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企業涉嫌供衛星影像給俄瓦格納集團 白宮宣布制裁

拜登悼加州槍擊案受害者 表彰蔡班達英勇奪槍

地產迷思/失智父帳戶 被2女兒領走…「家庭信託」護老人財產

家庭信託在法律上被認為是保護老人家財產的法律措施。(Getty Images)
家庭信託在法律上被認為是保護老人家財產的法律措施。(Getty Images)

風萬里(Edner Fenwanli)是紐約市布魯克林檢察署的資深助理檢察官。他今年52歲,在布朗士檢察署裡的特別受害人小組裡服務已經5年了。特別受害人小組的偵察對象是地鐵犯罪、家庭暴力、受虐婦女、小孩、老人等。雖然已經年逾50,因為工作的關係,風萬里每天還要到武術館裡接受搏擊受訓。每個星期一、三晚上,他還在布魯克林一間負有盛名的中國武館裡教晉階的搏擊課。2022年2月23日下午3時45分,他在他的辦公室裡會見一位受害人的家屬彌劍秋。

父老年失智 無法再理財

彌劍秋的父親彌雨軍(彌父)今年87歲。老伴12年前患乳癌過世。兩個女兒住在皇后區,小兒子彌劍秋是房地產經紀,整天帶客戶看房子,但是有空的時候還會去探望父親。彌父投資房地產多年有些積蓄,除了自己居住的一間康斗之外,還有一棟房子讓兒子一家人居住。此外,他大約還有35萬元的存款,分別存在Chase Bank以及EastWest Bank。

早些時候,彌父的心神狀態良好,自己管理自己的財產,什麼問題也沒有,兒子女兒都不必操心。兩年前彌父開始有失智的症狀,狀況好的時候與正常人無異,狀況不好的時候,連買東西付錢、找錢都有問題。到了2021年春天,彌劍秋發現父親有時候不能照料自己的生活,最糟糕的是他支票常常開錯,380元開成3800元。彌劍秋知道事態嚴重,便和兩位姊姊商量,把兩位姊姊的名字加到彌父的帳號裡,讓她們幫父親處理日常的支票支出。

同父異母姊 涉捲走存款

彌劍秋的兩位姊姊是彌父和他的第一任夫人所生,彌父在她們還小的時候便離開當時她們所居住的重慶,到紐約後和彌劍秋的媽媽結婚。等到她們成年之後,彌父才用成年子女的名義把她們接到紐約來。彌劍秋和她們不熱絡,只是她們剛到紐約時和彌雨軍一家人一同生活過3年。3年後她們找到工作,便搬到皇后區獨立居住。過幾年,兩位姊姊都各自成婚,各有自己的家庭。一個搬到New Hampshire(新罕布夏州),一位搬到North Carolina (北卡羅來納州),一年最多也只有一次去看彌父。彌劍秋和她們的關係更加生疏,讓她們處理父親的支票帳戶雖然不是一個理想的安排,但是彌劍秋自己工作很忙,此外彌父也沒有其他的親人可以做這件事。

2022年1月彌父向兒子抱怨銀行的錢不見了,說是兩位女兒把他的存款捲走了,要彌劍秋去要回來。彌劍秋嚇了一跳,跟父親到銀行一查,兩個帳戶各剩幾百元。彌劍秋立刻懷疑兩位姊姊把錢轉走,便去電和她們溝通。

結果兩位姊姊給他的答案是:爸爸不能處理自己的財物,銀行帳戶裡不應該放太多錢。最好保護爸爸的辦法便是把存款轉到姊姊們的帳戶裡,讓姊姊們保管,所有父親固定的支出由姊姊每個月從她們的帳戶中支付,父親的零用錢每個月不過幾百元,他的銀行帳戶只要保持一千元便可以了。

彌劍秋直覺這種處理方式很不好,彌父則氣呼呼地要求兩個女兒立刻把錢轉回去。兩個女兒置之不理,還說她們是為彌雨軍好。

這個衝突一直延燒十多天。後來彌劍秋便威脅要報警,但姊姊們根本不把彌劍秋的威脅當一回事。彌劍秋受不了父親不斷的抱怨,只好把這宗案件如實報到警局;因為受害人是老人家,加害人是家庭成員,警局便把這宗案件交給SpecialVictim Unit (特別受害人小組)處理。

財產信託 避免家庭紛爭

警局裡經辦的史警佐(Spitz)接到案子後便打電話給兩位姊姊,警告她們已經犯了侵占(conversion)、詐欺(fraud)以及竊盜 (grand larceny) 罪。要求她們把錢轉回去。沒想到一個星期之後,兩位姊姊仍然沒把錢轉回去。史警佐只好把這宗案件轉給布魯克林檢察署處理。檢察署立刻指派風萬里處理這件事,風萬里一接到這宗案件立刻傳喚彌劍秋,詢問案情。

風萬里問完案情之後,知道事態嚴重,被害人的全部現金幾乎都被捲走,而加害人不在紐約州,紐約州警察沒辦法拘提。風萬里立刻到刑事法院,向法院申請發緊急命令,命令Chase Bank以及EastWest Bank把匯款的資料交給檢察官,並且扣押兩位姊姊的銀行帳戶。刑事法院當天簽署命令,風萬里拿到命令之後,當天到銀行送達法院的命令,兩家銀行接到法院的命令當然立刻照辦。風萬里拿到兩位姊姊的銀行帳戶資料,立刻到她們的銀行扣押她們的帳戶,以免裡面的錢被提走。

在偵詢彌劍秋的時候,風萬里得知彌劍秋為了保護父親的兩筆房地產,在這宗案件發生之後,帶著父親到律師樓去做了一個生前不可撤銷信託,便要求彌劍秋把律師做好的信託給他審閱。彌劍秋當然立刻去電給他的信託律師,要他把做好的信託電郵給風萬里。風萬里收到信託之後,花了一個小時仔細地閱讀信託的內容,發現信託裡寫的是兩筆房地產在彌雨軍生前都歸彌雨軍自由支配,彌雨軍過世之後這兩棟房屋才屬於彌劍秋所有,便讚許彌劍秋說他和他的律師做得很好,這種家庭信託便是保護老人家的信託。

彌劍秋的姊姊們做的事是法律不許可的,彌劍秋的信託,在法律上則被認為是保護老人家的財產的法律措施。

本案啟示:

1. 到底彌劍秋的姊姊們有沒有犯罪,沒有刑事法院的判決不能定案。但是本意是要保護父親的好事,到後來卻被刑事追訴、帳戶被扣押,可見這種事做不得。

2. 家庭信託是法律上允許的保護老年人的行為。當初如果彌劍秋一開始就幫父親成立信託,把父親的存款轉到信託帳戶裡,請姊姊們為共同管理人,信託裡明白規定姊姊們的權責,讓姊姊們在明確的信託條文規定下幫父親管帳,可能這宗不光彩的刑事案件就不會產生。

3. 本案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房地產 支票 布魯克林

上一則

新聞眼/月光下的戰火悲歌 盼大愛能撫平傷痛

下一則

旅遊/到維也納別錯過三寶:咖啡、音樂、華爾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