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完整接種」定義將變?CDC:未來可能3劑才算

CNN:房市欣欣向榮 堪比美國經濟的「勁量電池」

俄國監獄酷刑悲歌頻傳 前囚犯曝遭性侵經歷

俄羅斯監獄「15號流放地」。(Getty Images)
俄羅斯監獄「15號流放地」。(Getty Images)

俄羅斯監獄「15號流放地」去年暴動的囚犯遭遇酷刑侵犯,至今未走出創傷;如今再傳中部一處監獄醫院有囚犯遭性侵,當局本周雖展開調查,人權組織仍憂正義難以伸張。

俄羅斯工業城市安加爾斯克(Angarsk)「15號流放地」(Penal Colony No. 15)去年4月發生暴動,起因是一名獄卒毆打一名囚犯。

這起事件最終導致一名囚犯身亡,多名囚犯用毀損的監視攝影機碎片劃開自己的手腕,而這僅是一連串殘忍行徑的開端。

根據法新社檢視的採訪和證詞,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獄卒展開殘酷的報復行動,通過毆打和性暴力,讓囚犯相互攻擊以逼出供詞。

前囚犯亞歷塞依(Alexei,基於安全考量使用化名)描述遭到刑求過程。他的雙腿遭到捆綁,並被吊起來毒打。他最終承認在暴動當中破壞了監視器,有了這番「供詞」後,行刑加重了。

25歲的亞歷塞依告訴法新社:「就因為這樣,他們打破了我的命運。」他使用了俄羅斯監獄黑話,意指他遭到其他囚犯性侵。

另一名現已獲釋的囚犯、40歲的羅斯坦(Rustam,化名)從母國塔吉克與法新社交談。他說,暴動發生後,囚犯從安加爾斯克被移轉至伊爾庫次克(Irkutsk)的「一號拘留中心」(Detention Centre No. 1)。

兩人說,其他囚犯就是在這裡接獲獄卒指令,對他們實施侵犯。

出獄後的亞歷塞依恥於回到家鄉,現居於伊爾庫次克的另一城鎮,並仍飽受那段黑暗經歷所苦,他說:「我的家人拋棄了我,每個人都離我而去。」

監獄監督機構指出,在俄羅斯龐大的監獄系統中,對囚犯施以酷刑和性暴力的情況屢見不鮮。

反酷刑人權組織Gulagu.net這週發布影片,片中有一名裸體男子於監獄醫院遭受疑為棍棒物體侵犯。影片被公布後,當局對這起發生於薩拉托夫(Saratov)的案件展開調查。

5名監獄官員昨天因為這起影片遭到解僱,而這一影片僅是1000多個據稱能證明全俄國監獄酷刑事件的檔案之一。

Gulagu.net在去年12月通報了囚犯翁達(Kezhik Ondar)的遭遇。他和亞歷塞依、羅斯坦一樣被轉移到一號拘留中心,在這裡遭人以電湯匙侵犯,因此身受重傷。

一個特別調查委員會於數週內被派到伊爾庫次克,不久後,15號流放地去年暴動期間的負責人因涉嫌貪污而被軟禁。最終,4名囚犯和3名官員因性侵翁達而被起訴。

上月底,負責調查俄國重大罪行的調查委員會表示,正在調查2020年4月至12月間,發生在15號流放地、一號拘留中心和另一處伊爾庫次克監獄的「系統性酷刑」。共有16名囚犯遭控性侵。

俄國聯邦監獄管理局(Federal Prison Service)並未回應法新社置評要求。

Gulagu.net經營者奧塞契金(Vladimir Osechkin)說,當局「只對實施酷刑的施虐者提起刑事訴訟,而非下令者」。

他形容當局最近的刑事調查為「具有歷史意義」,但他也表示,調查範圍僅是冰山一角,他估計實際受害人數高達200人。

克里姆林宮(Kremlin)似乎重視這些監獄酷刑案件,於本週表示如果性侵影片為真,將「嚴加調查」;但奧塞契金認為,就這種案件而言,正義恐永遠難以伸張。

監獄 性侵 俄羅斯

上一則

疫苗覆蓋率達7成目標 雪梨下周可望走出封城

下一則

日本6.1強震20多傷 地鐵暫停 民眾深夜回不了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