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首例 德桑提斯提議成立特警機構 監控佛州選舉

微軟宣布以687億美元收購動視暴雪 遊戲業歷來最大規模

青春期孩子易與爸媽鬧翻? 輔導老師羅佩琪出招

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羅佩琪提供)
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羅佩琪提供)

高中是每個人的人生發展關鍵,在學生人數多達1800名的芝加哥公立嘉理大學預科高中(Thomas Kelly College Prep. )擔任輔導部主任的羅佩琪(Vicki Law)說,尤其16、7歲的孩子要進入大學或就業前的一段時間,面臨了就讀科系、生涯規劃等重大關卡,最容易與老師、家長產生觀點差異甚至鬧翻的混亂時刻,這時她總是會盡力擔任師長、學生間的橋樑,讓三方理解「孩子的人生,不是我們老師的,也不是爸媽的,是屬於他自己的」。

在華生多達300多名的嘉理高中擔任輔導老師的羅佩琪,輔導過不少華人學生,「高中時期不但有學業、社交的壓力,不少華人學生來自新移民家庭,更同時面臨了文化與環境的適應問題」,因此如何協助這些孩子度過這段發現潛能、正確選擇未來方向的時期,可說是每位輔導老師的艱巨任務。

「想了解學生想什麼,第一要件就是要讓他們願意相信你」,高中時期的老師對半大不小的高中生很重要,「學生相信你,才會讓他們對你暢所欲言,在此同時,老師也要不斷嘗試打開學生心扉,不要因為學生的沉默而輕易放棄」,羅佩琪說,高中老師應時時提醒自己,要為學生創造安全環境,讓孩子可以舒服表達自己。

她說,輔導高中孩子的工作,主要分成三個範疇:

第一,「學習輔導」:確定學生們選的學分符合畢業要求,且學生在校期間每年都會檢視。

第二,「社交情緒輔導」:了解孩子面臨的壓力與他們如何因應壓力。

第三,「生涯目標輔導」:芝加哥公校對此建立了「學習計畫成功」項目,協助學生了解自己的興趣,以及建議可能的職場領域。

羅佩琪說,高一生需接受「Naviance平台」的測試評估,這項評量可以幫助學生探索不同的專業或興趣,輔導老師會藉著此檢測結果,一對一與高一生分析討論,她說,當然這不會是唯一的選擇,老師還是會鼓勵學生多多探索其他可能,不會也不要把大門輕易關上。

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時常會鼓勵學生關注社區,找出自己喜愛的興趣與方...
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時常會鼓勵學生關注社區,找出自己喜愛的興趣與方向。(羅佩琪提供)

學生上高二時,上述平台的數據將進一步深入分析學生有興趣的工作信息,包括內容、需要學歷、需要哪些技術、工資等,許多學生會以「薪資高低」作為唯一考量標準,這時老師必須扮演提醒者角色,仔細向孩子解說工作將佔據生活的一大部分,假使上班不開心,幾乎1/3的人生時間都會陷入痛苦與挑戰。

對高三生,老師主要就是協助學生選擇大學,「當然不是非上大學不可,但仍需為孩子提供數據說明上大學利弊,例如高中學歷與大學學歷間的工作機會、工資高低等差異」。

最後一年的高四,也是狀況較多的一年,這時應提醒學生「不要鬆懈、不要放飛自我」,輔導老師從開學起就會逐一約談應屆畢業生,「每個學生環境、想法、家庭狀況不同,要以他們的成績、表現,來協助他們分析選擇最適合潛能的大學或科系」。

➤➤➤你正為孩子成績糾結嗎? 包東宇:這些都比分數更重要

選讀哪所學校、科系,經常會出現任課老師、學生與家長三方看法各異的狀況,例如華人家長覺得去讀軍校最好,因為「讀大學不用花錢,買房有資助」,但包括學生與家長通常都不清楚「軍校不是想讀就能讀,而且入讀後也有其他的限制與條件」,輔導老師必須讓雙方都能充分理解後,再讓孩子做出選擇。

羅佩琪說,大部分的家長唯一要求是,「孩子進大學且變成功人士」,也有不少父母覺得「送子女來學校讀書,老師就要對孩子未來負全責」;當然也有一些爸媽很緊張,會特意來找老師,告知老師他們家庭的要求;另外還有少數家長會要求孩子一定要就讀他們指定的科系。

她舉例,家長反對孩子去念藝術,覺得賺不了錢,這時老師需向父母提供就業數據,讓爸媽了解孩子的天分以及如何做最好發揮,「學生的人生是他們自己的,不是老師的,也不是父母的」,是羅佩琪最常掛在嘴邊的叮嚀。

另方面,網路時代帶來的霸凌或「社交媒體成癮」問題,也是現階段高中生時常遭遇的困擾,她說,學生出現網路霸凌或沉迷打電動遊戲等問題時,校方告知孩子家長時,很常面臨無法獲得家人配合的無奈情形。羅佩琪特別呼籲家長,不要忘了「家庭是學生最重要的一部分,學校只是協助角色」。

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右五)說,誠懇、保持開放之心與讓學生需要時找...
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右五)說,誠懇、保持開放之心與讓學生需要時找得到你,是老師陪伴學生度過高中生涯的要件。(羅佩琪提供)

她也特別提到,有時候的確不能全怪家長,例如許多華人父母忙於工作養家,但他們都很關心孩子,卻因為與孩子相處時間有限,同時存在語言文化隔閡,「想幫孩子卻出不了力」,或是「使力用錯方向」,一些華人爸媽表達關心孩子的方式,還是比較偏向傳統「責罵式」,然而很多時候並不適用於在美國生活長大的孩子。

遇到上述情況時,老師的角色就很重要,羅佩琪說,這時她會觀察孩子的喜好,在他們情緒低落時提供一些他們喜歡從事活動的信息,轉換注意力,舒緩學生壓力。

在高中擔任老師很難,在高中當輔導老師更難,半熟不熟的孩子情緒千變萬化,多元族裔家長也往往有許多既定教養模式,羅佩琪說,她的經驗歸納出,老師應對學生「保持開放之心」、「要誠懇」、「要讓學生需要時找得到你」,儘管工作壓力大,但陪伴這些「小大人」跨過人生最艱難的其中一段過程,找到最適合他們的未來,讓羅佩琪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回票價。

➤➤➤看更多APANEXT教育計畫內容

羅佩琪(蹲者右)為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提供)
羅佩琪(蹲者右)為芝加哥嘉里高中學生輔導部主任。(羅佩琪提供)

華人 就業 霸凌

下一則

體育健將鄭瀟逸 著迷編程進耶魯深造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