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調指逾6成紐約居民反對堵車費 需開車進市區者反對聲浪更高

時薪法生效前 加州速食店商品漲7% 全美最高

創辦YouTube 陳士駿鼓勵亞裔追夢矽谷

陳士駿想給孩子各種機會,啟發熱情,圖為他與妻兒。(陳士駿提供)
陳士駿想給孩子各種機會,啟發熱情,圖為他與妻兒。(陳士駿提供)

YouTube共同創辦人,矽谷網路創業名人陳士駿(Steve Chen),八歲隨父母移民美國;2019年,他41歲,他再回到台灣。不同的是,前次與弟弟是全校「唯二」亞裔,這回則是故鄉的親切感。父母重視教育,美國的多元自由造就了他。而他攜妻兒返台定居,除了因緣巧合,看中的也是教育,讓孩子學習語言、文化,接受挑戰,培養國際觀,面對未來的世界。

影片來源:世界新聞網

陳士駿與YouTube,是美國許多華裔父母用來鼓勵子女的成功典範。陳士駿也希望用自己的故事、經驗、人脈,啟發台灣年輕人追夢,推動新創產業。2005年YouTube上線至今,跨越各種界線,成為網路影音平台之首。再次出發,他積極串連矽谷亞裔企業家與台灣,也有如搭起一座座通往機會的橋梁。

003陳士駿與父母陳嘉慰、嚴以慈及弟弟陳士齊。(陳士駿提供)
003陳士駿與父母陳嘉慰、嚴以慈及弟弟陳士齊。(陳士駿提供)

父母鼓勵獨立 自學電腦群聊

父母陳嘉慰、嚴以慈的家庭分別來自上海、福建;陳士駿在台北出生,父親當時在台灣一家英國貿易公司工作,1986年被派至芝加哥負責設立分公司。一家人落腳芝加哥郊區的Prospect Heights,是社區唯一亞裔家庭。開始上學後,全校只有他和弟弟兩名外國學生,幸運受老師全心關注,很快跟上進度,也交了新朋友。

父親工作忙碌,母親在台灣是會計,來美後以照顧家庭為主,英文能力有限,只能指導他們數學,兄弟倆很早就進入數學資優班,後來並就讀以數學科學見長的寄宿高中 Illinois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Academy。

陳士駿感激父母給了他最好的教育機會、培養獨立個性及主動學習。母親常陪兩兄弟在社區圖書館看書,父親則在他四年級時,為他買了電腦,讓他自學如何使用。他還記得,那是一部Apple II電腦,當時的感受其實與現在相去無幾,視電腦為畫布,著迷透過程式無中生有的樂趣。讀高中時,比許多人早接觸到網路,電郵、網上與人群聊,像是打開一扇通往世界的門,有各種可能,之後並進入香檳伊利諾伊大學,主修電腦。

小兩歲的弟弟陳士齊 ,與他讀同一所高中,畢業於西北大學等校,後來當醫生。陳士駿坦言,弟弟的確比較像父母心中的好學生。至於他,則在大四那年,選擇休學,至矽谷逐夢。

陳士駿與Youtube另一創辦人Chad Hurley。(陳士駿提供)
陳士駿與Youtube另一創辦人Chad Hurley。(陳士駿提供)

矽谷創業浪潮 休學搶得先機

陳士駿習慣自己做重要決定。他回憶,1999年矽谷創業風正盛,他的許多高中、大學校友移居該地。他與網路支付公司Paypal前身Confinity 共同創辦人、兩年前從香檳伊大畢業的Max Levchin討論後,覺得若再等幾個月畢業可能錯失機會;於是搬至矽谷,並把自己所有的錢投入該公司,當時他並未與父母討論,而是簡單告知,最壞情況就回學校完成學業。結果之後20年,他幾乎全待在矽谷,直到2019年回台灣。

到矽谷隔年便遇上網路泡沫,許多初創公司失去後續投資而破產。陳士駿說,相較多數公司將資金用於擴張,之後再談獲利,PayPal 在泡沫危機中,決定先要能賺錢,提早從免費轉為抽成 2%,挽救了公司。2002年 PayPal股票上市,同年被eBay併購,身為原始成員股東一份子,他成了百萬富翁,更重要的是結識之後被稱為「PayPal幫」(PayPalMafia) 的成員,許多都是香檳伊大及史丹福大學校友,後來陸續創辦特斯拉(Tesla)、領英(LinkedIn)、Yelp 等公司,他也和其中的Jawed Karim、Chad Hurley合作創辦YouTube。

陳士駿在PayPal待到2005年,曾協助於中國推展業務,包含募資、管理團隊等,離開後並短暫於臉書工作,這些實務經驗,也是後來成立YouTube的基礎。接連離開高薪的知名公司,選擇重新創業,他說其實PayPal成功之後,父母很高興,覺得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也不再過問,只確定他沒閒著就好。

陳士駿與傅冠龍(中)創辦Draco。(陳士駿提供)
陳士駿與傅冠龍(中)創辦Draco。(陳士駿提供)

YouTube起初的構想是以網路視頻找約會對象,但用戶增加緩慢,他們並未放棄,而是調整方向,接受各類視頻,成為發展最快的網路影音平台,約一年半後,被谷歌以16.5億元收購。他留在谷歌至2011年,協助YouTube走向國際,多次至台灣、韓國、香港、新加坡等地。在亞洲流行文化及網路影音重鎮的韓國,他結識也在谷歌工作的朴智賢,兩人於2009年結婚,現在兩個兒子Jaden及Ethan分別12、10歲。

累積經驗人脈 返鄉帶領新創

在矽谷時,鄰居都是科技業名人,即便是YouTube 創辦人,陳士駿仍保持平常心。兒子有iPad,最常用的軟體是YouTube,有次他終於說出他創辦YouTube的往事,但孩子不相信,說「你一定是很好的演員」,以為視頻中的人物都是他所扮演。

陳士駿與雅虎創辦人楊致遠參與百人會座談。(陳士駿提供)
陳士駿與雅虎創辦人楊致遠參與百人會座談。(陳士駿提供)

他只得解釋,創造YouTube,不代表創造所有的影片。他很高興當初建了這個平台,穿越國界、跨越不同年齡,打造橋梁。現在,則想將經驗與人脈帶回台灣,助台灣有更多國際規模的新創公司。

2011年離開谷歌後,他曾多次帶領新創計畫,雖未成功,但學到寶貴經驗,也認識許多亞裔創業者,尤其是台裔。這次回台,發現台灣在此成果有限,他認為是文化及教育因素。在矽谷,走進咖啡店,許多人雖在上班,仍一邊修改履歷,一邊聊創業,但在台四年,他認識許多高薪科技人,談到創業,總先花大量時間評估失敗的風險,「我提醒他們,如果不嘗試,矽谷今天許多全球公司根本不會存在。」

離開矽谷,陳士駿仍想創業,但清楚很難超越YouTube的紀錄。然而,一如YouTube 當初搭上網路影音技術普及的浪潮,且及時調整方向,一炮而紅。回台灣後,新冠疫情、俄烏戰爭接踵而來,也像再次開啟機會之門。他在台北設立新創公司「釀才室」(Brewing),網羅本地科技人才,受台灣防疫經驗啟發,他原有意打造健康醫療相關的網路平台及App,發現台灣醫生難抽空,目前改成可即時與不同領域專家問答,尤其是各種興趣、特殊技能等,但因ChatGPT等人工智能快速發展,只能說還有變數。

此外,他也投資一家以人工智能演算輔助投資決策、減低人為失誤的私募基金度雷克(Draco),並擔任技術長,連結矽谷人脈,以台灣為基地,專注服務亞洲高端客戶投資美國金融市場,目前正在亞洲各地推廣。

陳士駿與妻子朴智賢攜手回到亞洲。(陳士駿提供)
陳士駿與妻子朴智賢攜手回到亞洲。(陳士駿提供)

機緣定居台灣 教育不忘初心

陳士駿與家人定居台灣也許是機緣,2019年,因住處整修,需半年至一年,學校將開學,覺得是個好機會讓孩子真正認識亞洲,決定回來。這對來自台灣、韓國的兩人也有特殊意義,希望給孩子相同的語言和文化學習機會 。原先計畫最多待一年,但不久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於是留下。孩子在台北美國學校認識許多新朋友,雖然每年開學前全家都討論去留,但轉眼已經四年。

陳士駿說,因為台灣防疫成功,疫期許多矽谷華裔友人也選擇暫時移居台灣,健康及子女能持續上學是主因,且可遠程工作。疫後許多人返美,但他們決定留下,覺得相較美國犯罪、仇亞風氣等,台灣是較適合孩子成長的地方,不希望童年便接觸這些亂象。

他說妻子生長於韓國,曾在在三星企業工作多年,身為女性,十分不易。他年幼就到美國,感覺自己更像美國人,所以許多亞洲家庭傳統,都向妻子學習。夫妻倆在台灣生活,常用谷歌翻譯,但他自覺慚愧,妻子雖不會說普通話,但在韓國曾學中文,讀寫能力都比他強。兩個兒子除中文外,也開始學簡單的韓語、台語,最愛韓國食物。

比較自己與孩子的成長過程,他說父母最重要的影響是尊重子女,鼓勵他永遠要設定目標,如果力不能及,則找其他方式幫孩子。現在身為人父,他說最大挑戰應是猜想未來的世界,如何幫孩子準備。大兒子到台灣後開始參與辯論活動,對當律師有興趣,「但誰知道未來律師工作是否會被人工智能取代?」他自認幸運,為子女打造了財務的安全網,但仍希望提供更多機會,「最重要的是對自己的選擇有熱情。」

➤➤➤更多「亞太裔傳統月」精彩內容

矽谷 YouTube

上一則

首位華裔民選州檢察長 湯偉麟跨越安分守己那扇門

下一則

亞美公義中心攜手蔡班達 來來舞社辦社區舞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