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拜登啟動抗中關稅、川普案選陪審員、伊朗夜襲

2024時代雜誌百大影響力人物 賴清德黃仁勳上榜

旅遊/闖摩洛哥古城 見藍城夢幻

夕陽照藍城。(作者提供)
夕陽照藍城。(作者提供)

久已嚮往一探摩洛哥王國的祕密,在1月間,大學同窗「小珠」告訴我有一家旅遊公司在組團,我趕緊跟老公阿牛一起報名,不久,我們便上了飛機,由北美飛達摩洛哥,開始為期十天的旅程。我們乘坐大巴,一共造訪了八大名城,處處驚奇感動,但其中最令我懷念的是藍色山城:「雪覆秀巒」(Chefchaouen)。

居民信藍色防蚊 成風景

「雪覆秀巒」(藍城)位於摩洛哥的北邊,在直布羅陀海峽東南方約40哩,在大城「卡薩布蘭卡」東北方約180哩。4月間天氣極好,就像舊金山灣區,帶一件輕便夾克便足夠用。當我們的大巴從南邊駛近藍城時,可以看到深淺不一的藍色屋宇,在山坡上綿延展開,主導這依山而建小城的色彩,讓人感覺她像個夢幻王國。

許多年前,一些居民認為藍色可以防蚊蟲,便開始把住房的外牆等漆成藍色,這一開始,引起一群效仿的人,藍色便逐漸成為藍城的主色,不注意分辨,有時會覺得城居和天空揉合在一起,眾人都生活在雲端呢。

網紅小巷。(作者提供)
網紅小巷。(作者提供)

門中門。(作者提供)
門中門。(作者提供)

藍城分為古城區和新城區,大概是以古城牆為界。我們訂的旅館在古城區內,那裡不許大巴行駛,因此眾人在新城區下了車後往裡走。這時陽光燦爛溫暖,行人稀疏,我們一路爬高,看見路邊是一些小店、旅居、少數攤販和巷弄裡的人家。由於藍城是依山而建,大路旁的巷弄有好些都是很陡的階梯型,看來還滿危險的。

我們隨著大夥,先去看那馳名的「網紅小巷」。到了那裡,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兩位貌美少女在互拍,見我們一群人湧進,她們害羞地跳開了。我們團裡老老少少許多人都想在這裡留影,因此熱鬧得還得排隊呢!我和阿牛看了一陣,便順著小街,隨興漫遊。這時我看到一個舖面外飄揚著一面摩洛哥的國旗,但是那舖面大門緊鎖,招牌寫的是阿拉伯文,不知道是什麼機構。

陡峭小巷。(作者提供)
陡峭小巷。(作者提供)

清真小巷。(作者提供)
清真小巷。(作者提供)

手工皮件聞名 現做現穿

「雪覆秀巒」以手工皮件遠近馳名,阿牛早已打算在這裡買皮帶,因此我們看見一家皮件小店便停下來,很快地,一位清瘦的中年人就從店後跑出來熱情招呼,這人能說一點英文,大概是老闆。他聽說我們要看皮帶,便指出他的少許存貨,阿牛選了一條棕色的,那老闆說是100「迪拉姆」(Dirham,是摩洛哥的錢,1美元約值10迪拉姆),我們覺得價錢合理便成交了。老闆給阿牛比了腰圍,即在工作檯上切短皮帶,釘好環扣,馬上就可穿上。阿牛把他那條舊皮帶留下給老闆,說這是兩色皮帶,一面是棕色,一面是黑的,鐶扣可以活動,那老闆看了好像覺得不可思議。我想這鐶扣在目前對他是沒有用的,只能留作紀念或引發新設計的靈感。

因為這皮件小店沒有黑色的皮帶,我們便繼續往前走,好了,第二家皮件店門口掛了許多條皮帶,我們便開始看貨問價。在這裡看店的是一位20多歲的青年,能說流利的英語,他選了幾條黑皮帶,說馬皮帶是200迪拉姆,駱駝和牛皮帶各是150、100迪拉姆等等。阿牛決定要那條馬皮帶。這青年人把皮帶拿進店裡修短,我們才看到在陰暗的店裡,工作檯後坐著一位中年師傅,正在跟旁邊一位大約同齡的先生聊天。那位師父給阿牛量了腰圍,便開始動手修短。這時,那位看店的年輕人說要我們給這師傅小費,打賞他的服務。我們覺得不太對,就找個理由推掉了。

皮帶買好了,我們便向前繼續逛。在石磚鋪成的小弄兩旁,是少許店家和一些民宅,這些建築大概70%是漆成有深有淺的藍色,有的還漆出一幅米羅。雖然電線是成把地在牆上橫爬,牆壁也多凹凸不平,但造型獨特的藝術窗圍和門框一個接一個,加上從屋頂後探出頭的靜謐清真寺頂,令人嘆息、令人駐足。偶爾還有一株老葡萄藤,從牆腳上攀,它抓著少少幾片葉子,像老去的婆婆,以慈愛的眼光,俯視我們這些漫遊的旅人。

古城公共取水池。(作者提供)
古城公共取水池。(作者提供)

婦女上街。(作者提供)
婦女上街。(作者提供)

新城公共取水池。(作者提供)
新城公共取水池。(作者提供)

我們聽團友說向前便是去看日落的路,而且阿誼已經帶著許多團友上山了,便很高興地繼續往前走。不久我們碰到一條岔路,正在猶豫不決時,有一家四口從對面走來,我們便向那國中年齡的男孩問路,那孩子聽得懂英語,很熱心地要帶我們一程,但我見那父親有點愁容,便謝了那孩子,說我們OK了,並跟他們說再見。

曾被法殖民 法語也能通

摩洛哥有三種官方語言:第一是阿拉伯語,第二是法語,第三是伯伯爾語。一般民眾像我們的司機和小弟都會說阿拉伯語。摩洛哥曾經是法國的殖民地,法國語言早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因此能說法語在這裡也是路路通。至於伯伯爾語呢,這是他們祖先伯伯爾人的語言,這語言已經式微,但國王為了提醒子民要飲水思源,才發行政命令把伯伯爾語定位第三。我們行程中碰到的能講英語的人不多,像那皮件店的年輕人,他說是從作生意上學會英語的,這也算是很有語言天才的一例了。

今天的日落時間是7時2分,我們跟許多人一同聚在山頭的白塔附近,看太陽慢慢墜下,在雲層後散發金光,餘光映在我們右手的藍城,藍城逐漸變紫變濛,大家才結伴下山。

白塔看日落。(作者提供)
白塔看日落。(作者提供)

因為晚餐菜餚大多是涼的,而藍城露重,我們便點了一壺滾燙的薄荷茶,跟小珠夫婦一起飲用驅寒。這茶的做法很簡單:先將綠茶在水裡煮開,最後加上一把新鮮的薄荷葉和適量的糖,再滾一陣便成。雖然茶的原料普通,但它可是摩洛哥的國飲呢。原來摩洛哥人吃飯時是不伺候茶水的,他們的規矩是餐後來一杯又熱又甜的薄荷茶,以消油膩,並為進餐加上句點。貴至王公,賤如走卒,享受著同樣的飲料。

時值齋戒月,本地人除了幼子、長者和孕婦,從日出到日落,一律禁食,連水也不許喝。空著肚子工作了一天,好不容易熬到太陽快下山,他們早已關上店門,回家團聚吃晚餐,因此街上冷冷清清。

古城區裡沒有霓虹燈,也沒有俱樂部,幾隻小蟲在窗外懶洋洋地叫著,不知不覺大地已入夢鄉。

早晨我們有一點自由活動的時間,我便憑印象去找昨天經過的古城廣場,一路上,早起的店家已經開了門:禮品店門前擺出袍子、圍巾、手袋、拖鞋、小飾燈等,廣場邊的餐館也把桌椅擺好,等待顧客的光臨。三隻瘦貓在街邊靜靜地趴著,不知在等什麼。

新城區一景。(作者提供)
新城區一景。(作者提供)

勇抗外族 又名英雄之城

許多年前,外族曾經發兵攻打摩洛哥,許多城鎮很快地淪陷了,但藍城的居民奮力抵抗,一年多後才讓外族得逞。因為這緣故,後來國王給藍城賜名為「英雄之城」,而在城南入口處,更有一巨碑記述這段歷史。藍城居民曾為了自由而戰,他們身體裡流的是驕傲不屈的血液,於是,我不禁對周圍的本地人生出一股敬佩之情。

離別的時候快到了,我們一群人慢慢地從另一條路下山去找大巴。路上我看見一家美式速食店把價目表掛在門外:一個大人吃的「賽百味」三明治約25迪拉姆,一罐可樂約10迪拉姆。這樣看來,我們給提行李的小弟1元美金小費是很合理的,而給鄉下公共廁所2個迪拉姆就不免太少了。

新城區很寬廣,建築都很西式現代,跟古城區的老屋完全不一樣,而且所用的藍色也較為含蓄清淺,不像古城區房子的大膽深濃。我們一路經過學校、公園、漂亮的商店,和社區活動中心等。

來去匆匆,竟然沒能再去那「網紅小巷」回味一番。「雪覆秀巒」,我的藍色山城,妳謎樣的歷史、妳和善的人們、妳這雲中之城,我會與妳很快地在夢中相見!

小提示:在小地方給小費最好準備當地貨幣「提拉姆」,因為山村小民沒有機會去大銀行把區區幾元美金換成「提拉姆」來買大餅。

新城廣場。(作者提供)
新城廣場。(作者提供)

古城廣場。(作者提供)
古城廣場。(作者提供)

雲端 灣區 舊金山

上一則

旅遊/巴哈馬度假村 嘗島國激情

下一則

移民專頁/申請EB-1B 工作機會、I-140雇主不可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