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球最安全的旅遊城市 就在這裡

報稅機制不利居住海外者 1/4僑民考慮過放棄美國籍

范士丹接替人 將可掌控總統派任法官

三位主要的參議員候選人波特(左起)、謝安達和芭芭拉李,都是現任代表加州的國會議員。(美聯社)
三位主要的參議員候選人波特(左起)、謝安達和芭芭拉李,都是現任代表加州的國會議員。(美聯社)

今年3月和11月,加州居民可以投票選出接替聯邦參議員范士丹留下職缺的人選。在國會極端分歧的態勢下,要通過保障民權的聯邦法規愈來愈困難。但一位參議員就可能掌控受總統提名法官是否可以就任的前途。

在美國憲法規定的三權鼎立制度中,總統是行政部門(administrative)的首領,國會是國家最高的立法部門(legislative),法院系統是司法部門(judiciary)的執行機構。聯邦法官是由總統提名、由參議院審核。

以國會目前兩黨議員幾乎數目相等的態勢,國會要通過自由派所在意的放寬墮胎限制、對抗種族不公選區畫分(racial gerrymandering)或是保障勞工罷工權利的國家級法規,簡直難如登天。因此讓法官在各法院作偏向自由派的判決,是民主黨覺得最實際的方式。

加州今年要選出的參議員,僅僅一人就可能決定法官提名人是否過關,因此加州民主黨的官員希望選出的人會是極端自由派的候選人,而保守派人士則希望某位共和黨候選人可以出線。

川普掌政的四年中,拚命把保守派的法官推上聯邦法院系統,就任的法官76%是男性、84%是白人。那四年中川普把五名法官推上加州聯邦地區法院的位子,五名全是男性,只有一名是有色人種。

拜登上任後與川普作風抗衡,他給加州指派的22名地區法官中,14名是女性、17名是有色人種。單是在元月份,拜登已經給加州提名了六位法官,包括希望讓聖地牙哥高等法院的女法官坎特 (Judge Rebecca Kanter),擔任加州南區的聯邦地區法官(Judge of Sou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

總統的提名需要參議院的配合,拜登初上任的兩年派任的法官比川普最初的兩年多,但接著參議院的步調慢了下來,到現在拜登的派任人數已經落後於川普,每個月只有少數幾位法官過關。

加州 川普 拜登

上一則

創業在美國/台裔形象顧問師 玩美時尚秀風格

下一則

家庭廚房╱想念家鄉味 華婦做草仔粿申請合法販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