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出現大閘蟹 州環保廳警告:恐成經濟、生態隱患

暴雨熱浪來襲 紐約州長籲做好防暑

納瓦尼死亡之謎:俄國扣留遺體 死因調查「無期限」

位於丹麥的追悼紀念,民眾紛紛在納瓦尼的照片前獻花。(歐新社)
位於丹麥的追悼紀念,民眾紛紛在納瓦尼的照片前獻花。(歐新社)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總統普亭的頭號政敵納瓦尼(Alexey Navalny)17日突傳過世,納瓦尼的母親與律師一天之內就趕往監獄卻找不到遺體,官員19日才告知將針對納瓦尼的死因進行「化學分析」,調查延至「無限期」;納瓦尼親屬與支持者都認為,俄羅斯當局此舉是為了刻意掩蓋真相,質疑納瓦尼的死因並非猝死這麼簡單;納瓦尼遺孀、妻子尤莉亞也在社群號召群眾「展現憤怒」,並稱自己將繼承丈夫遺志,繼續為俄羅斯的自由而奮鬥。

根據俄羅斯官媒說法,納瓦尼在16日放風散步時突然倒下,再也沒有恢復意識,並於當天下午2時左右過世。BBC報導,納瓦尼的母親、69歲的柳德米拉(Lyudmila Navalnaya)與其律師團隊得知死訊後,24小時之內就趕到納瓦尼被關押的IK-3 聯邦監獄(IK-3 Penal Colony)所在的哈爾普鎮(Kharp)。即是素有「極地狼」(Polar Wolf)之稱的重刑犯關押之地,當地距離莫斯科約1900公里,俄方去年12月底將納瓦尼悄悄移轉到該監獄之後才公布移監消息。

然而,納瓦尼死訊公布3天以來,柳德米拉至今還未能見到兒子的遺體。BBC指出,柳德米拉被告知納瓦尼的遺體還需經過「化學分析」,但卻沒有更進一步說明。納瓦尼創辦的反貪腐基金會執行長兼律師澤達諾夫(Ivan Zhdanov)表示,獄方僅告訴他們納瓦尼「猝死」,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說明。納瓦尼的遺體目前不知下落,沒有人知道遺體是否已經過法醫相驗。

納瓦尼妻子尤莉亞誓言繼承丈夫遺志。(路透)
納瓦尼妻子尤莉亞誓言繼承丈夫遺志。(路透)

2017年入獄的納瓦尼,在上銬的狀態下接受媒體訪問。(美聯社)
2017年入獄的納瓦尼,在上銬的狀態下接受媒體訪問。(美聯社)

美聯社報導,柳德米拉趕至監獄時,獄方告訴她遺體已被送往附近的薩列哈爾德市(Salekhard)以便調查死因。但當柳德米拉與律師在攝氏零下25度的寒冬中抵達該市殯儀館,工作人員又說遺體並不在那裡。最後柳德米拉前往薩列哈爾德市調查委員會,官員才再次告知她納瓦尼的正式死因還未確認,官方還要2個星期的時間以便進行「額外檢驗」,家屬在檢驗完成前都無法領回遺體。

金融時報指出,俄羅斯檢調於19日又再度告知親屬,納瓦尼死因調查「延長至無限期」,殯儀館人員更是不肯透露遺體是否還在他們手上。納瓦尼親屬發言人暨秘書亞蜜緒(Kira Yarmysh)在推特氣憤指出:「事情很明顯,他們都在說謊,連掩飾都不掩飾。」

「他們盡其所能拖延,不肯交出遺體。」

根據俄羅斯獨立媒體Mediazona調查,2月16日至17日午夜之間,有一列不尋常的車隊經過哈爾普鎮駛往薩列哈爾德市的唯一道路,影片中包含兩輛警車、一輛福特Focus II 轎車,以及一輛尤茲(UAZ)迷你廂型車,有鑑於前後數日之間的監視器都沒有拍到類似車隊,研判該車隊運送的正是納瓦尼的遺體。

該報分析車牌後發現,那輛福特轎車隸屬於管轄哈爾普鎮的拉貝特南吉市警局(Labytnangi),迷你廂型車則是專門用來押送臥床受刑人的戒護專用交通車,車內有一張可固定的擔架床與防護網門,正好適合運送遺體,廂型車車牌也列於 IK-3 聯邦監獄名下。《Mediazona》指出,2月19日之後,當地維運廠商就關閉了該條道路的監視器,所幸團隊已取得10日至18日間的影像,並將影像公布在Telegram群組當中。

律師澤達諾夫表示,拖延戰術是俄羅斯當局慣用的伎倆,目的是掩蓋納瓦尼的真正死因。他再度提及2020年納瓦尼「飛機中毒事件」──納瓦尼當時從西伯利亞調查弊案結束,返回莫斯科途中在機上突然「昏迷不醒」,被緊急送往德國治療後,柏林醫院其體內測得「膽鹼酯酶抑制劑」(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一種常見於阿茲海默症藥物,也同時可以用在沙林毒氣、VX毒氣與諾維喬克等「化武兵器」的物質。

澤達諾夫指出,納瓦尼那次中毒之後,俄羅斯當局也不肯把他的隨身物品還給家屬,一再聲稱要延長調查,最後仍是什麼都沒有歸還。澤達諾夫認為當局拖延歸還遺體也是一樣的道理,他說:「他們的目的很明顯,他們要抹滅自身罪行的所有痕跡,他們要等待群眾的憤怒與憎恨冷靜下來。」

納瓦尼的家屬透露,儘管納瓦尼在聯邦監獄過著極為嚴酷的生活,但上周一他在家屬會面時間以及上週四出席法庭聆訊時,身體狀況看起來都還算正常,並無特別大礙。支持者因此更對俄羅斯當局存有疑心。

納瓦尼的妻子尤莉亞(Yulia Navalnaya)19日沉痛聲明指控,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害死了她丈夫,現在又將遺體藏起來,就是為了等到化學毒物的蹤跡都消失為止。尤莉亞在上傳至社群的影片中吐露,納瓦尼是死於長達三年的牢獄生活與酷刑折磨。她批評普丁不只殺害了納瓦尼,「他還想扼殺我們的希望、我們的自由與我們的未來。」

但尤莉亞也強調,納瓦尼在極寒又孤獨的牢獄當中從未放棄希望,也從未對自己奮鬥的目標和信念產生懷疑,每次聯繫仍然盡可能鼓勵親友與支持者。她認為這正是普丁堅持對納瓦尼痛下殺手的原因。

尤莉亞以顫抖的聲音表示,「我不該拍下這支影片,另一個人應該站在這裡,但他已經被普丁殺死了。」但她也強調無論如何都將繼承丈夫遺志,她與支持者團隊不僅會調查出納瓦尼的死亡真相,更將持續為了俄羅斯的自由而戰。尤莉亞也邀請民眾與她站在一起,「面對那些毀了我們未來的人,共同燃起憤怒與恨意。」

面對批判,克里姆林宮僅在19日回應稱,檢調單位「會盡一切力量確認納瓦尼的死因」,同時堅決否認普丁害死納瓦尼的控訴。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當局並未介入納瓦尼遺體的處理與調查,並稱「在毫無資訊的情況下,相關無禮指控令人無法接受。」

佩斯科夫也暗諷納瓦尼的親友:「那些評論不會傷害我國領導人分毫,但無疑可以讓評論者的形象更好。」

位於馬爾他的民眾追悼納瓦尼。(路透)
位於馬爾他的民眾追悼納瓦尼。(路透)

上一則

美有意援烏新型ATACMS長程飛彈 助攻遠距離打擊能力

下一則

「永遠無法忘記他們的絕望」 烏軍撤離阿夫迪夫卡被迫留下300傷兵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