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女接「銀行」來電 10分鐘後帳戶被鎖 5萬元沒了

西南航空機師操作不慎猛烈急降 飛機離海僅百公尺

金門大橋車流量少三成 財政吃緊

金門大橋車流量因新冠疫情變少,導致經營機構也出現財政懸崖。(Getty Images)
金門大橋車流量因新冠疫情變少,導致經營機構也出現財政懸崖。(Getty Images)

在新冠疫情爆發前,舊金山金門大橋南向收費站在任何一個工作日都有超過5萬輛汽車通過;然而,在2020年3月居家避疫令(shelter-in-place)實施的首日,灣區這條交通最壅塞的主要幹道上車輛卻稀稀落落,呈現非常不尋常的景象,從此為管理金門大橋的交通機構帶來財務厄運。

金門大橋、公路和交通局(Golden Gate Bridge, Highway and Transportation District,以下簡稱金門交通局)總經理穆里根(Denis Mulligan)說:「當時,金門大橋上的車流量一下子少了70%,對營運費用主要來自過橋費的我們而言,是一大打擊。」

三年後,金門交通局的財務狀況依然吃緊,由於通過金門大橋駛入舊金山的汽車減少,預測到2028年,金門大橋將面臨4億2300萬元的營運赤字。

根據數據,金門大橋截至5月底的車流量已恢復到疫前的85%,但主要過橋費收入來源,工作日上午5時到9時的通勤時段,仍比疫前低30%。與海灣大橋(Bay Bridge)相比,金門大橋的車流量恢復速度較慢,前者去年車流量已恢復到疫前的90%以上,部分工作日上午甚至比疫前更繁忙。

由於金門大橋過橋費占金門交通局收入的六成,讓金門交通局更容易受到遠距工作和舊金山市中心經濟衰退的影響。在灣區27家交通機構中,只有灣區捷運(BART)和經營Muni的舊金山市交通局(San Francisco Municipal Transportation Agency)未來五年的預算赤字高於金門交通局。

為了降低赤字,金門交通局削減了公車和渡輪服務,還提高了票價和過橋費。金門大橋目前過橋費為9.75元。

穆里根說:「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控制開支,以便讓我們獲得的一次性聯邦紓困金可以用久一點。但如果我們不能擴大服務,我們的資金將在幾個月內用盡。」

目前還不清楚金門交通局可以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撥出的11億元交通紓困金中獲得多少資金。

金門大橋 舊金山 紓困金

上一則

創業在美國/矽谷媽古法手作蠶絲扇 蠶絲製品創意多

下一則

創業在美國/軟體工程師轉身宅妝 成灣區最大接案量業主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