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媒:AUKUS細節在G7上商定 馬克宏全不知情

湯匙越獄一場空 以色列捉回最後2名巴勒斯坦逃犯

遭主管種族歧視辱罵 前Tesla雇員獲賠100萬

前Tesla員工被叫種族穢名,贏得罕見的100萬元裁決。(美聯社)
前Tesla員工被叫種族穢名,贏得罕見的100萬元裁決。(美聯社)

電動汽車製造商Tesla公司已向一名非裔前雇員貝里(Melvin Berry)支付了100多萬元。仲裁員對貝里案作出了罕見的歧視裁決,即該公司未能阻止其主管在其加州北部工廠中稱呼他為「黑鬼」(N-word)。該案結束了貝里長達一年的充滿情感掙扎的訴訟歷程。他於2015年被公司聘為材料處理員,但不到18個月就辭職了。

Tesla公司在辯護中說,沒有任何書面證據,甚至在貝里的醫療記錄中,他也沒有向同事或人力資源部門抱怨過他的主管用 「N」字稱呼他。Tesla辯稱貝里是自願離職,只應得到148美元的經濟損失。

仲裁員認為貝里的指控比Tesla的否認更可信。貝里聲稱,當他與一名叫他「黑鬼」 的主管對峙時,他被迫延長工作時間並推更重的推車。非裔工人多年來抱怨Tesla對裝配線上普遍使用的種族歧視言語視而不見,並遲遲不清理公共區域塗鴉的納粹標誌和其他仇恨符號。

仲裁員瑞辛(Elaine Rushing)在5月12日的裁決中說:「案例法很清楚,一個主管只要有一次對下屬說N字,就足以構成嚴重騷擾。」據貝里稱,上司與他反目後,他遭受了失眠、恐慌、抑鬱和焦慮,促使他第一次向心理學家尋求幫助。根據裁決書,他在仲裁程序中崩潰了,因為他回憶起自己如何 「變得沉默寡言,經常哭泣」, 並 「質疑自己的理智」,瑞辛寫道。

「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仲裁員發現Tesla這樣對待它的員工。」47歲的貝里說。他現在正在休假,以專注於他的心理健康。因為他仍然沒有 「完成痊癒過程」。

律師奧根(Lawrence Organ)說,他的客戶將不會採取任何進一步的法律行動,因為Tesla後來已經支付了裁決付款。102萬元的裁決中有四分之三是用於支付貝里的律師費和法律費用。

瑞辛還指示Tesla向前雇員支付26萬6278.50元賠償金,包括10萬元的精神痛苦補償。

住在安蒂奧克的貝里說,他正計畫成立一家媒體公司,做運動設計和動畫。回顧他與Tesla簽署的包含仲裁條款的合同,他說,如果早知道這意味著放棄在法庭上起訴的權利,他不知會不會去簽署。

「你這樣做的原因是,如果你不簽,你就得不到這份工作,」貝里說。

Tesla 裁員 種族歧視

上一則

塑造感受、意義… 5要素讓你更了解東京奧運

下一則

柏克萊跑者遺體無外傷 熱衰竭、迷失恐為主因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