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觀望PCE物價指數 史指那指小漲 道指收跌

英王堂妹夫婿壯年突然身故 年僅45歲 皇室震驚

脫口變脫軌 「笑果」事件引發行業發展反思

北京的「笑果脫口秀」演出場地已關閉。(中新社)
北京的「笑果脫口秀」演出場地已關閉。(中新社)

一邊是脫口秀行業發展進入新風口,一邊是行業快速發展下暴露出的短板、隱患。在這個十字路口,能否重新找到「脫口勿脫軌」的前行軌道,業者和觀眾都需要暫停下來思考。

笑果文化旗下演員House(本名:李昊石)日前演出時,涉嚴重侮辱解放軍內容被警方立案調查,笑果文化被罰款1335萬餘元(人民幣,下同,約190萬美元)。

笑果文化演員House(本名:李昊石)在演出中涉侮辱解放軍,被無限期停演。(取材...
笑果文化演員House(本名:李昊石)在演出中涉侮辱解放軍,被無限期停演。(取材自中新網)

事實上,近年隨著「吐槽大會」等節目熱播,脫口秀一路火爆,爭議事件也不只House這一樁,但脫口秀票房仍在近三年大幅增長。而此次House事件,因官方罕見下重手懲戒,也引發社會及輿論對脫口秀行業發展的反思。

疫情期間 票房增逾20倍

中國的脫口秀一路以來飽受爭議。

2020年,脫口秀女王楊笠靠「男生為什麼明明看起來這麼普通,但是他卻可以那麼自信」金句出圈,卻被質疑挑起男女對立,代言工作被撤;2021年,笑果文化創辦人之一的李誕在女性內衣廣告中使用「躺贏職場」被指物化歧視女性遭罰20萬元;2022年,遼寧麥西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舉辦脫口秀調侃未成年人被罰款5萬元;2023年2月,脫口秀演員孟川個人社交媒體帳號被封禁,原因顯示為「違反相關法律法規」。

笑果文化創始人李誕。(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笑果文化創始人李誕。(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儘管如此,文匯報報導,脫口秀產業在新冠疫情期間一直保持著穩步增長的勢頭,從無人問津的小眾文化,成為發展勢頭迅猛的新興行業。包括抖音脫口秀話題播放超346億,微博「脫口秀大會」閱讀量超105億;而據公開數據顯示,從2020年到2022年,脫口秀票房從2000萬的體量擴大至4.8億,增長了超20倍。

中國的脫口秀俱樂部也從2018年的個位數增長到2021年的179家,對應的正好是「脫口秀大會」第二季、第三季播出的時間。業內人士認為,脫口秀透過屏幕輻射至線下,甚至下沉至地方。

梳理發現,如今脫口秀俱樂部幾乎覆蓋所有省分,在江蘇、廣東、四川、山東四省數量均超過10家。

要求質量 行業卻走下坡

脫口秀產業看似蓬勃,但這次,笑果卻在迎來成立10周年之前,因為一個梗狠狠摔了一跤,不僅自己付出沉重代價,也讓這個新興行業迎來前所未有的危機。在互聯網上,有不少聲音鼓吹應該關閉整個脫口秀行業。

藍鯨財經引述笑果一位前副總裁評論指出,笑果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問題,此前要麼不了了之,要麼相應付出的代價很低。笑果這次不是把House推出去斷臂求生就能過去,必須徹底的徹查和痛定思痛。

「在我看來,即使沒有這次的事件,行業也已經在走下坡。」談及脫口秀行業的現狀,文匯報引述北京一家脫口秀俱樂部主理人小Z認為,疫情、從業者水平的良莠不齊,以及觀眾對脫口秀質量要求的提升,都在加速這個市場的萎縮。

小Z說,真正懂脫口秀的觀眾對演員的要求會非常高,「目前市場上99%的線下演員是無法滿足他們的。」而現在,笑果事件讓線下審核更嚴格了,有些地方乾脆就不讓脫口秀俱樂部表演了,這的確讓行業受到了不小的打擊。尤其脫口秀在中國的崛起是笑果帶動的,笑果出現了危機,行業難免也會震一震。

魚龍混雜 欠缺培養體系

不過,針對很多人擔心笑果在北京的線下演出業務被無限期暫停後,脫口秀將沒有明天,小Z認為還是多慮了。「現在中國脫口秀是有一部分人在研究技術的,而觀眾也都能分辨出來好壞。」

至於脫口秀演員,小Z說,優秀的人依舊還是有出頭機會,反而是那些本身就很一般的人,在一輪又一輪的危機下就需要考慮如何自救,「紅利已經吃完了,剩下拚的是硬實力。」

新人阿韻認為,脫口秀的舞台並不太在乎演員的出身和專業,所以也難免出現從業人員魚龍混雜。「有時候我帶沒看過脫口秀的朋友去看線下秀,但是她們都會很失望,她們不想聽假的東西,也不想聽葷段子(即黃色笑話)。」阿韻無奈地說。

北京某脫口秀表演現場。(取材自推特/Tony Chou提供)
北京某脫口秀表演現場。(取材自推特/Tony Chou提供)

事實上,報導指出,脫口秀作為職業存在時,不僅缺乏專業的演員,而且也沒有與之對口的職業人才教育培養體系。「上海很多大廠牌設培訓班,學費1000至2000元,我也參加過,但感覺用處不大。」阿韻認為,中國脫口秀行業目前缺乏的,是有思想、有深度的高素質演員。

「脫口秀演員要打動人,必須真誠地面對觀眾,將自己的故事與思考寫下來編成段子,博眾人一笑。」資深脫口秀演員笑笑表示,有一定經驗累積的脫口秀演員,對文本尺度的把握心中有數,但不少行業新人仍需要一定時間磨煉。通常公司要提前一個月把將表演的文本發給文旅局審核,但相關審核人手並不多,很難對文本裡每一個字細細審核。

「努力不一定有用,要找對方向努力才有用。一個優秀的脫口秀演員一定要有思想,內容上也要有思辨性。」阿韻說,「我以前很懼怕在人群前說話,但是現在在台上,我覺得能把自己悲傷難過的經歷,用詼諧幽默的方式說出來,是非常酷的事情。」

調整過後 再上路會更好

 

「希望監管部門能給我們多一點的信任與包容,我們也一定會在合規合法的前提下,為老百姓帶來快樂的。」笑笑說,不希望因為某個個體,導致整個行業的式微甚至消失。

李元則對行業未來發展充滿信心:「我相信脫口秀行業經歷這次風波之後,通過調整和思考再上路,會得到更好的發展。」

脫口秀風波 凸顯習和軍方不可侵犯

中國脫口秀演員House(本名:李昊石)在演出時指野狗「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段子被控侮辱解放軍。外媒評論稱,外界普遍認為這句話是既「辱軍」,也辱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當局才以「殺一儆百」方式嚴懲,以凸顯當局樹立習近平及解放軍「神聖不可侵犯」的大旗,且對相關言論採取了愈趨嚴管嚴打的態度。

中國近年也發生多件脫口秀演員語出不當的爭議,但尤以House這次事件懲處最嚴重。中央社報導,「野狗辱軍」脫口秀風波演變至今,House已經被北京市朝陽區警方立案調查,更可能面臨「尋釁滋事」罪的指控,且今後恐無法在中國從事任何演出。

至於House所屬的「笑果文化」公司,則已被處人民幣1335萬3816元的鉅額罰款;而事件當場演出的132萬5381.6元票房則被視為「違法所得」,予以沒收,同時被暫停在北京市的演出,未來恐將擴及其他地區。

事實上,在「野狗辱軍」脫口秀風波爆發後的5月16日,中共官媒就罕見地開始大舉圍剿此事,而當天正值中國「文化大革命」爆發57周年,因此引起部分人士聯想及議論。其中有人認為,開解放軍的玩笑就被戴上「辱軍」的帽子了,這和文革有什麼兩樣?

但從此次事件目前的相關懲處看來,中國當局已藉此樹立了習近平及解放軍「神聖不可侵犯」的大旗,讓相關言論及藝文創作動輒得咎,這兩桿大旗成為不能碰的底線。

在微博上,不少年輕人曬出和朋友看脫口秀的照片。此為示意圖。(取材自微博)​
在微博上,不少年輕人曬出和朋友看脫口秀的照片。此為示意圖。(取材自微博)​

報導指出,House在脫口秀所說的「能打勝仗、作風優良」,出自習近平2013年3月在全國人大會議解放軍代表團會議上說的「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是黨在新形勢下的強軍目標」。House的脫口秀台詞引發軒然大波,也因此被普遍認為是既「辱軍」,也辱了習近平。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旅美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中國官方之所以大動干戈,是這段脫口秀實際冒犯的是習近平,因為現在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像是被他凝視過的茶杯,也要被展覽起來,那習近平講過的話及為解放軍下的定義,豈能隨便採用,更何況用在狗身上。

橫河認為,實際上中國從未真正尊重過解放軍將士。中越老山戰役陣亡的士兵,家屬幾十年都沒錢到當地掃墓,誰管過?怎麼現在會突然重視軍人了呢?這次整治脫口秀就是「殺一儆百」,表明無論官場還是娛樂界,「習近平的權威絕對不容挑戰」。

習近平 解放軍 北京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中共「三中全會」今年恐不召開 傳涉及重大改革與人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