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報告曝「北韓生產病毒和細菌」 研發毒筆傳播致命疾病

北京半馬奪冠者何杰遭調查 非洲選手自稱「領跑員」

感今懷昔話郵輪

趕在冬季來臨之前,九月底我們登上了去阿拉斯加的郵輪。對西雅圖的居民來說特別方便,在市區的六十六號郵輪專用碼頭即可直接上船。從檢查證件、登記上船、報名參加船上各項活動,都可在網上進行,這樣大幅縮短了以往上千人排隊、逐一查證登船的時間。

我們的郵輪是一艘超過二十年的老船,所載的遊客不超過二千人,與近年來新建的大型郵輪相比,這算是個中小型郵輪了。郵輪總共有十二層,包括六個餐廳二個Buffet吧,其他有賭場、禮品店、照相館、劇場、圖書館、泳池以及咖啡吧等,除了沒有新穎的遊樂設施外,其他該有的設施都有了。一千九百多位遊客在這十天的航行中,不是在餐廳見面,就是在各層甲板上打照面。

大海還是那麼深不見底,晨曦下的天空光燦亮麗,夕陽在海面下沉時的暮色迷幻莫測。遠處高山上的冰川,在陽光下閃發出神祕光彩,阿拉斯加真是一方奇妙的世界。

每天用餐的時間一到,各處遊客湧向餐廳,大家有序地取盆選菜。食物的品種多樣而且豐富,冷熱都有各取所愛。遊客穿梭於餐桌間相視而笑,你謙我讓一派歡愉景象。

這是在疫情後我們首次上船,比照四年前幾次乘坐郵輪的經驗來看,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前在各種媒體上常聽到,如今社會已進入了Ageing Society高齡化的時代,那時只是一個數據百分比的概念。

這次綜觀船上的遊客百態,確實可以感受到老齡化的勢態,遊客中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屬於senior citizen的老年男女,而其中有相當一部分還是oversized的,體態豐腴、啤酒肚型的也不在少數。另外一個現象是,有不少的殘障人士遊客使用手動或電動輪椅,這在以前絕無僅有。現在船上鮮有中青年的情侶或小家庭全員的遊客,這和疫情前的情況大不相同。

這是我們第二次乘船遊阿拉斯加,與一九九九年我們第一次的阿拉斯加旅遊相比,有相當大的不同。那是我們第一次的郵輪旅行,根據當年上船指導手冊,要求帶上至少一套正裝並有不少細節指示。初次上船的種種新奇細節,至今尚未忘卻,登上舷梯前攝影師必先為你留影,航行中抵岸下船後又有攝影師在岸上恭候,為你留下到此一遊的影像。航行中有某日安排與船長見面,在大廳前遊客可要求與船長合影等等。

餐飲方面是按貴賓式的招待要求與擺式,早餐就有供應生鮮魚蝦等,晚餐可自選餐廳,點餐的品項多而精美。大家衣冠整齊正襟入座,侍者彬彬有禮一派隆重。記得最後一天的告別宴,當主菜端上時,侍者邊歌邊唱奉盆上桌,一時彩燈齊亮,歡樂的氣氛嗨到高潮。

再說自然景觀的變化更是令人痛惜,船駛入冰川灣國家公園(Glacier Bay)時,以前湛藍一片的冰山幾乎已蕩然無存了,海面上漂流著大大小小的冰塊,地球暖化的現實就呈現在眼前。拿出二十年前所拍攝的冰山照片,對比現今的景象,讓人揪心不已。

如今郵輪旅行已大大普及,郵輪愈造愈大,載客四、五千人的大船也不鮮見。郵輪公司間競爭激烈,遊客的選擇更多,船票的價格也更加大眾化,遊客上船的穿著不受限,短褲、棒球帽、拖鞋均可,都可無拘無束地在船上各處走動。

飲食方面是朝著快餐店模式發展,種類多樣豐富,漢堡、熱狗、薯條、冰淇淋採取全天候無限量供應,水果、飲料也有多種選擇,但想要品嘗海鮮壽司等美食,要到額外付費的餐廳。總之,遊船從貴賓化到平民化是一個明顯的趨勢。對老年公民而言,乘郵輪旅遊仍是一種既方便又實惠的選擇。

郵輪 疫情 冰川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我和Louie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