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搭機飛遠程 如何挑個最舒服的經濟艙位?

捲入運毒到中國詐案 佛大留學生被禁止入校3年

魯卡(一七)

從此,魯卡打消了找女老師的念頭,也沒再遇上合適的可以談談的對象。他空下來就會想起夏青萍,想起他們在一起的日子。有時也會為自己的壞脾氣後悔,可後悔也沒用。他知道自己沒有女人緣,談著、談著,就分道揚鑣了。理查德對他的數落,不無道理。他明白自己只適合與女人做朋友,而不是女朋友。

在美國不少拿到文科博士學位的海外遊子,日子過得並不光鮮。如果延期兩年畢業不算太辛酸的話,那麼畢業後找教職時的那份焦慮,不是親身經歷,根本無法體驗內心的酸甜苦辣。六年後,「非升即走」的原則,讓多少不能晉升終身教職的人黯然神傷啊!

一想到這些,魯卡就惶惶不安。晚上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假如自己六年後評不上終身教職,被掃地出門了,該怎麼辦?現實世界是殘酷的。魯卡頂替前任的這個助理教授位置,就是因為前任沒有通過終身教職評審,遭遇淘汰出局。

凌晨四點多,魯卡睡著了。睡夢裡,他做了亂七八糟的夢,但有一個情節特別清楚:他划著一條小船,太陽正在落山,夕陽美極了。他開心地放聲歌唱,忽然狂風乍起,船翻了,他掉進了河裡。

從床上「砰」一下彈跳起來,魯卡醒了。他想,怎麼會做一個翻船的夢?莫非他的中期評審將遭遇翻船?再一想,這不過是個夢而已,心裡便踏實多了。

8

春假結束,魯卡就進入輔導學生寫畢業論文的階段了。寫什麼、怎麼寫,每天都有一撥又一撥學生來問東問西。有些聰明的學生,拿著論文大綱來討論。有些不用功的學生,心裡沒譜,根本不知道寫什麼。(一七)

上一則

尋找印地安人

下一則

逆向心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