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調指逾6成紐約居民反對堵車費 需開車進市區者反對聲浪更高

時薪法生效前 加州速食店商品漲7% 全美最高

霧中巨象(二○)

一定是她心虛,刪除了所有聊天記錄。我仍不死心,回到通訊錄,挨個找類似古希臘雕像的微信頭像。既沒找到「阿波羅」,也沒發現可疑的人,看來她連微信好友也刪了。

總會留下些蛛絲馬跡。電話聯繫人、通話記錄、短信、QQ,和社交有關的我看了個遍,都沒找到我想要的。難道什麼都沒有發生,一切只是我無端的臆想?一番徒然,讓我越來越覺得自己神經過敏

為了避免過分糾結於此,周末我加了兩天班,總算把活動方案做好了。

星期一一大早,小鄭打來電話,說九點開全館幹部職工大會。我們館統共四個部門二十來人,有什麼事給主任們交代一聲,很快就能傳達到位。別說全員會,小會也很少開。

「知道說什麼嗎?」我問。

「不清楚,聽說局裡領導要來。」

「哪個領導?」

「好像是劉局。」

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會是那件事嗎?我的心跳漸漸加快,不是心慌,而是激動,看來我還是在乎的。

和我想的一樣,會議的主題,還真是有關人事。副館長的空缺終於有人填補,不是我,也不是館裡的其他主任,而是從局裡來人。文藝部和辦公室主任對調,接下來,我得去對付些瑣碎的雜事。館裡的傳統沒了,館長的希望落空,但看上去他的情緒一點不受影響,當宣讀完畢,他第一個鼓掌,臉上掛著由衷的笑。也許局裡調來的人會成長得更快,這對他而言更有所裨益。

本來就沒抱太大希望,所以也不至於太過失落。但回到辦公桌前,我還是愣神了一會兒。小鄭告訴我,館長叫我去他那兒。(二○)

微信 過敏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整個廣場屬於我(九)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