著他的照片,去杭州萬松嶺給他相親。有個女孩子條件不錯,北京大學博士,畢業後在浙江的某個大學任教。母親把女孩子的照片,在微信裡貼給了他。的確,女孩子長得眉清目秀,但路遠迢迢,他根本沒興趣。他非常清楚,母親給他找對象的目的,就是想讓他回上海去。

「你這是幹什麼?別做這種丟人現眼的事。」魯卡在電話裡對母親吼道,隨即擱了電話。母親又撥過來,魯卡說:「你有完沒完啊!」後來,母親生氣了,一個多月沒給他打電話。

自然母親生氣,魯卡根本不會多想。畢竟隔著太平洋,又是不同的語言環境,沒幾天他就把上海的父母放到腦後了。每次母子鬧不開心,都是母親捨不下兒子,主動再給兒子打電話。父親就不一樣了。父親從不主動給魯卡打電話,即使魯卡主動給他電話,也是電報式的,三言兩語就結束了。(一九)

微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最後一名溺水者(一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