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灣駐美代表爆採購爭議 資深外交官:俞大㵢應該不是特例

加油機刷卡處恐被安裝盜刷裝置 男子教一招五秒破解

農村老人參加低價旅行團 為何甘願被洗腦?

在北京故宮外排隊的老年團。(取材自中新周刊/東方IC圖)
在北京故宮外排隊的老年團。(取材自中新周刊/東方IC圖)

港珠澳7日遊499元人民幣(約69美元)、韶山桂林6天5晚遊399元…瞄準老人族群,低廉的價格令人心動,但此類低價團最終逃避不了額外收費及大量購物環節。為什麼老年人甘願被低價旅行團洗腦?被誆了點錢沒關係,他們在意的,只有「出去」這件事本身。

「看熱鬧啊,見世面咯」、「299元,車來接…去啊…」,小鎮上,老年人在路邊彼此招呼著:一起去「香港」旅遊。

極晝工作室報導,這個鎮成團了20個人,70歲的農民張家發是其中之一。一早,他在街頭的車站等來了大巴,裡面坐著另外兩個鎮的老人。下午2點到深圳,導遊沒安排午餐,直接帶大家去了「香港」—港深交界的中英街,街心以「界碑石」為界,須辦理通行證才能進入,也被稱作特區中的特區。

導遊收了身分證辦邊防證,很快帶他們到街上,「都是香港人在賣藥品」。他們被拉進小屋,一個人站在上面講蜂王漿多好。講了很久,張家發覺得耳朵被吵聾了,就出去接免費的熱礦泉水喝。

農村人都能辨別蜂蜜真假,張家發覺得明明知道還買,就是貪便宜。晚上住雙人間,張家發覺得是大酒店,住得好;晚餐在裡面吃,一個雞蛋、一條番薯、一個包子。第二天上午坐了海船就回來了。

老年人依然有社交需求,因此更喜歡抱團取暖,約熟人一起參團、活動;示意圖。(新華社...
老年人依然有社交需求,因此更喜歡抱團取暖,約熟人一起參團、活動;示意圖。(新華社)

★看熱鬧啊 見世面囉

報低價團的農村老人,大多六、七十歲,子女成家了。按他們的說法,完成了人生任務,趁還沒癱出去見見世面。他們一貫不記得到了哪裡,導遊說去哪兒就去哪兒。至於安全問題,「有什麼,你就跟著導遊」,張家發哈哈笑。

張家發旅遊回來挺滿意的。雖然他反應過來,他們根本不算到了香港。他一遍遍描述,海船很大、人好多,在海灘上撿了海螺。別人跳篝火晚會,他站在圈外看也有意思,「看熱鬧啊,見世面咯」。

報導稱,大概在兩、三年前,張家發所在的粵北小鎮上,開始出現專門的聯絡員,對接老人報團。徵集報名的消息發出,聯絡員就等著老人們上門,拿上現金、交身分證。老人們不會問很多,知道大概去哪裡,不用了解具體的行程,不簽合同,甚至不清楚是否有保險,就等著那天到來,提早幾個小時起床,早早到站點等車。

這些老農民沒有退休金,每月百來元「老人錢」,積蓄不多。超過70歲的李純妹報團時砍過價,說自己帶菜,每頓只要白米飯,能不能便宜點。

老年人都想出去走走,多看看這世界;示意圖。(中新社)
老年人都想出去走走,多看看這世界;示意圖。(中新社)

★關鍵自由 又可炫耀

前導遊麥苗在西北地區某省會城市,工作近十年,帶過很多老年團,「他們絕對會帶吃的」,在家裡做好的餅吃了三天,都有味道了也不扔。到了旅遊目的地,買東西也挑當地便宜的。比如到了南方買鮮筍,放在大巴上臭了,司機要扔,老人不肯,反倒罵人。

至於購物,老人也清楚套路,有自己的應對策略:不買,故意裝少一點的現金。到了桂林,李純妹一行人「被關到屋子裡,還有人守門,不讓出去」。柿餅、茶葉、玉石…不管別人怎麼推銷,她都不接話。

被騙了錢,他們將罪名首先扣在聯絡員頭上。在桂林的兩天裡,李純妹不跟聯絡員說一句話。在街上碰見,對方笑著打招呼,她板著臉點個頭,扭頭就走。

對於桂林山水,她說,「就是山咯」,跟家門口的一樣。但回到家,很多熟人問起,尤其是曾經看不起自己的人,她就不是這麼說了。她說山很高,有石壁,她坐了竹筏,還去了劉三姐唱歌的地方。她開始炫耀,自己沒被騙。

能出門,要具備很多條件,這些老年旅遊愛好者說,有錢、身體好、沒有生病的老人或老伴要照顧、子女有孝心等,都是必備的。關鍵詞是「自由」,李純妹說,每當別人聊起自己,都會有些眼紅地提起這個詞。

報導說,老年低價團存在已久,但現在競爭更激烈了。中國文旅部近期發布的「2023年第4季度全國旅行社統計調查報告」顯示,該季度全國旅行社總數為5萬6275家,比2019年同期的3萬8943家同比增長約45%。

麥苗介紹,疫情後她所在的省會城市多了很多外地導遊,因為外地旅行社不找地接了。此外,新東方等教培機構的資本也在擠入,高端遊和低端遊之間的價差越來越大。層層壓力下,小旅行社為了掙錢,只能更加踩到「土窩窩」——老年低價團裡去。 

麥苗說,旅遊其實是奢侈品,但很多老人的消費觀念沒轉過來,還是想花少的錢獲得享受。她感覺,現在低價團做得更細了,之前跨省長線遊較多,現在一、兩天的短途遊也做。為了盡量不虧本,旅遊線路是簡易版的,「不花錢就逛公園,挑不要門票的,短途的就農家樂」,吃住也不會好。但現實是,農村老年人大多時候並未簽訂合同,且會被帶到一些非正規景區,存在安全隱患。

在浙江大學旅遊研究所副所長周永廣看來,低價團的價格降無可降,頭痛的是低價團不一定違法,整治不合理低價團反而不合法。此外,老年人出遊無法清晰甄別是否為營利性團體旅遊行為,比如不是通過旅行社而是跟保險公司出遊。他認為,應該修訂「旅遊法」,跟「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打通,才能切實保障遊客的權益。

周永廣稱,今年低價團是捲土重來,因為2023年全國旅遊總人數基本恢復到2019年的九成,但旅行團的有組織接待人數只恢復到2019年的50%。簡而言之,疫情結束後旅遊火了,但跟團旅遊的人少了,自駕自助遊才是大趨勢。上述調查報告有這方面的數據,在旅行社增長的情況下,2023年第4季度國內旅遊組織僅3645.33萬人次,而2019年同期為4962.90萬人次。

低價團為了保證盈利,另一個慣常操作是要求購物。麥苗說,有老年團出發前就是「負」的,團費覆蓋不了成本,而因為法律規定不能強制購物,現在就變成了洗腦式的講課,且場所更加隱蔽。

廣東一景區提醒遊客的告示。(取材自中新周刊/視覺中國圖)
廣東一景區提醒遊客的告示。(取材自中新周刊/視覺中國圖)

★就是出去 被騙不悔

報導採訪浙江28歲的陳婷,她去年跟媽媽到蘇州、上海旅遊看到心酸一面。當老人們被保安堵住門強賣包治百病的砂鍋時,有個隔壁村的老人沒帶錢,也沒有智能手機,在洗腦師的慫恿下,他找同伴借了2000多元。回去的路上,大家笑話他不該買,他淡淡地說:「買了就買了吧,好歹是去外面看過幾眼了。」

老人們對於被騙,不太氣憤,也不後悔。陳婷團裡有老人說,錢被騙就騙了,以後在電視上看到什麼地方,還能想著這裡我也去過。「他們要的是出去」,麥苗也知道,老人有時花不花錢也無所謂,只要出去了、看到了就可以。

戶外旅行平台「小羊軍團」負責人楊軍覺得,這一代老年人的子女都不在身邊,但他們觀念中還保存著對大家庭的嚮往,所以喜歡抱團取暖,約熟人一起參團。而由於經濟、交通等條件限制,他們很多年不出門,老了有時間了就想趕緊「補課」,沒看過的就得看。

陳婷所在的團準備上課。(取材自極晝工作室/受訪者供圖)
陳婷所在的團準備上課。(取材自極晝工作室/受訪者供圖)

麥苗說,去旅遊的老人是兩種極端,一種是自己有錢,子女孝順;另一種是子女不搭理,他們想開了,出去逛逛,把這一生過完,不給孩子留下財產。

張家發出去玩不跟兒子說,「反正他們也不給錢」。但他和老伴每次都得分開,輪流出遊,因為要有人留下照顧孫子。原本他老伴也要去「香港」,但臨出發前一天,她突然發燒,身體疼,住進了醫院。

許多景點對老年人是免票開放的,圖為遊客在太原市晉祠景區門前拍照留影。(新華社)
許多景點對老年人是免票開放的,圖為遊客在太原市晉祠景區門前拍照留影。(新華社)

★逼消費、無安全保障 老年團問題層出不窮

3月,一輛來自江蘇鎮江的老年團旅遊大巴在山西高速路段發生碰撞隧道壁的交通事故,司機涉疲勞駕駛、超速等違規,造成14人死亡。4月,河北秦皇島市一處水庫下游發生翻船事故,31名遊客落水,其中12人死亡,包含參加價格「100元一日遊」的老人。事故原因為遊船超載且非法改裝,也未配備救生圈、救生衣等設備。

中央社綜合媒體報導,中國近幾年出現低價旅遊團,以較低的報團費吸引多數來自農村地區的老人,但旅途中食宿、購物、安全等問題層出不窮,讓不少年輕人於社群平台上發文表示擔心父母報名到低價旅遊團。

這種低價旅遊團從旅途一開始,導遊就會以各種名目要求再次收費。抵達觀光景點後,遊客會被帶到教室或店家,聽店員洗腦式講課叫賣商品,駝奶粉、玉器、銀器都是常見推銷產品。

此外,旅行團會請攝影師流水線式幫遊客拍照,若遊客不願購買,導遊還會指責老人「給村裡丟臉」。還有低價團被披露,因為沒有達到購物標準,導遊就不給房卡的惡劣行徑。

另外,不少旅行社沒跟遊客簽訂合約,或是沒幫遊客保旅遊險,在出事後即否認與旅客的旅遊關係,不承擔賠償責任,安全問題成了低價旅行團的一大隱憂。

法治日報引述研究旅遊市場人士分析,不合理低價團,有一部分是KB團(keepback),也稱作賭團,組團社從販賣旅遊行程給顧客中獲利,另外地接社會付費給組團社以獲得客流量。而地接社的虧損,則從遊客購物及高價自費項目中彌補。

中國科學院地理資源所旅遊研究與規畫設計中心總工程師齊曉波表示,各級文旅行政主管部門雖對違規旅行社進行整頓,但該行業的灰色利益鏈一直存在,只要不斬斷利益鏈,低價旅遊亂象就不會消失。

為了守護老年人消費安全,福建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過往曾開展老年旅遊消費體察,派出志願者透過跟團遊、自助遊對旅遊路線實地體察。

央視報導,65歲的志願者金先生以79元報名卡溜連江一日遊,一日遊行程一共包含三個景點。三個景點都是免費景點無需門票,導遊也不提供講解。

一日遊行程中會贈送一頓中餐,同時還有禮品可以領。但旅行團安排了一場時長達三個小時的駱駝奶產品推介會,一份駝奶開價是1600多元,得參加完推介會才能吃午飯。在報團時,導遊並沒有告知有推介會的存在,宣傳單上也沒有標明。

實際參與考察後,金先生指出,退休的老人在家裡時間長了,總會感覺到無聊,也很希望出去走一走,這種低價團對老年人的吸引力很大,參與的人數非常多。

香港 退休金 疫情

上一則

華為官宣:余承東職務調整 終端BG執行長變更為董事長

下一則

碧桂園2債券息無法準時支付 融創4債券本息調至12月兌付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