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克魯曼:獨裁政權不認錯 中國輸掉抗疫之戰

金融時報:馬雲在東京低調生活近半年 興趣大變

地產迷思/付費運走垃圾牆 行不行?

2022年8月的某個星期一晚上,雷巧思坐在長島Hicksville (希克斯維爾市)新家餐廳的桌子旁,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他先生牛先生以及小兒子的女朋友Elizabeth (伊麗莎白),一家人都在一起;這是他們搬到這個新家以後的第一頓晚餐。

晚餐的內容是Taco Joe (賣墨西哥玉米餅的連鎖餐廳) 各種不同的玉米餅。整棟新家的一樓都堆滿各式各樣的箱子、裝滿衣服的塑膠袋、檔案櫃、電腦、打印機以及其他的辦公室機器,還有一台baby grand piano (小型的演奏鋼琴)以及一些家具。

如何處理費思量

大約1000平方英尺的一樓,被牛先生一家人從舊家搬過來的東西堆滿。他們連一起坐下來吃飯的地方都沒有,只有雷巧思、她的女兒和伊麗莎白能夠坐在椅子上。三位男士只好委屈地站著享受他們在新家的第一頓速食晚餐。

「要是社區垃圾車不收我們的垃圾怎麽辦?」雷巧思憂心忡忡地問。累得頭都抬不起來的牛先生不假思索地說「那就叫專門拉垃圾的私人垃圾車來拖走就好了。」

「怎麼去叫那些垃圾車?」雷巧思問。牛先生說「世界日報的分類廣告不是有很多垃圾車的廣告嗎。」

牛先生的話絲毫不能讓雷巧思寬心。她說:「可是我從來沒有叫過這種垃圾車服務,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很快來拉,而且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收費。 」「我擔心他們的收費會超過2000元。」

這時候伊麗莎白插嘴說,「我有一個辦法。如果社區的垃圾車不收,我們便到U-Haul 花$50租一輛廂型運載車,讓David (雷巧思的大兒子)和 Drew(雷巧思的二兒子)一車一車地拖到社區的自助垃圾場傾倒,問題便可以解決了。」

「你看…」伊莉莎白把手機上Google到的自助垃圾場的網站給雷巧思看,手機的屏幕上顯示這兩家社區垃圾場離雷巧思的新家分別有10分鐘到20分鐘的距離。如果從他們剛搬離的舊家開車過去需要40分鐘到50分鐘。

數量龐大怕拒載

伊麗莎白的建議並不能解開雷巧思的愁眉。伊麗莎白還不滿18歲,雖然是聰慧過人,但是到底還是一個孩子,未經世事,所說的話、做的事很多都欠周詳。何況她剛從馬里蘭州搬到牛家還沒超過兩個月,怎麼會知道附近有可以供居民傾倒垃圾的垃圾場呢?再說把像山那麼多的垃圾搬到垃圾場也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要是搬運的時間太長,衛生局來開罰單,那牛家又要面對令外一個頭痛的問題。

雷巧思很善於人際關係,她平常和社區的垃圾車操作員的關係搞得很好,每逢垃圾多一點,都會給操作員小費。操作員們都很喜歡她。為了處理搬家的垃圾,她事前就向一位操作員拿了他的手機電話號碼,和他在電話上說好了,明天早上垃圾車會提早半個小時到牛家門口。但是這幾天來雷巧思從家裡清出來的垃圾,讓她自己都瞠目結舌。她很擔心社區垃圾車看到這麼多的垃圾會拒絕收走。

明天星期二是社區收垃圾的日子,根據規定,前一天晚上居民可以把垃圾拖到門口的街道和人行道之間的大約6英尺寬的草地堆放。牛家全家動員,工作了三整天還沒辦法把家裡的垃圾都清乾淨。最後雷巧思向教會裡的朋友求助。 David領導的青年組來了三位大學生的成員,幫忙了大半天,才把大部分的垃圾拖到規定的草地上,整齊地堆放這。

堆放草地超醒目 

這時候精疲力竭的雷巧思測量了一下拖出來的垃圾,很吃驚地發覺這些垃圾堆成的一堵不雅觀的牆,大約有50呎長、6呎寬,6呎高。路過的鄰居都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牛家所創造出來的「特殊景觀」。有幾位鄰居還用手機把這副景象拍下來,不知道是要留下證據讓衛生局開罰單,還是驚訝在這富有的社區裡,竟然還有這麼一副讓人哭笑不得的畫面,特此拍照留念。在垃圾槍旁邊停放車輛的車子看到這一幅奇特的風景,怕垃圾倒下了,把車壓了、刮了,都趕快把車開走。

雷巧思心裡七上八下,大廳裡還有五張彈簧床墊、三件家具。因為體積太大,雷巧思不敢拖出來,沒有這幾件大垃圾,眼前的景像已經轟動社區了,要是她把剩下的垃圾也拖出來,一定會有鄰居向衛生局告發,後果不堪設想。看來只有明天垃圾車來收垃圾的時候,他們一家人才能把這些剩下的垃圾拖出來。

面對著這一副嚇人的景象,雷巧思的心裡很羞愧,自己平時喜歡收集一些不實用的東西,家裡的用品都是同樣用途的東西好幾副。很多家電用過一次後便放在家裡蒙塵埃。比如說光是咖啡機便有四套,平常喝咖啡還要到三條街外的Dunkin' Donuts去買。到頭來搬家的時候這四套咖啡機都要丟掉。這個家住了十年,雷巧思從沒做過一次大掃除。

累計十年的垃圾一下子清出來,數量、體積便驚天動地。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她能在短短幾天之內動員全家、朋友把十年的垃圾都清除掉,也算是一項成就。一股驕傲的感覺蓋過羞愧。她站在垃圾牆的前面,兩手向左右伸出,展示她的工作成果,臉上掛著一副大大的笑容,用垃圾牆當背景,擺出勝利的模樣,讓牛先生拍照留念。

清潔員收費代運

第二天早上8:15,牛家六口開三輛車,到Manhasset(曼哈瑟)舊家集合,在垃圾車到達之前把剩下的垃圾都拖出來。 8:35垃圾車開到。兩名西語裔的操作員看了這堵垃圾牆都驚呆了。他們老實地告訴雷巧思,收垃圾十多年從來沒有看過那一家人或是那一個公寓樓有這麼多的垃圾。

領頭的Jose (荷西)很不好意思地問雷巧思說,他們要收費$500,會不會太貴。雷巧思一聽,這個數字只有她心裡估計的25%,當然立刻答應。這種操作員便動手把垃圾丟進垃圾車裡。雷巧思怕操作員反悔,立刻指揮全家配合操作員把垃圾拖給操作員。操作員熟練地發動龐大的垃圾壓縮鋼板,把一件一件體積龐大的垃圾壓進垃圾車的腹部裡。整個程序進行大約30分鐘,全部的垃圾都被塞到垃圾車裡去。

最後,兩名操作員眉開眼笑地領了$500現金,高高興興地繼續進行他們每天例行收垃圾的工作。荷西還特別過來感謝雷巧思的惠顧,同時還提醒她如果有朋友需要服務,不要忘了打他的電話。

本案啟示: 

1.雷巧思處裡垃圾的方式非常別出心裁。社區垃圾服務員能不能向居民直接收服務費,收取非平常清運的垃圾,實在值得懷疑。但是不管如何雷巧思能讓他們高高興興地把堆積如山的垃圾收走,能力確實高人一等。

2.本案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作者為紐約執業律師)

手機 咖啡 長島

上一則

娛樂/首季口碑難超越 「披荊斬棘」看點複習

下一則

醫師的話╱一旦感染猴痘 會很危險嗎?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