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灣區近2.9萬戶停電 東灣影響最大 緊急搶修

艾美獎/凱特溫絲蕾勝「后翼棄兵」強敵再奪視后

爭取美國女性投票權 李美步功不可沒

2018年夏季在紐約華埠披露街的巨型畫作《龍與花之歌》,圖右建築為「李美步紀念郵局」。(美聯社)
2018年夏季在紐約華埠披露街的巨型畫作《龍與花之歌》,圖右建築為「李美步紀念郵局」。(美聯社)

2020年是美國婦女獲得投票權利的世紀紀念。1919年6月4日,國會通過憲法第19修正案有關女權的規定,到了翌年8月18日,在全美多數州議會過關之後,該案才正式生效。為紀念這段可貴的歷史時刻,美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歷史點滴》(Pieces of History)推出一系列女權先進們的傳記,5月份是有關華裔的特稿,題為 《憲法第19修正案百年紀念:李美步》(19th Amendment at 100: Mabel Ping-Hua Lee)。此稿從移民歷史談到婦女運動。自1882至1943期間,雖在反華法案的特殊環境之下,美國人對從中國來的學生、商人,以及神職人員傳教人士還是可以特別通融的。當年美步的父親就是以牧師身分入境,還可以攜帶眷屬。

再者,在《反華法案檔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Case File)當中,有一個題為《她的權益:美國婦女及其選票》(Rightfully Hers: American the Vote)的展覽文件。正是李美步的故事。

率領華人遊行示威

李美步原名李彬華(1896-1966),廣東出生。「美步」應是Mabel 的音譯。四歲時,伴隨母親渡洋到紐約跟父親團聚。1912年,美步還在中學上學時,就是「騎馬宣傳隊」一分子。翌年,高中畢業後,又以庚子賠款獎學金優等生的身分,進入哥倫比亞大學Barnard學院修習農業。在學期間,曾在華埠率領華人遊行示威,呼籲女性應享有選舉權。當時風氣未開,前途渺茫。但她深信只要不斷努力,終有成功的一天。1921年,她從研究院畢業,獲經濟學博士,成為該校華人女性獲得最高學位第一人。

她的父親李韜,是華埠教堂的牧師,曾任紐約中華公所主席,在宰也街(Doyers Street)設立「浸信會」和「晨星書館」,成為僑胞聚會之所。2016年,華裔作家蘇思綱《堂口混戰:紐約唐人街不為人所知的罪惡、金錢和謀殺》一書,記述19與20世紀之交,華埠黑社會互相廝殺長達30年。李牧師一向以「和事佬」為己任。但在1922年一次調解堂界糾紛時,氣憤至極,遽然逝世。美步繼承父志,接辦教會與書館業務。又開辦華人的培訓班,做木工、辦電臺、打字等謀生技能。她自己終生未嫁,全力貢獻社區服務。

1936年,李美步買下披露街(Pell Street)21號房屋,成立「李韜紀念館」,後來改為中華第一浸信會。胡適寫的「紀念館」三個字,還有一些書信文件流傳至今。

1915年,胡適從康乃爾大學轉學到哥倫比亞大學,跟李美步是同學。胡適日記中常提到與同學交遊之事。「夜在會之女子開一歡迎會,極歡。女子中有數人尤倜儻不凡,如廖、李、江諸女士,皆其尤者也」一段,「李」就是李美步。

《胡適檔案》的資料,有些讀者對這位名人的私事軼聞深感興趣。參與哥倫比亞大學「口傳歷史」計畫的唐德剛教授就講出一個祕密。胡適初到美國時,「暗戀」房東女兒Sophia。1920年,胡適的女兒出生了。他為她取名素婓。這件事,倒是瞞過江冬秀一輩子。很不幸地,素婓只活到五歳就夭折了。

余英時教授也曾在《聯合副刊》有一篇《赫貞江上之相思》,提到胡適跟羅維茲(Roberta Lowitz)女士有「不為人知」的情緣。她後來嫁給胡適的老師杜威教授做續絃夫人。至於胡適寫給韋蓮絲(Edith Clifford Williams)女士與哈德曼夫人(Virginia Davis Hartman)的信,常用「吖頭」(Yatou)稱呼她們。「吖頭」兩字在私函中出現,讓人有特別親暱憐惜的感覺。韋蓮絲比胡適大六歳。比較年輕的哈德曼是長期照顧他的護士。她們寫信時,經常用形容詞最高級的「我最親愛的」稱呼胡適。

胡適寫信給李美步時,則用「聖女」(My Dear Saintly Lady)稱呼她。也許認為她雖長期居住華埠,不向外發展,大才小用。但其聖潔之心,乃是他所心儀的吧?

2018年春間,由紐約選出的國會眾議員維樂貴絲(Nydia M. Velazques)提出第4463號議案,國會兩院通過,美國總統簽署後,完成立法程式。該案內容是,規定位於民漢頓區南端華埠宰也街6號的郵局改名為「李美步紀念郵局」(Mabel Lee Memorial Post Office)。華埠的街名多為英語漢譯,如今郵局之名卻是漢名英譯。社會多元化的發展,以及民眾對華人貢獻的認知。豈不令人振奮呢?

「龍與花」愛與和平

華埠宰也街一帶,常在夏季規畫成步行街,車輛禁行,甚獲好評。2018年初,市政當局曾會同華埠開發機構研究計畫,為了配合郵局改名,應以「紀念李美步」為主題,公開向民眾徵集街頭公共藝術設計方案,舉辦夏日漫遊季節的活動。

那年7月28日晚間,華埠舉行了盛大的開幕酒會。滿街掛上李美步的照片之外,就是藝術家陳棟帆的創作61米巨幅壁畫《龍與花之歌》(The Song of Dragon and Flowers),最為引人矚目。這位藝術家曾說:華埠的歷史充滿艱辛也充滿愛。加上這條街蜿蜒曲折,用龍的形像最適合不過。「龍與花」就是中國人看重愛與和平的精神。

華埠 美國 華人

上一則

皇后區75歲華婦遭打斷鼻梁 仇恨犯罪小組調查

下一則

保障亞裔財務安全 他們「盡快把支票送到家屬手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