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慶亞太裔傳統月 紐約首位華人女性分局長 市警表彰

報告:紐約八成高中家長 批抽籤入學制

外賣平台的漁翁之利

看似方便的外賣服務,背後卻隱藏著一種雙邊的剝削。最低薪酬法看似為外賣郎帶來了工資保障,實際上並未根本改變他們的收入狀況,更別說減輕消費者的負擔。在消費者和外賣郎為小費爭執不休時,唯有外賣平台在其中占盡了漁翁之利。

外賣平台通過將小費的責任轉嫁給消費者,與餐廳業的做法頗為相似,通過壓縮基礎工資,將成本轉移給消費者。去年通過的「外賣郎最低時薪法」,雖然表面上時薪有所提高,但外賣平台卻大幅提升服務費的費用,實質上仍然是讓消費者來承擔成本。不僅如此,在高昂的服務費之上,外賣平台甚至仍在鼓勵消費者給予額外小費,實在令人不悅。

近日有眾多外賣郎集會抗議,表示外賣應用程式頻發故障,使得不少外賣郎常常無法登入外賣平台。試想一下,如果是消費者端出現了故障,無法下單外賣,恐怕外賣平台幾小時之間就能修理完畢。但新法頒布後,眾多外賣郎突然開始無法工作,外賣平台卻長期不管不顧,可能這不僅僅是技術問題這麼簡單。同樣的工作量讓更少的騎手承擔,外賣平台又能夠從中壓縮成本。

大型科技公司不斷擴張,獲利頗豐卻仍貪婪不足。回想網際網路初期,人們對一個看似不受管制的自由空間充滿憧憬,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意識到即便是在網際網路上,也需要適當的監管。今天面對外賣等大型平台,同樣需要我們制定規則,約束其行為。

外賣郎和消費者都是大平台剝削的受害者。我們經常看到關於外賣郎與消費者間爭執不休的新聞,與其鷸蚌相爭,不如好好想想這場場鬧劇的根源。

最低時薪

上一則

紐約親子互助會 3/30舉辦復活節家庭歡樂日

下一則

市長投書╱住房危機 「上帝後花園」開放給新移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