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科技股財報拖累 史指那指創2022年來最糟單日表現

搭機訂商務艙 常會犯這4個錯誤

紐約市議員提下單前付外賣小費 華人觀望

市議員阿布魯9日表示將提案,要求外賣平台讓顧客在下單前選擇小費,而非收到外賣後。(記者范航瑜╱攝影)
市議員阿布魯9日表示將提案,要求外賣平台讓顧客在下單前選擇小費,而非收到外賣後。(記者范航瑜╱攝影)

紐約市議員阿布魯(Shaun Abreu)9日表示,將於近日提案,要求外賣平台讓顧客在下單前選擇小費,而非收到外賣後,華裔外賣郎並未對此感到特別樂觀,表示在紐約市調漲外賣郎薪資後,基本上就沒有收到過小費。

阿布魯表示,計畫在11日(周四)的市議會上提出兩項相關措施。第一項要求將小費界面恢復至結帳處,第二項要求將最低小費建議設定為訂單費用的10%。

DoorDash、Uber等外賣平台此前表示,由於人力等成本上升,平台需要向用戶收取更多費用,因此他們將小費界面移至食物送達後。

阿布魯表示,外賣平台此舉是對於外賣郎最低工資漲薪的「明顯報復」;紐約州高等法院去年年底做出裁決,要求外賣平台遵守「外賣郎最低時薪法」,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1日宣布將外賣郎的最低時薪提高至19.56元,並將於明年4月再次上調。

「國際外賣工聯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Delivery Workers)的主席聶大川此前表示,眾多外賣郎聯盟都在呼籲將小費界面調整回去;「這會導致外賣郎失去本身應該得到的一些小費,因為很多顧客在收到餐之後,會把給小費這件事給忘掉。」

華裔外賣郎夏先生並沒有對新提案感到特別樂觀,在薪資調整後,他表示自己基本沒有收到過小費了。

「新政策可能會帶來一些改變,」夏先生說,但具體效力還有待觀望。此外,夏先生也認為,提案中對於最低小費建議的部分也不適用於每一家外賣平台。「每個平台不太一樣,不一定是按照餐費比例算的。更多的是直接固定金額小費,列出數字給顧客選擇。」

紐約市消費者和工人保護局(Department of Consumer and Worker Protection)發言人桑切斯(Stephany Vasquez Sanchez)表示,外賣平台此舉使得顧客更少選擇給小費,「我們絕對不支持這些做法,我們期待出台法案,撤銷這些減少消費者選擇,並錯誤懲罰外賣郎的舉動。」

外賣郎在外賣平台中的身分近似獨立合同工,平台通常不會給他們提供健康保險等福利。他們還需自行承擔交通和車輛維護等成本。但同時,他們又與獨立合同工不同,無法決定自己的薪資。阿布魯表示,他正在起草另一項提案,將要求公司提高薪酬透明度,公開外賣郎的總在線時長、實際工作時長以及薪資。

華人外賣郎表示在薪資調整後,自己基本沒有收到過小費了。(記者范航瑜╱攝影)
華人外賣郎表示在薪資調整後,自己基本沒有收到過小費了。(記者范航瑜╱攝影)

紐約市 華裔 最低時薪

上一則

紐約老人中心嚴重不足…護理中心遍地開花 亂象叢生

下一則

一年一次最佳撿漏機會!施坦威官方庫存展銷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