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跨州電信詐騙 紐約2華男馬里蘭被捕

房價和利率那麼高 只剩兩種人買得起房

世界OnAir/留美十年 台灣小提琴手拿下紐約愛樂終身職

黃薏蓉拿到紐約愛樂終身職後與團員慶祝合影。從左到右分別為紐約愛樂第二部小提琴首席李倩茜、小提琴手Alina Kobialka、黃薏蓉、小提琴手Audrey Wright、紐約愛樂樂團首席黃欣。(黃薏蓉提供)
黃薏蓉拿到紐約愛樂終身職後與團員慶祝合影。從左到右分別為紐約愛樂第二部小提琴首席李倩茜、小提琴手Alina Kobialka、黃薏蓉、小提琴手Audrey Wright、紐約愛樂樂團首席黃欣。(黃薏蓉提供)

來自台灣的小提琴手黃薏蓉,自2022年9月加入紐約愛樂樂團,近日獲得了終身職的榮耀,成為了樂團的正式成員。據她介紹,她也是紐約愛樂的唯三名台灣人之一。黃薏蓉的音樂之路自五歲從台灣開始,經歷了新英格蘭音樂學院以及茱莉亞音樂學院的歷練,最終進入全球音樂家為之向往、底蘊深厚的紐約愛樂樂團,是一場結合了天賦跟刻苦的歷程。

▼立即收聽▼

黃薏蓉自小在媽媽的鼓勵下,跟著學小提琴的哥哥一同學音樂,結果哥哥先行放棄,妹妹還在堅持。她坦言,年少時難確定未來職業發展,但在自己的苦練以及父母、導師的循循善誘之下,黃薏蓉決定踏上了來美接受專業小提琴演奏培訓的道路,至今已經留美十年。

黃薏蓉進入紐約愛樂樂團的經歷,可謂是一波三折。正要開始進入樂團的試用期考試,疫情就爆發了,考核被延期,一延就是兩年。這兩年期間,黃薏蓉跟隨聖路易斯交響樂團演出,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和人脈,但對大蘋果念念不忘,直到2022年9月,她才終於與紐約愛樂再續前緣,進入試用期,也正式走上了爭取紐約愛樂樂團終身職(tenure)的征途。

據黃薏蓉介紹,要獲得終身職成為紐約愛樂的正式團員,必須要經過17個月的考核,這過程中每一周都會有不同的同事被安排在身邊當譜伴,對她的表現評分、給出反饋。按照紐約愛樂的演出頻率,換而言之是要經歷過大約225場音樂會的洗禮,表現優異到能得到團員和指揮的一致認同,才能夠成為一名正式的紐約愛樂樂團團員。

黃薏蓉與其他兩位小提琴手一同獲得紐約愛樂終身職,三位女將與紐約愛樂音樂總監梵志登...
黃薏蓉與其他兩位小提琴手一同獲得紐約愛樂終身職,三位女將與紐約愛樂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合影。(黃薏蓉提供)

黃薏蓉記得,最後一場評分音樂會時她壓力巨大,為了避免一丁點差錯,自己每天都在聽曲,聖誕假期用來在家裡練琴讀譜,最後更是乾脆把整首曲子背起來。今年年初,她與另外兩位同期開始進入紐約愛樂的小提琴手,終於一同獲得終身職,坦言終於能把長時間以來「被用放大鏡注視」的重擔卸下。然而,黃薏蓉也介紹,獲得終身職只是作為樂團成員的一個新開始,「拿到終身職確實獲得很多福利和保障;如果你願意,還可以在這個樂團待到退休。但最主要的是獲得了一份需要一直維持的榮耀,需要跟其他團員一起,繼續很努力為樂團貢獻。」

紐約愛樂樂團在1842年成立,至今已經有182年歷史。自2015年起,華裔小提琴家黃欣成為紐約愛樂樂團首席,亦開創樂團歷史上第一位亞裔首席的先例。作為這個與時俱進、多元開放的樂團一員,黃薏蓉坦言「身為亞洲音樂人很驕傲」。對紐約愛樂歷史頗感興趣的她,觀察到歷年來音樂家組成的名單中,從一開始只有白人的名字,到開始出現亞裔,到現在亞裔名字變得普遍,經歷了喜人的轉變。她也認為,儘管音樂圈向來對亞洲音樂人有刻板印象,認為他們普遍專注技巧而忽略音樂性,但是近年來國際音樂比賽亞洲人的出色表現和名次,也證明了亞裔正慢慢在全球音樂圈展露真正實力。

去年夏天,黃薏蓉跟隨紐約愛樂到台灣巡演,讓在台灣的爸媽和親戚第一次正式看到了自己作為樂團成員的演出。當時,她還跟崇拜了20年的偶像、小提琴家希拉蕊·哈恩(Hilary Hahn)同台,大呼同一時間「圓了好多個夢」。

放眼未來,黃薏蓉希望能夠先留在紐約發展,因為這座城市以及紐約愛樂樂團帶給她的工作環境,讓她的每一天都充滿新鮮和挑戰。在不久的將來,紐約愛樂會跟Netflix以及演員、導演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合作,帶來一場關於指揮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傳記電影「音樂大師(Maestro)」的視聽盛宴,也讓她十分期待。

亞裔 新英格蘭 疫情 世界OnAir

上一則

拜登假影片流竄 Meta監察委員會籲更新深偽政策

下一則

波音737艙門脫落事件 初步調查:有4個螺栓不見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