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明將召集G7會議 伊朗宣布「已結束」對以色列攻擊

不想付撫養費…喬州男將汽車防凍劑混入母奶 企圖毒死女兒

人物/64歲學飛行 3年拿3執照

趙丹峰64歲開始學開飛機,三年連跳三級,獲得商業飛行執照。(趙丹峰提供)
趙丹峰64歲開始學開飛機,三年連跳三級,獲得商業飛行執照。(趙丹峰提供)

南加州飛行俱樂部最近傳出一段美談,一位飛行愛好者年過六旬開始學開飛機,三年過關斬將,連獲私人飛機、儀器飛航、商業飛機三級空考執照,以高齡之姿在南加華人圈和亞裔初學飛機極罕見,67歲成為名副其實「空中飛人」,羡煞旁人。

維多維爾(victorville)的華裔趙丹峰(David),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第一批飛行員和中國援朝戰爭戰鬥英雄趙寶桐的兒子。不過父親生前一直不鼓勵寶貝兒子學習飛行,直到疫情期間,趙丹峰才開始放飛夢想,翺翔藍天。

1986年從中國公派來美,趙丹峰起初在一家飛機發動機公司工作,後一度回中國發展,又赴美完成工商管理碩士(MBA)學習,負責亞洲地區的銷售;他曾在數個公司工作,職位從地區經理做到總監和總經理。

飛官之子 翱翔天際上癮

「如果不是疫情丟掉工作,而且自己決心要幹到70歲,也許這一輩子都不會學飛,」趙丹峰說,他本來也只是想試一下飛行,看看自己駕駛飛機從空中俯瞰大地是什麼樣子,沒想到一試就上了癮。趙丹峰從最初級的「私人飛機駕駛員執照」(PPL,Private Pilot License)開始,沒想到一開始就有諸多挑戰。

飛行語言中的ABC和常規英文完全不同。A,稱為Alpher;B,Bravo;C,Charles;D,Delta;P,Papa。每一課都是全新體驗和學習,身心並用,全力以赴。

順利通過PPL(Private Pilot License,私人飛行執照),David趙很快就飛上了藍天,但他的理想絕不僅是駕駛單引擎飛機。他很快又開始學習「儀器飛航」 (Instrument Rating,簡稱 IR),也就是在肉眼完全看不到機位狀況的環境下飛行,比如陰天、下雨、濃雲,或突然遭遇冰雹或雷電天氣,依靠儀表盤數據以及塔台的空中指令,完成飛機起飛、飛行及降落等操作。

順利通過商照開始,獲得商業飛行執照。(趙丹峰提供)
順利通過商照開始,獲得商業飛行執照。(趙丹峰提供)

這一級,也難不到趙丹峰。兩年連獲兩級飛行執照後,他的學習熱情更加高漲,和飛行發燒友們聊天,才知道還有更高級的玩法,要進入航空公司或成為職業飛行員,至少還要通過商業飛行考試,獲得「商用駕駛員執照」(Commercial Pilot Licence,簡稱CPL)。不久前,趙丹峰再次如願以償,給自己的67歲賺到最珍貴的生日禮物。

趙丹峰解釋,獲得商業飛行執照,意味著打開了通向商業航空公司飛行員的大門。商業航空公司通常分為兩種,一種是例如聯合航空、西南航空等大型客運和貨運航空公司,另一種則是公務機租賃及私人包機服務的航空公司,他們都需要雇用飛行員。大型商業航空公司飛行員最高年齡限制為65歲,公務機及私人包機飛行員,則通常不設年齡限制,曾有飛行教練直到99歲生日,還在飛行教學崗位上。

趙丹峰說,疫情三年打破了人們生活的許多常態,他則實現了自己念想了一甲子的美夢。他的總結是:開飛機,第一沒那麼神祕;第二沒有那麼危險;三沒有那麼高端;四沒那麼複雜。

他說,父親開半輩子飛機,在朝鮮戰場出生入死,後半輩子則教書育人,為中國培養飛行員。但他生前卻一直不鼓勵自己的孩子學飛行,於是把飛行說得特別神祕,哪個飛機出事了,哪個飛行員摔了,更是父親時常提醒兒子飛行危險的佐證。他形容說:「確實把我嚇著了!」

家人反對 受眼疾友激勵

趙丹峰說,其實不僅父親不鼓勵,他的太太也不鼓勵,家裡最親密的人都不鼓勵去飛行,趙丹峰的夢想就是這樣從30歲推到40歲,從40歲推出50歲,都一直沒有能夠得到實現。60歲,趙丹峰開始暗暗下決心,不能讓自己的生命留下遺憾,怎麼都得試一把。

趙丹峰說,最終是一個人的勵志故事激勵了他。趙丹峰住在內陸地區Temecula的一位友人,原來是美國公司派到上海工作的高管,人到中年開始學開飛機。中年開飛機不奇怪,但奇怪的是這名友人患有相當嚴重眼疾,一半視力幾乎為零。但憑藉不懈的堅持和頑强毅力,友人居然拿下飛行執照,自駕飛機在天空中暢遊。

聽到趙丹峰的故事後,機長邀請他坐上機長座合影。(趙丹峰提供)
聽到趙丹峰的故事後,機長邀請他坐上機長座合影。(趙丹峰提供)

而洛杉磯「希望之城」醫院一位曾被評為全國最佳的急診科主任,工作之餘迷上開飛機20多年,最終決定放棄全職的醫師工作,並以最快速度拿到相關執照,最終去飛波音747,成為身兼醫師與飛行員兩職的商業機飛行員;不飛的時候則為病人遠程看病,兩份工作游刃有餘。

趙丹峰說,他現在駕駛的是自己多年前購買的Cirrus SR22,具有整機降落傘,萬一發動機失靈,可以連人帶機安全降下來。即便如此,他每次飛行還是兩人出行,再增安全係數。當年反對他飛行、每次駕機都為他提心吊膽的太太,如今也經常和他一起飛。

趙太太表示,不擔心是假的,每次從先生上飛機那一刻起,一顆心就提到嗓子眼,直到他的飛行定位落了地,才放下心來。

趙丹峰駕駛自己的飛機,從洛杉磯飛抵亞利桑納大峽谷。(趙丹峰提供)
趙丹峰駕駛自己的飛機,從洛杉磯飛抵亞利桑納大峽谷。(趙丹峰提供)

疫情 南加 華人

上一則

報稅季節/我莫名欠稅2.6萬? 竟是社安號被盜

下一則

人物/開飛機學費不便宜 燒錢養興趣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