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銀行存款遭盜領 華人訴苦:找了律師求償也沒用

4種食材 勿放鑄鐵鍋煮

人物/趙小蘭父親趙錫成 優雅享老典範

趙錫成手持新出版的傳記,與女兒趙小蘭合影。(許振輝╱攝影)
趙錫成手持新出版的傳記,與女兒趙小蘭合影。(許振輝╱攝影)

2022年底,在長女趙小蘭的陪同下,95歲的趙錫成來到華人聚居的法拉盛。他的精神很好,腰板挺直,一側的西裝平口領片別一副金色的船舵。這是他一手創辦的福茂集團的標誌,也是隱喻他人生航程的一枚符號。

訂的是一家川菜的館子,大家圍攏落坐,他握起兩邊人的手,其餘的客人也效仿,一起閉眼禱告。彼時,美國的中期選舉剛落幕,喬治亞州的特殊選舉尚留有懸念,趙小蘭敘說一些對黨內的洞見,也傾聽華社近年以來的本土政風。

趙錫成與趙小蘭父女去年5月參加亞太裔傳統月在紐約舉辦的遊行。(記者和釗宇/攝影)
趙錫成與趙小蘭父女去年5月參加亞太裔傳統月在紐約舉辦的遊行。(記者和釗宇/攝影)

每天閱報 增廣見聞

趙錫成仔細傾聽,大家徵求他的看法,但他說得並不算多。只是有時候點點頭,表示對自己女兒的欣賞,並微不可察地手指一旁的後生,示意臨新菜上桌時也不要怠慢年輕人。他是上海嘉定馬陸鎮的祖籍,碰到不熟悉的川菜或陌生的食材,也會好奇嘗鮮或者一問。

此次從紐約上州南下法拉盛,略去的是他的午休時間。每天早晨他睜開雙眼,先替親朋好友禱告,也感謝上帝又賜予他美好的一天。之後他在床上做一些物理的運動,看電腦、郵件。他說么女趙安吉做事頂真,接掌福茂後算是他的「頂頭上司」,自己配合幫助。

隨後則拿起「世界日報」翻閱。報紙為他帶來智識與見聞的同時,也似乎帶來吉光片羽。

1937年日軍攻進,幾位叔舅與他走水路,由家鄉馬陸鎮轉至鄰縣的趙屯邨,附近鎮上的圖書館,是戰火燎原時的一片棲息地。1949年,他跟隨國軍撤往台灣,與心愛的朱木蘭失聯,苦尋一年無果,是日,在報紙畢業生的甄審錄取名單中,卻赫然見到她的名字,電光火石,輾轉尋覓家人。最終,他們重逢,成婚,相伴一生。

再之後,他則走到院子之中閒散,午後睡一個午覺。醒來後,精力滿貫,直至半夜一、兩點也不成問題。之後,他回到房間,看一會兒書,尤其喜歡傳記及其他文學類的作品,或者是與女兒一起相伴,他說:「現在,是我向她們學習,並以她們年輕的朝氣來鼓舞自己。」

「我爸爸是在說客氣話。」趙小蘭說:「但是我想,他確實是一個『優雅享老』的典範」。

中文傳記 處世智慧

關於趙錫成的中文傳記,迄今已有厚實的兩本,分別是2017年的「逆風無畏」(2019年出版新編版本)及在2022年剛出版的「破浪者哲學」。前者平實沉穩的調子,講述他由上海至台灣再赴美深造,白手創立福茂公司及教育培養六位女兒的生涯,後者則深入動情,在故事之中更得見他的心智的應用與啟發、人格的歷練及提升與優雅處世的智慧。

一則乍聽之下並不起眼的故事,在不同的訪談之中,卻令他數度回顧,甚至在閱讀寫自己的書本時,還要用記號筆一句句畫出。趙錫成是家中獨子,祖父與父親分別是醫生與教師,兩人不偏私,公允守道。幼時,他是孩子王,生性好動,喜開玩笑,一次玩得搓火,小夥伴跑去父親那裡告狀,父親聽罷一言不發,下手卻也不輕,可惜也並未訓誡服氣。出言解救的祖父語重心長:「人有三種,一種是犟到底,二是馬上投降,三是三思而行。你選一、二都也可以,但我覺得應該選擇第三種。」

話有如雷貫耳,「從那以後,直到現在,我便很少與人爭論」,趙錫成說。

趙錫成說,現在是向女兒們學習。趙小蘭則說,父親是優雅享老的典範。(記者鄭怡嫣╱攝...
趙錫成說,現在是向女兒們學習。趙小蘭則說,父親是優雅享老的典範。(記者鄭怡嫣╱攝影)

三思而行 勇於承擔

例如「我會思考,為什麼父親會打我?我會努力想出理由,找出正確的答案。如果是我的錯誤,就應該勇於承擔錯誤悔改。」用退一步想的思維,往往艱難困境都會迎刃而解,而可進入海闊天空的昇華境界——如果用西方的語言來闡釋,是自此養成批判性的思維,如果用東方的語法,當危機發生時,在作出情緒式的反應前,他會進入「內省」,找出答案,找出化解的方法。這是屬於一個孩子的「頓悟」,也成為他往後樸素的人生指導原則。

與朱木蘭在台灣重逢後,時年29歲的趙錫成,由二副一路晉升,成為寶島當時最年輕的遠洋輪船長。1958年5月他參加河海航行員的甲種船長級特考,以每一科目特優的成績打破歷年考生紀錄,被台灣四大報封為「狀元船長」,不僅取得遠洋船長證照,也獲得當時極為寶貴的赴美留學機會。在戰火餘生中,他似乎本可以追尋穩妥地停留,但仍抱持著一份心勁,一種對於更高教育的嚮往,決計從零開始。

從趙錫成到趙小蘭,趙家往後在美國的移民故事,似乎已經成為「美國夢」最典型不過的彰顯。

他白天處理船務,晚上到餐廳打工,六年後成立福茂公司,公司至今仍為美國在中國造船市場的大買家,也在日本數家著名造船廠訂造超越一般規格的新穎設計之船隻,擁有總載重噸位超過500多萬噸、龐大又環保的散貨輪船隊,平均船齡保持在五年以內以增加其經營的優越性;並與美中台三地領導人交好。

他的六位女兒也各有所長,都從常春藤大學畢業,其中四位女兒就讀於哈佛,長女趙小蘭被美國三位總統延攬,兩度擔任部長。么女趙安吉自幼聰穎,以三年時間畢業於哈佛大學並榮獲高級獎(Magna Cum Laude),後又進入哈佛商學院取得工商管理碩士(MBA),如今女承父業,接掌福茂公司。

趙錫成則將女兒們的傑出悉數歸功於夫人趙朱木蘭的言傳身教,夫人以身作則,在將女兒們各個培養成材後,在51歲時勤修不輟,重回校園攻讀東亞研究所學位,篤學兩年後榮獲碩士。

挑戰、磨難與艱險,則成為了「美國夢」故事的另一面:戰火年間的成長,時局丕變時與父親的訣別,赴美打拚後與妻女的三年分離。此後,公司賠船欠債,合夥股東因石油危機而退出經營。最後,喪妻之痛也讓人悲從中來。在「破浪者哲學」一書中,趙錫成勾畫最多的,便是與妻子相關的情境:她與他在台灣重逢後驚詫的表情,他為了她第一次費著心力讀小說的場景。這些已成為他電影畫面中的一幀又一幀,不思量,自難忘。

但他似乎喜歡掌舵,在巨風破浪中迎接挑戰,甚至在挑戰中自有一份快意與愉悅:「不要少年得志,非常Lucky,人生真諦,是苦難中得到。」他說:「華人僑民,說得難聽一點,是淡水中的一條魚撲到鹹水,剛開始,呼吸困難,但鹹水也是更廣袤的大海。」

教育基金 造福華人

接觸後生時,趙錫成首先會問,從高中到大學,「在哪裡念的學」,不是以學問度人,而是對人的求學生涯及其背後的選擇,有著天然的好奇。他是透過教育、意志和品格自我實現的典範,所以也強調教育對於個人的造化。

妻子朱木蘭罹癌過世後,在2012年,趙錫成以她的名字,向哈佛大學捐款4000萬元,創哈佛300多年來以女性及華裔命名之始。四年後,位於哈佛小徑盡頭的「趙朱木蘭中心」正式落成,成為受師生歡迎的天地。捐款的另一部分,則用於建立「朱木蘭及趙錫成家族學者基金」項目,每年資助四至八位華人優秀學子。

趙錫成與夫人趙朱木蘭合影。(趙小蘭提供)
趙錫成與夫人趙朱木蘭合影。(趙小蘭提供)

事實上,早在1984年回國探親時,當目睹中國剛開放,航運建設尤為艱難,趙錫成在妻子的建議下,就已經有了設立教育基金的心意,讓有心勁、志氣的年輕人念更多的書、更好的書。如今,總部在上海的木蘭教育基金會,獎勵包括上海海事大學、大連海事大學、集美大學、武漢理工大學等在內從事航運事業的在院學生及科技人員,不定期選派優秀人員到國外留學深造,培養高級的人才。在他的家鄉馬陸鎮與台灣海洋大學,也有以父親以仁命名的幼兒園及木蘭命名的海洋海事教育大樓及獎學金。

如今,海岸兩峽及在美的受惠學子,已逾5000人。

航程仍在繼續。在2023年,他已有來自知名學府的演講邀約,與青年分享自身經歷與對於全球航海事業發展的洞見,「人生真諦,就是愉快地迎接挑戰」;他說:「人生快樂,不僅是在事情成功之後,應在追求成功的過程中。」

教育 趙小蘭 華人

上一則

北京遇今年以來最嚴重沙塵暴 早晨猶如黃昏

下一則

楊紫瓊世紀婚禮 婚宴邀函、花藝布置、唯美禮服台灣品牌一手包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