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財務顧問示警 手機數位支付勿綁銀行帳戶「恐數秒就被盜光」

區域緊張局勢升高 美舉行環太平洋軍演 日菲等29國參加

泰山石敢當

童年時有一個很深的印象,是我家大門前,立有一塊高高的長方石碑,上刻鑿五個大字「泰山石敢當」。我不解其意,感覺挺神祕,就問爺爺,爺爺說,在大門前路口立這個石碑,能消災避邪,保佑全家平安;這個石碑還是爺爺父親、也是我曾祖早年立下的。

爺爺接著就給我講了一段關於石碑和我家早年的有趣故事。

我家是闖關東過來的,住到這個靠海的小村莊,家無寸土,只能靠趕海為生。起先在別人船上給人當把頭,到曾祖這一輩,才有了自家的一條船。那年月沒有什麼天氣預報,趕海是要冒著生命危險,「趕船趕船,命在桅上懸 」,但凡有別的活路,是不去趕海的。

曾祖有一年秋天出海,就遇上大風暴,海裡翻船無數,我們莊就有兩家遭了難,死了人,連屍首也沒找到,只能在海邊沙灘上埋一個衣冠塚。我家的船卻幸得脫險,爺爺說,是因為曾祖的船裡有一塊壓艙石,這塊壓艙石,就是一塊泰山石,這泰山石是曾祖在煙台漁碼頭結交的一個泰安朋友送他的。那天船一上岸,曾祖就對那塊泰山石連磕九個響頭。

到第二年,黃花魚市去煙台打魚,曾祖就找了那個朋友到泰安石坊,請了一塊「泰山石敢當」石碑,立在自家大門前。

我稍大後,發現村裡別處還立有幾個「泰山石敢當」石碑,鄰村也見有這樣的石碑。「泰山石敢當」是我們遼南農村的一種文化習俗。這種文化習俗由來已久,淵源深厚。

古人認為萬物有靈,自古就有靈石崇拜習俗,宋代曾在地下發現唐代一塊石頭,刻有「石敢當、壓災殃」字樣,表明很早就有「石敢當」這一說法,並在明清朝代很流行。「泰山石敢當」正是「石敢當」的傳承和發展,是東岳崇拜與靈石崇拜的結合。

東岳即泰山,是五岳之首。據說補天的女媧死後,頭顱化作東岳,四肢化為其餘四岳,東岳更具神性。古語有:「泰山安,則四海皆安」,歷史上又有秦皇漢武等歷朝皇帝登臨泰山封禪祭天,泰山就更顯神聖,也使人們對「泰山石敢當」愈加信仰。「泰山石敢當」這一文化習俗先是在中國北方流行,後又傳到江南各地,甚至傳至海外東南亞各國,凡有華人的地方,就能見到 「泰山石敢當」。「泰山石敢當」已成為中國人的平安符和保護神,它寄託著百姓們對生活的良好願望,也體現了中華民族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創造力。

爺爺說,自立了「泰山石敢當」後,我家海上作業就一帆風順,家業漸漸興旺,最後養到四艘大船,還在海邊蓋起一排網鋪房。但曾祖飽經風浪,有見識有主意,知道見好就收,就在他臨近晚年,海市也正紅火,曾祖就把漁船和網鋪全部盤給別人,買了十幾畝地,讓家人脫離了海上風浪營生,以耕讀為業了。爺爺說,曾祖為我們家立大功,但臨終時,他只提出一個要求:把那塊壓艙石放到他棺木裡隨葬。

我還記得,每到過年春節,爺爺都會寫一副大紅紙對聯「出門見喜,國泰民安」,要我貼到大門前的「泰山石敢當」上,中間還要貼一個大紅福字。隨後爺爺又要和我在石碑前,燃放一大長掛千字頭紅鞭炮,劈劈啪啪炸響後,紅紅的碎紙屑灑滿石碑台座和周圍,空氣中還有一股好聞的火藥味。

但守護我家幾輩的「泰山石敢當」,卻在文革浩劫時,隨著我家的被抄,也沒有擺脫毀滅的命運,被推倒砸碎,丟到垃圾堆裡。村裡其餘幾個石碑也沒得倖免。

但中華傳統文化富有強大的生命力,屢經災難,仍源遠流長,正如泰山石般堅韌,雖經文革摧殘,「泰山石敢當」也不會絕跡。「禮失而求諸野」,在我家鄉的東部山區還見有這種石碑在,文革後我也到過西北中原三秦鄉下,仍可見到「泰山石敢當」挺立在那裡。二○○六年,「泰山石敢當」文化習俗,已正式列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受到保護。曾祖和祖父的在天之靈,一定會感到欣慰和高興。

文革過後,父親曾去尋找過被砸碎的泰山碑石塊,幾經努力,但渺無蹤跡,頗為失望。

八○年代初,父親知道我要去山東濟南出差,就囑告我要登登泰山,並一定要給他帶一塊泰山石回來。我登了泰山,還在玉皇頂觀看了泰山日出,當然我不會忘記給父親帶回一塊泰山石,還給老父購了一支泰山木手杖。我帶回的這塊拳大的泰山石,老父親一直擺在炕床對面的座鐘旁。老父九十六歲作古,我亦將這塊泰山石,隨著父親的骨灰盒一起,放置在碑墓中,以陪伴他老人家靈魂永遠安寧。

東南亞 華人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水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