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議會通過鋰電池法案包 嚴打非法販售商家

紐約法拉盛緬街違停嚴重 警拖走私家車整頓

談藝/藝術偵探再出擊 窺見美大使與老蔣詩畫唱和

這張攝於1960年5月1日下午4點半的照片,中華民國前總統蔣中正、宋美齡夫人、莊萊德大使夫婦及保羅‧艾葛夫婦,在陽明山介壽堂的草地上喝下午茶;文官穿著深色便服,武官穿著軍常禮服,佩戴著來賓證。(Mr. Paul Acker提供)
這張攝於1960年5月1日下午4點半的照片,中華民國前總統蔣中正、宋美齡夫人、莊萊德大使夫婦及保羅‧艾葛夫婦,在陽明山介壽堂的草地上喝下午茶;文官穿著深色便服,武官穿著軍常禮服,佩戴著來賓證。(Mr. Paul Acker提供)

世界周刊曾在2016年8月21日刊出我的「我是中華國寶的藝術偵探」一文,後續的發展更是出人意料,巧事連連。

現在,何事引出了此題目呢?

我從2013年10月開始,在家用電腦研究聖地牙哥藝術博物館(SDMA)的中國畫藏品時,運用了數量分析法及ABC分析法,從230多張畫,縮小到42張山水畫,再縮小到捐畫最多(11張)的莊萊德大使夫婦(1958到1962年美國駐華大使)。

此後三年,我將他們全部捐贈的70件文物,找出藝術家中英文名字,修正謬誤,做成兩份報表,贈給該館。之後,我將如何發現到這些60年前由大陸到台灣的書畫家作品的故事寫下,並由世界周刊刊登出來。

文章刊登後,當時聖地牙哥中華歷史博物館的前後任館長都找到了我。前任老館長告知他們和莊大使交往的歷史;後任館長則告知他們也有很多莊大使夫婦的捐贈品,希望庫藏理清之後,請我也去做同樣的研究。

我答應了,結果2017年5月到7月,七次照相,終於把80張畫完整建檔以待研究。之後我於2017到2019年去大陸四次,對12個重要或有名的石窟做了田野調查,對佛教石窟藝術的演變,中華歷史及地理,都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2019年7月,中華歷史博物館的理事金蓉蓉博士(她曾聽過我對莊大使夫婦捐贈品的演講)代表理事會來請我策展「莊萊德大使夫婦的水墨外交」展,預於2020年10月10日開幕。她不但和老館長莊紹文分擔辦展所需的費用,而且還負責聯繫裝裱畫廊將所有畫作重換新裝及籌布展覽所需;我因早已在寫一本關於莊大使夫婦收藏之書,所以她希望藉用我已寫完的內容在此展覽目錄上,如此才可能在一年左右讓展覽開幕。如此短的時間,不但要對30多位藝術家做研究,決定展覽主題及書畫布置之流程,還要完成展覽目錄,壓力之大,想來餘悸猶存。幸虧最終排除萬難,如期完成。

在目錄初稿完成後,我們去看老館長。因新冠疫情故,只能用對講機和他隔著玻璃大聲對話。老館長感謝我們的辛勞並讚美。當我們離開時,突然側門打開,跑出來一位女孩,說您們談的是Florence Drumright(莊夫人的英文名)嗎?

我們回說是的。結果她竟然說:「我相信她就是我爸的姑媽,是我的姑奶奶。」沒等我們反應過來,她很快地打電話給她父親,答案是「是的,是姑媽」,我們都驚呼,這實在是太巧了。我趕快記下她的聯繫方式,幾天之後,我們和女孩的父親保羅‧艾葛(Paul Acker)先生也聯繫上。

保羅還寄給我兩張珍貴的照片,一張是1960年5月1日下午4點半, 蔣中正總統、宋美齡夫人、莊萊德大使夫婦、及保羅的爸媽艾葛夫婦,在陽明山介壽堂的一片草地上,文官穿著深色便服,武官穿著軍常禮服,佩帶著來賓證,在喝下午茶。

還有一張是兩份邀請函(中英文各一)、一張車輛通行證及一張卡片─中間是中美兩國旗,上邊圓弧形排列,寫著「招待美國在華官員茶會」,下面是1960,再下一個大大的紅色2字,最下自右至左紅字白底一橫條框,內寫著「車輛通行證車停第二區」。整張黃色為底, 邊用藍色框,框中綴交叉的白色有黃花心的梅花,非常醒目。

這份邀請函,含車輛通行證及寫著「招待美國在華官員茶會」的卡片。(Mr. Paul...
這份邀請函,含車輛通行證及寫著「招待美國在華官員茶會」的卡片。(Mr. Paul Acker提供)

實體展 吸引故人回響

還有兩張總統茶會來賓證,中間是來賓英文名字,圓形來賓證的外框,是綠底配上五朵黃梅花, 間為白色似如意的花枝紋。最後還有左下角大大的紅字「蔣緘」的信封,中寫「艾葛先生 夫人」。後來保羅說等展覽正式開展時,請通知他,他會來參觀。

因疫情故,實體展覽終於在2022年4月1日到7月15日對公眾開放。4月22日,一位現職於聖地牙哥藝術博物館的職員聽完我的導覽後,他說沒想到莊大使夫婦的捐獻竟有如此重要的歷史意義與價值,他回去後會教給他們的導覽員。

他說目前該館的展示中,他選了一幅藍蔭鼎(1903-1979)的水彩畫,是莊大使夫婦的贈品。接著,5月22日我迎來了保羅‧艾葛夫婦及替我們牽線的女兒蘿瑞(Lauren)。看完展覽,他們對我們表達萬分的感謝,並告知他們將在5月底家庭大團聚時知會眾人。

6月初,我陸續收到莊夫人的侄甥們的來信,提供了更多莊夫人的資料及相片。從外甥女黛安(Diane MacLachlan)及琳達(Lynda Lowe Madeira)提供的材料中,我看到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共有六張畫,一本畫冊及一本書,更有三封由藍蔭鼎在左下腳有「蔭鼎用簽」字樣的紙上用英文寫給莊夫人的信件, 他是目前看到唯一用英文寫信給莊夫人的藝術家。

三封信中第一封短信寫的是,「親愛的莊夫人,歡迎您和詹森副總統到我的畫室。藍蔭鼎」因美國詹森副總統訪華是1961年5月14日下午1時到15日,共計一整天,所以我猜測是5月14日晚間去藍家的。

第二封信則是「親愛的莊夫人,非常高興,我既高興又深感榮幸能替您再做一次,請將您的衣服送來。」因為報紙上有登過當莊大使夫婦離台時,曾請葉醉白將軍在莊夫人訂製的衣服上前胸及後背均畫上了不同的馬畫,現從此信中才知莊夫人亦請藍蔭鼎在她的衣服上畫畫。信的第二段是「我是否有此榮幸,能邀請您和莊萊德先生到我家吃晚飯?請告知您們何時能來?熱切期待您的回覆。真摯的  藍蔭鼎」。

第三封信則是前一封接到回信後寫的,日期是1962年2月21日。「親愛的莊夫人,萬分感謝您仁慈的建議,只來下午茶而非晚餐。我也非常感謝您能在百忙中還能抽出時間給我。2月28日下星期三下午3點如何?我只請了您和大使來此茶會和我的家人一起,這樣我們可以有機會聊一些體己話。請讓我知道這時間對您來說是否可以?或是要另外改時間?很謝謝您。希望很快能見到您們。藍蔭鼎」。

畫家藍蔭鼎 贈畫又教畫

由此三封信引起了我的好奇心:第一、藍蔭鼎的英文為何如此好呢?第二、藍蔭鼎可能也是莊夫人富蘭芝的另一位老師嗎?對於第二個問題,我在策展時,因為發現莊夫人竟捐了七張她自己的畫作;並從她臨摹老師的習作中,及某些老師畫上的題跋,而發現到她很可能有八位老師。

現從黛安提供的剪報中,發現莊夫人被請去在家鄉演講時,她介紹自己是作家、收藏家、藝術家以及學習中國畫的學生。由最後一句就更確認了,我在策展時發現她有許多老師之事。她因捐了一張藍蔭鼎的畫給聖地牙哥藝術博物館,而聖地牙哥中華歷史博物館卻一張都沒有,所以展覽時,並不知道她和藍蔭鼎交往的情形。

2022年底我回台灣後,買了許多舊書或雜誌,其中典藏藝術雜誌1999年9月號專題人物即是藍蔭鼎。其中黃茜芳的一篇〈自然共鳴畫人生〉裡,不但提到1954年3月藍蔭鼎接受美國國務院的邀請來美國訪問四個月,遊歷各大城還繼續創作;並在5月於華盛頓國際大廈辦個展;而且贈畫《玉山瑞雪》給艾森豪總統,艾森豪總統深表讚賞及感謝,後不但回信致意,且將此畫掛在白宮西廳。

再來,文中亦提到蔣宋美齡夫人於1955年開始到藍蔭鼎的鼎廬學畫,後更提到和美國大使藍欽夫婦及莊萊德大使夫婦相熟,並且還說多位大使夫人每周三、周六固定來學畫,所以由此來推論藍蔭鼎應是莊夫人的又一位畫畫老師。

然後黃茜芳也解答了我第一個問題, 因為藍蔭鼎的長子藍俊煜說到,「藍蔭鼎因為教這些大使夫人畫畫,所以練習自己的外語:不害怕、大膽說、不怕錯、肯修正,後來能站在台上以英語演說,就是憑平日下的功夫。」我猜想莊夫人一定是很喜愛藍蔭鼎的品德與畫作,所以只捐出一張給聖地牙哥藝術博物館,其他的則陪伴了她一生。

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的畫。(Mrs. Diane MacLachlan提供)
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的畫。(Mrs. Diane MacLachlan提供)

買回憶錄 過程一波三折

去年10月,當我發現藍蔭鼎曾於1954年來美考察,當時的美國駐華大使是藍欽(任期從1953到1957)而非莊萊德(1958-1962), 那藍欽大使會不會也很喜愛藝術?也曾收到過許多書畫家贈送的藝術品?所以10月下旬就上網去查有沒有介紹藍欽大使的書?一查嚇一跳,一本中文翻譯的《藍欽使華回憶錄》竟拍賣要價台幣1萬2000元,而英文的只要15美元,所以就先買了英文本,準備旅行回來再看。

在台灣時,原想去宜蘭羅東看藍蔭鼎的故居,但因天候不佳,且故居已不存而作罷。這時又想起藍欽的中文書,再上網查時,竟有一本台幣660元。啊,終於有便宜一點的書可以買了,趕快買下來。未料十天後,收到通知「非常抱歉, 找不到此書」。此時最便宜的已升到990元。買吧,下了訂單,成功了。

過了幾天,奇怪?怎麼沒叫我去7-11取書呢?再看信息,沒想到訂單第二天就被取消,說很抱歉,沒有存貨了。我鍥而不捨,再試一次,這回升到1250元,加運費成1330元。還是買吧,又買成了。等了三天,還無消息。我送短信給對方,此次是書店,麻煩他幫我找找看,趕快寄給我。沒想到,仍然又是抱歉,沒有此書了。

最後,只剩下原來最早拍賣的那個人,已經降價到5000元了,但我已有英文書,真不想再花5000元去找一條不知是否存在的線索。

突然想到國家圖書館,上網一查,真有很破舊的一本。第二天先預約,農曆新年前三天,到了國圖,拿到了書,趕快開始閱讀,雖然內容多是公務報告,但有一很好的地方,就是他會描述對官員的印象:不論是蔣中正總統或葉公超外交部長及其他人。

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的畫。(Mrs. Lynda Lowe Madeira提供...
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的畫。(Mrs. Lynda Lowe Madeira提供)

捧讀5小時 找到珍貴線索

看了五個鐘頭,一下就過去了,終於到了最後第三頁,在他將離台時,蔣中正總統不僅親自贈送他寫的書法卷軸「同舟共濟」給他,還對他讚美有加。他說「蔣中正真是一位偉大的人,我不僅非常尊敬他,還感到非常溫馨。我們夫妻對蔣夫人也有同感。」再來監察院長于右任又重寫了一幅對聯「煦陽照普世,仁種播良田」來讚美藍欽的貢獻。

最後最特別的,就是由許多藝術名家及學者為他倆編纂的一本書,裡面全是他們用毛筆畫的畫和寫的詩,答案找到了–免費的,5000元的線索。

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的畫。(Mrs. Diane MacLachlan提供)
畫家藍蔭鼎送給大使夫婦的畫。(Mrs. Diane MacLachlan提供)

博物館 聖地牙哥 疫情

上一則

文壇/大江健三郎 日本戰後文學旗手

下一則

料理功夫/復活節鳥巢彩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