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灣區熱浪來襲 部分地區氣溫可高達110度

臚列16網路戰禁區 拜登:普亭知道引戰必有後果

負利率和巨額赤字已成新常態,接下來會如何?

英國央行正在考慮採行負利率。(路透)
英國央行正在考慮採行負利率。(路透)

新冠病毒大流行將經濟政策推至極限。全球各國政府都出現創紀錄的預算赤字,而各國央行也開始深陷20年前無法想像的寬鬆貨幣政策。

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情況會恢復正常嗎?

首先,先來點科普:在過去10年中,歐洲中央銀行(ECB)、日本央行(BOJ)以及丹麥、瑞士和瑞典的中央銀行都推出了負利率。也就是說,銀行被迫向央行支付利息以存放多餘的現金。

即使在實現既定政策目標方面的記錄不佳,但過去實在是無法想像的負利率現在被廣泛接受。而且,這種情況已經根深柢固,各國中只有瑞典設法讓經濟擺脫紓困,使利率重回正值。

新冠病毒大流行增加了採用貨幣政策紓困的需求,並且隨著進一步降息,實行負利率的中央銀行開始透過購買大量債券和其他資產方式來支持其經濟。長期以來一直抗制負利率的聯準會(Fed)和英國央行(BOE),現在正承受巨大壓力,考慮是否要跟進ECB和BOJ的方針。

BOE過去一段時間內曾一直傾向於採取負利率。但2月4日,決策成者又給銀行6個月時間來準備應對負利率,同時堅持認為不必把負利率視為理所當然。最終,在經歷好幾個世紀以來最大的產出下降後,可能迫使英國利率跌至負值,使Fed成為唯一不執行負利率的主要央行。

這場疫情也讓全球各國政府的開支擴大到其極限。根據《Capital Economics》的數據,全球政府的紓困開支總計已占全球GDP的12%;而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這個數字也不過僅占全球GDP的2%。紓困支出將美國2020財年赤字推升至3.1兆元,累計債務超過21兆元,這是自1946年二戰爆發以來的最大數字。

有很多原因讓大多數經濟學者現在不太擔心赤字問題。首先,經濟需要政府提高支出以防止進一步陷入衰退。其次,低利率意味著政府為紓困措施提供資金的借貸成本更低。

Capital Economics集團首席經濟學者希拉林(Neil Shearing)表示,如果赤字維持在較高水平,無論是持續的高額支出還是大幅降低的稅收收入,都將會成為問題。但是,一旦疫情結束,經濟就可以相對更迅速地恢復。屆時,低利率將有助於防止公共債務失控。

他指出,「這並不是說一旦疫情結束後,有些國家就不需要經歷一段時間的財政緊縮。但是大多數政府,特別是那些所屬央行有能力支持其債券市場的政府,有時間評估損失規模。並確定適當的應對措施。」

但是這樣依然存在風險。政府釋放出的大量紓困措施掩蓋了由疫情引起的一些經濟創傷,尤其是在歐洲。在歐洲,支持就業方案讓企業維持運作並繼續雇用勞工。但當這場公衛危機緩解並且紓困結束時,失業和破產的可能性將急劇上升。

Imperial College Business School金融經濟學教授邁爾斯(David Miles)指出:「如果對經濟的生產潛力造成大規模且長期的損害,那將會影響未來增加稅收的能力,而現在製造巨額赤字的反而明顯地讓未來永久性損害相形縮小。」

面對大規模失業和企業倒閉,大多數政府目前都先把赤字問題放在一邊。對貨幣政策的擔憂也是如此,這代表在可預見的未來,超低利率情形將繼續存在。

邁爾斯說:「一個失業率不斷急劇上升的世界可能根本不必擔心通貨膨脹壓力,而且中央銀行也不會急著提高利率。」他在2009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BOE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

另一個問題也來了:維持低利率將限制央行應對下次危機的能力,就像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元區債務危機讓利率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已停留在偏低水平一樣。但是央行們在重思回到傳統政策之前還是要先應對眼前的危機。

邁爾斯說:「如果真有『好吧,我們可以把利率調升至3%,這樣日後如果情況變壞時,我們還可以再將它降至零。』這種想法的話,只是跟自己過不去而已。」

他補充說:「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你會馬上面臨下一個問題:貨幣政策的彈藥有限,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其他痛苦的解決方案。」

利率 央行 紓困

上一則

大仁說財經 | 財政惡化 拜登恐債務更甚

下一則

理財Q&A/「全民基本收入」 人人有錢拿?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