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皇后區郵件盜竊嚴重 調查結果出爐

華康會慶亞裔月 羊頭灣警籲小心身分盜竊

霧中巨象(一一)

對於這個曾經曼妙的身體,我對她的熟悉程度遠勝於自己,此時此刻卻覺得無比生疏。也許是她枯萎得太快、也許是時間收割完了我的激情,每次潦草的碰撞,都帶有敷衍的情緒。這兩個月以來,我們達成默契,連應付也省掉了。

我靜靜地躺著,細心關注她呼吸的節奏。過了一會兒,確定她已經睡熟,我又將手伸過去,不偏不倚剛好夠到她的手機。黑暗中,我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抓住她的手,一個指頭、一個指頭地嘗試指紋解鎖。

不知是我太緊張導致方法不對,還是她根本就沒有設置指紋,一通操作下來,我滿頭大汗、心臟狂跳,手機卻跟她一樣,睡得死沉沉的。唯一的辦法就只有人臉識別了。我將手機屏正對著她的臉,手機毫無反應。難道是光線太暗?我打開自己手機的手電筒功能,滑動她的手機螢幕,還是無果。

突然,她皺了皺眉,換了個背對我的睡姿。我趕緊關掉手電筒,輕輕把她的手機放回原處。我重新躺下,深吸了幾口氣,心跳久久不能平復。

我想到我們的婚姻。外人眼中,也許我們看上去還不錯。但究竟如何,關上門只有我們各人知道。如果要我自己來形容,那可真是一言難盡。我常以為一切過錯都是時間,是時間削弱了我們的感情。其實不然,兩個原本毫無瓜葛的人,因為幾場體液交換的遊戲,就以為是海誓山盟,急不可耐地組成家庭,本身就不夠堅固。何況我們都越來越缺乏情趣,生活得越來越枯燥乏味,這岌岌可危的婚姻,總會有燃盡的一天。

我想到我們的未來。要是能一直這麼風平浪靜地過下去,好像對誰都不會產生傷害。(一一)

人臉識別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水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