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屋崙市長前幕僚長爆離職內幕:指責盛桃男友 被勒令沉默

又是波音 擋風玻璃4萬英尺高空突「多處破裂」乘客機組人員全嚇壞

Liminal Deja vu似識閾限(下)

3

州際公路開了近一小時才遇到迎面而來的車,讓我想起在台灣北橫背包之旅,朋友也剛好以反方向騎行,我們不確定何時能遇到彼此,只知兩人會在這條路的某處交會。

美國,一個舉目無親的廣袤天地,在這裡不再會有故人與我不期而遇,蒼茫的景色有點像堅硬岩石形成的百岳峰頂。在這,遠方等著我的是公司積木般的廠房,它在巨壩附近,遠離所有生活機能之處,鄰近的設施只有靶場。帶隊來的前輩主管說,竹科和南科剛設立時,連綿的農田,挖出五千年大量古文物的土地,美國新廠儼然是當時的的Deja vu。

當然他沒使用這詞,是我心中同步口譯,「也許這就是公司答應設廠的原因吧。」我自言自語,第一次聽到內部會議,亞利桑那,不正是那聞名的鳳凰城所在地?台灣男孩通常因職業籃球聽聞此城,能取得工作簽證,又可在繁華的鳳凰城生活,辦公室與無塵室溢流的耳語如雨水,由高層的旨意降下,在層層階級間不斷流傳後,最終那顆水珠摻入了無數雜質。

美國西南部之間的路線極其單純,景色是影展紀錄片無限輸出的長鏡頭。在台灣,管制的部分山區才保有純然之靜,只在日出前,八方挑染湖水藍之時刻,與日暮萬籟即將撞擊漆黑之際,能體驗外在難得全然的寧靜。寧靜如超高速攝影中的水滴,撞擊水面剎那尚未破碎灑濺,水面卻已因積蓄的力量而起皺。這樣的剎那,在台灣極其奢侈,但在新墨西哥到亞利桑那這段路卻比一元硬幣還要廉價。

我的閾限在公路無盡延伸,延伸到有天在廉價公路旅館的床上,我突然不想待在陰暗的房間角落,想去酒吧,看看那些有生氣的眼眸,聽聽眼眸深處的聲腔,歡迎的,歧視的,瑣碎的,怎樣都好,我只覺得再不抓點聲音氣味塗在我的臉頰,我的閾限之堡反而行將出現多道裂縫。

看著行事曆,假期將要結束,我彷彿又聽到無塵室的閾限裡,機台在層層隔離下運轉。只看表面,晶片廠是多麼平靜,也許因而更適合美國遼闊的大沙漠。那顆凝結於西南太平洋高空的水珠降下,經過冰河孑遺蠑螈,箭竹,水庫,自來水管,逆滲透,水珠篩濾無數雜質,主管胸有成竹地說,清洗晶圓的用水比地球上99%人類的飲用水還純淨。

多年發展,台灣的科學園區逐漸與與民宅比鄰,吞噬了巨量的水電能源,吐出來的是一片報價僅三千元的超精密工藝,盯著公司配發筆電螢幕七彩標示的QC Flow,我常常想,晶片的效率如此驚人,但藉由它,人類能拓荒幾何知識與情感的閾限?

遠離充斥金權遊戲的東岸,迴巡美國西南部的草莽,摩撫著Adobe的粗礪土屋牆面,內心瞬間昭然,我還懷有七匹狼那般的拓荒精神,幻想自己的靴子後方仍有亮晃晃的馬刺,即使實際上我的座騎是輛自排的喜美皮卡。

想像中的美國生活:由必備的獨棟庭園別墅展開,駛離如茵的綠草,到碩大的豪華體育館享受刺激籃球賽,結束後去大賣場扛回便宜美味的牛肉和豬肋排,同事們一起烤肉野宴。我又聽到熱切討論的主管微笑經過,用力拍我肩膀表示喜歡就要從速。

我躺在窗明几淨的醫院,似乎仍然經歷了某種不得不麻醉的手術或檢驗,我的退麻幻覺強烈到難以分清楚,眼前一切是純然閾限或似曾相識。(下)

晶片 工作簽證 墨西哥

上一則

曼哈頓沙灘的細紋方蟹

下一則

在撒哈拉騎駱駝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