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從未訂購卻天天收到Temu包裹 芝城家庭困擾

西南航空客機突下降 距離住宅區僅160公尺 居民驚慌

南加族裔媒體反仇恨研討 亞裔生最少舉報被欺凌

加州社區組織攜手少數族裔媒體,透過創新項目、數據分析和跨界協作,多管齊下應對日益嚴重的青少年仇恨犯罪問題,也為少數族裔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提供支持。(視訊會議截圖)
加州社區組織攜手少數族裔媒體,透過創新項目、數據分析和跨界協作,多管齊下應對日益嚴重的青少年仇恨犯罪問題,也為少數族裔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提供支持。(視訊會議截圖)

針對日益嚴重的少數族裔青少年仇恨犯罪問題,南加州和內陸帝國多個少數族裔媒體代表4月18日齊聚一堂,在少數族裔媒體聯盟(Ethnic Media Services)協調下,深入討論少數族裔媒體協作,有效預防和打擊校園欺凌及仇恨犯罪;會議發現亞裔學生最少舉報自己被人欺凌。

根據EMS網站,美國心理學會最新統計指出,儘管亞裔學生遭受欺凌的比例在各族裔中最低(18%),但其中高達54%發生於課堂上,反映出亞裔社群面臨的特殊困境。相較之下,白人、黑人和拉美裔學生的受欺凌比例,分別為35%、31%和28%。此外,亞裔學生也是最不願意報告被欺凌的群體之一。

2021年一項針對美國亞裔學生的調查發現,多達80%的受訪者曾在校遭受欺凌,但只有38%向成人求助。停止仇恨亞太裔(Stop AAPI Hate)組織自2020年至2022年期間,共接獲1萬1409起反亞裔仇恨個案,雖然多數發生在公共場所,但約三分之一源自校園。

會議圍繞「青少年賦權」的話題,分享了目前服務對象面臨的主要挑戰。海濱男女童俱樂部(Oceanside Boys & Girls Clubs)代表Hillary Wheeler和Lauren表示,疫情導致青少年的社交能力和情緒調節能力大幅下降,讓欺凌問題日益嚴重。此外,文化差異和身份認同也是許多新移民家庭孩子的困擾。Somali 家庭服務組織代表Anisa Mohamed和Rachel Evans也表示,許多年輕人因為膚色和宗教信仰在學校備受歧視,回到家又因語言隔閡無法與父母有效溝通,導致自尊和認同感低落。

對此,藍心基金會(Blue Heart Foundation)推出「正念之心」(Mindful Heart)項目,針對13-17歲非裔男孩,提供正念練習、導師輔導等服務,幫助他們提升情緒管理能力、增強自信心。LGBT資源中心則開設青少年憤怒情緒管理項目,教授學生人際交往、溝通、壓力管理等技能。媒體藝術組織Outside the Lens利用攝影、影視、寫作等形式,幫助智障青少年提升表達能力,增強社會參與度。國家衝突解決中心則在全縣範圍內為中學生提供預防欺凌和歧視的培訓,幫助學生成為「挺身而出者」,營造校園歸屬感。

但要從根本上解決針對青少年仇恨犯罪問題,與會者認為還需媒體和輿論的持續關注。與會者們也認為少數族裔媒體應加大相關報導力度,揭示問題嚴重性,喚起社會關注,同時展現社區應對之道,為家庭和學校提供參考。Anisa Mohame並指出,許多難民家庭青少年飽受文化認同困擾之苦,討論心理健康仍屬禁忌,需要媒體協助破除沉默。

此外,與會者也對網路時代的媒體素養教育表示擔憂。太平洋藝術運動執行總監Alex Villafuerte表示,他們希望透過媒體藝術幫助青少年學會表達自我,培養批判性思考。阿拉伯語報紙(Al Intishar )代表Fatmeh也呼籲少數族裔青年必須了解自身權益,勇於發聲。

會議最後,與會代表們一致認同要幫助青少年在多元社會中健康成長,跨越族裔和文化隔閡,在社區、學校、家庭等各層面共同發力。國家衝突解決中心(National Conflict Resolution Center)制止仇恨項目經理Rachel Lewis也表示,他們目前正在聖地牙哥全縣開展「停止仇恨」運動,希望透過培訓幫助學生成為「正義使者」,學會換位思考,對歧視說「不」,教育工作者和家長也是重要的合作對象。

亞裔 歧視 仇恨犯罪

上一則

在好市多買金條划算嗎?

下一則

黃思義 越南難民變身數學教師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