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酷暑延續 紐約4成納涼中心「六月節」閉門

堵車費停徵 MTA停建新地鐵線

娛樂/「沙丘3」將完結 改編宮鬥挑戰大

保羅(左)和荃妮(右)的愛情走向在「沙丘3」中或許更有辛辣張力。(取材自IMDb)
保羅(左)和荃妮(右)的愛情走向在「沙丘3」中或許更有辛辣張力。(取材自IMDb)

科幻名片「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自編自導的最新大作「沙丘2」(Dune: Part Two)全球熱賣,截至4月3日,全球票房已達6.28億美元。丹尼維勒納夫據傳已著手創作「沙丘3」的劇本,片名暫定「沙丘:彌賽亞」(Dune Messiah)。結合現有資訊推測,第三部的故事將圍繞宮廷陰謀哲學展開,但將面臨最大的挑戰:缺少前兩集史詩般的人物關係和動作場景後,如何在大銀幕將故事講得好看。

「沙丘」系列電影改編自法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創作的同名鉅作,講述控制著珍貴香料資源的亞崔迪(Atreides)家族在遭遇背叛後,由人氣男星「甜茶」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飾演的繼承人保羅(Paul Atreides),決定接受命運的指引,保衛自己的家族和人民的故事。

2021年上映的首部曲和今年熱映的「沙丘2」,展示的內容大概只涉及原著六部小說的第一部,據說「沙丘3」將改編原著故事的第二集「沙丘救世主」,該名稱源自有預言能力的保羅被香料星球原住民弗瑞曼人(Fremen)奉為「先知救世主」、「彌賽亞」。

法蘭克赫伯特於1965年至1985年一共創作了「沙丘」系列六部小說,其不僅是一部科幻經典,更是一部對人性、權力、生態等議題的深刻探討。小說反映出現實世界中存在的種種問題,如資源爭奪、權力鬥爭、生態破壞等,富有深刻社會意義。但許多書迷都不否認,第一集小說相對精采,後續的故事無法達到同樣的戲劇性高度。導演維勒納夫也說過,原著後續的系列變得愈來愈「深奧」,因此他只想改到小說第二部為止,「沙丘3」將是他創作的最後一部「沙丘」電影。

「如果我能成功拍出三部曲,那將是兒時夢想成真,」維勒納夫受訪時說,「『沙丘3』是對人們將保羅視為英雄這一事實的各種回應,而這一切並不是保羅想做的。我的改編更接近保羅的觀點,這實際上是一個寓言式警告。」

「沙丘」系列導演導演丹尼維勒納夫被譽為「科幻電影新教父」。(取材自IMDb)
「沙丘」系列導演導演丹尼維勒納夫被譽為「科幻電影新教父」。(取材自IMDb)

對於現年56歲的導演丹尼維勒納夫來說,他深知保留原著精神的重要性,他強調:「身為電影導演,我試著盡可能地隱形。我盡力保留原著中的詩意、氛圍、色彩、氣味,以及我讀這本書時所感受到的一切,我已經盡力了。」

科幻電影新教父

丹尼維勒納夫因執導「銀翼殺手2049」、「異星入境」(Arrival,又譯「降臨」)、「沙丘」系列而被譽為「科幻電影新教父」,他醉心於拍攝科幻片,將「沙丘」拍成電影更是他12歲時就有的夢想。「沙丘2」除了票房表現驚人,口碑評分也居高不下,爛番茄新鮮度一度高達98%,遠超三年前上映並拿下六項奧斯卡大獎的前作,有外媒稱讚為「巨大的,令人驚嘆的奇蹟」。

2017年電影「銀翼殺手2049」海報。(取材自IMDb)
2017年電影「銀翼殺手2049」海報。(取材自IMDb)

丹尼維勒納夫認為這部小說最酷的地方之一是主角騎沙蟲的橋段,「讀是一回事,看電影又是另一回事,我必須要在大銀幕上定義和創建如何騎沙蟲的方法和技術。」因此他親自編寫並繪製了駕馭方法,向工作人員解釋弗雷曼人是如何騎在沙蟲上,讓它看起來盡可能真實。「另外,我想在真實的陽光下,在一個看起來像蟲子的結構上進行拍攝,我們劇組花幾個月反覆試驗,才拍出了這樣的效果,它比我過去拍過的特效片段都要複雜得多。」

他說,拍攝「沙丘」系列是導演生涯中首次重新審視一個宇宙,求新求變的他要求「沙丘2」所有的場景都是新的,因此需要重新設計片中新的交通工具和新的環境。他形容劇組的創造力令他大為驚嘆,「他們為『沙丘2』所帶來的新設計元素讓我大吃一驚,其中我最喜歡一個設定就是『飛鳥穴』,洞穴雕刻在岩石上,可供鳥兒築巢,這就像是弗雷曼人的避難所,我覺得非常有詩意,也是我見過的最美的場景之一。」

相較於第一部,主角保羅的心理變化在「沙丘2」中更為複雜,「甜茶」提摩西夏勒梅一直是維勒納夫心目中扮演男主角的演員首選:「他有著貴族般的特質,你能從他的眼神中感受到強烈的智慧,而且他在銀幕上看起來非常年輕,我需要他的年輕、坦率、脆弱,他就是那個在身份中掙扎、試圖找到自身位置的年輕人。」

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前左)和男主角提摩西夏勒梅(前右)在「沙丘2」拍攝現場。(取材...
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前左)和男主角提摩西夏勒梅(前右)在「沙丘2」拍攝現場。(取材自豆瓣電影)

丹尼維勒納夫對於再次與他合作非常感動,「他變得更有自信了,身為男主角,提摩西學習如何在這樣一部大製作中找到自己的表演重心,我為他在鏡頭前有力的變化而感到非常自豪。他塑造的保羅,讓我看到了一個男孩到一個黑暗人物的演變,他無時無刻都在打動我。」同時,他同樣盛讚女主角千黛亞(Zendaya)的表現,丹尼維勒納夫說:「她是一位令人驚嘆、震撼、令人難以置信的演員,能用極少的戲分表達出無比豐富的情感。她的演技非常精準,充滿力量。」

貼近原著 娛樂性將大減

如果結合原著「沙丘救世主」和現有劇情,來猜測電影「沙丘:彌賽亞」,故事發展將設定在「沙丘2」結束的12年後,講述皇帝保羅的統治生活,以及他與佛蘿倫絲普伊(Florence Pugh)飾演的妻子伊若琅公主(Princess Irulan)和千黛亞飾演的妃子荃妮(Chani)的關係。保羅在前兩部電影中所擔心的暴力聖戰,如今已經煙消雲散,他正在努力應對一個推翻他皇帝地位的陰謀,同時希望能生下一個繼承人。這個故事主要集中在幾個家族展開的宮廷鬥爭上,感覺像是「電視版」的沙丘,而不是「電影版」的沙丘。

「沙丘2」初登場的伊若琅公主將在下一集扮演關鍵角色。(取材自IMDb)
「沙丘2」初登場的伊若琅公主將在下一集扮演關鍵角色。(取材自IMDb)

另外,小說後續的故事也缺少像「沙丘2」中,由奧斯汀巴特勒(Austin Butler)飾演的大反菲得-羅薩(Feyd-Rautha)來推動敘事,而蒙上「先知」、「彌賽亞」外衣的保羅在「神性」與「人性」之間的懷疑與掙扎,都將放大劇情上的「非娛樂化」。

維勒納夫只有打破原著的保守敘事,用自己擅長的瑰麗視角和哲學思辨來進行二次創作,才能將「沙丘」這部「講述失敗者的史詩」在大銀幕上轉化成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奇幻世界。畢竟「沙丘」系列與其說是一部科幻電影,不如說是一場基於科幻元素的宗教政治的未來世界猜想。

可以看出,維勒納夫目前在「沙丘」系列改編上一直非常忠實於原著,他改編的方法是找到角色和故事的精華,然後刪除其餘部分,而不是做出重大改變。但「沙丘3」卻面臨一個有趣的創作困境:改編得愈忠實,故事就愈不可能在銀幕上引人注目,導致這部電影的娛樂性不能與前兩部相比。

但這並不是暗示「沙丘3」一定會變弱、不好看,畢竟前兩部電影已成功展現精采敘事技巧和視效震撼。相對於氾濫的「超級英雄」電影視效轟炸,維勒納夫在特效的運用上可以用「克制但雋永」來形容,而他在片中對音樂和光線魔術般地運用,更令影片獨具藝術魅力。

「沙丘2」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在片中對光線的運用出神入化。(取材自豆瓣電影)
「沙丘2」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在片中對光線的運用出神入化。(取材自豆瓣電影)

況且,還有很多布下的棋子沒有發威,比如傑森摩莫亞(Jason Momoa)飾演的鄧肯(Duncan)如何「復活」、伊若琅公主逐漸黑化等,這些閃光元素都在等待發揚光大。維勒納夫和劇本創作團隊堅信,為了將「沙丘3」的續篇地位提升到像「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Return of the King)的爽度,而非「教父3」(The Godfather Part III)那種刻意營造的高度。「沙丘3」需要表現一定程度的適應、靈活和創造性,將原著中對宿命論和時間秩序的窺探、對宗教與科技的解構等,合理地用鏡頭語言加以藝術解析。

其實「沙丘2」中荃妮的人設相對於原著的逆來順受,在片中被改編得較符合現代人美學。她個性更獨立,當她看破保羅假死復生的「神棍」行徑後隨手賞出耳光、結尾她唾棄保羅為了政治利益聯姻而不顧她感受的行為憤而離去等,絕對會令「沙丘3」在愛情戲分上充滿辛辣張力。

(取材自新京報)

原住民 奧斯卡 棄保

上一則

旅遊/羅馬尼亞 探吸血鬼城堡

下一則

養生/常用這3種好油 吃美食不怕胖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